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27章 争吵

第727章 争吵

 热门推荐:
    庄不平将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是这样,你退伍回来,我在公司里给你留个位置,你当我的左膀右臂,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现在是捞钱的好时代,咱们联手打天下,怎样?”

    庄严不动声色。

    因为事情没那么简单。

    自己了解庄不平。

    庄不平一切都基于商业利益考虑。

    当然,不是说他没亲情,可就算要关照弟弟,也不急于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动员自己退伍。

    “哥,直说好了,别绕弯子,你不烦我也烦。”

    庄不平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说“实话跟你说吧,你同学许信,有印象吧?”

    “许信?”

    庄严立即脱口而出“你说许胖子?”

    庄不平说“是许胖子,不过现在人家可不同了,是大老板了,他最近在咱们市里红得很,一半的政府市场工程都是他在做,而且他们家也在建商品房楼盘。我知道你跟他关系特别好,这两年商品房交易政策开始放宽,滨海市到处都在大兴土木,这里面大有可为。你和许胖子从前是穿一条裤子的,回来找找他,咱们强强联手,合作一下大有可为。”

    庄不平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果然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许胖子做的是建筑和房地产,庄不平做的是建材批发和运输,其实按照庄不平的构想,这笔生意倒不是不能做。

    换做两年多前,庄严听到这个消息能乐得一晚上睡不着。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却十分平静。

    “哥,我想在部队里干下去。”

    “啊?”庄不平手里的zippo火机都差点掉到地上去“你疯了啊!?你不会真的将爸那一套都学了个十足吧?”

    庄严说“爸也不错……”

    “不错?”庄不平说“你以前是怎么说他的?说他就是个军阀,是个独裁者,是个自私鬼,眼里只有自己!再说了,咱们以前当兵打仗,你说有啥好?落一身的伤不说,换几枚破铜烂铁和几张证书,回来进个单位还低配,工资说白了……”

    他指着饭店里面。

    “就今天这顿饭,能吃他三个月的工资你信不信?”

    庄严有些不高兴了,说“哥,我也有两枚军功章,你是不是也觉得是破铜烂铁?”

    他想起了老迷糊,心里涌上了一股无名之火。

    老迷糊这辈子只想立功一次,最后成了,但那是用命换的。

    可在自己亲哥哥的眼里,那不过是一枚破铜烂铁。

    庄严忽然觉得庄不平很陌生。

    曾经一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哥哥,忽然变得如此遥远,仿佛两个世界的人,根本无法沟通。

    “爸是老古董,难道你也是?”庄不平说“你说说,你那两枚功章,能换啥?拿去卖,能值几个钱?!”

    庄严猛地从椅子里唰地站了起来“有些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你能不能别那么俗?!”

    看到庄严发火,庄不平更加错愕。

    他看着自己的弟弟,仿佛也感到了陌生。

    “你跟我装清高是吧?钱不能衡量?你也不想想,当年咱们一年能回一次家吗?你病了,谁照顾你的?你放学,谁带着你回家的?你读数,谁给你零花钱的?!当兵前,你那辆大黑鲨,一万二,不是钱?你的大哥大,一万九,不是钱!?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钱?你现在跟我说视钱财如粪土那套吗?你说我俗?行!我俗,你清高!你庄严有资格跟我说清高吗!?这么多年,你也不想想是谁在照顾这个家?爸病的时候,你这个清高的人回来几次?就一次!一次!不到一个礼拜就走了!是我,是我这个俗人用你鄙视的金钱请的护工,是我花钱买那些昂贵又不能报销的进口药!是我这个俗人,用钱让咱爸今天还能坐在这里戳着我的鼻子骂我是‘新兴的资本家’!你们都清高,就我俗!”

    “算了!咱们谈不到一块去!”庄严努力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怒火,想停止这场争吵。

    庄不平有他的道理。

    没错,这些年,家里的环境好,庄不平居功至伟。

    想想这几年,自己的确没为家里做过啥有帮助的事情,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是庄不平在打理。

    在道理上,争不过庄不平。

    何况,自己和哥哥毕竟还是亲兄弟,虽然价值观上有所差异,可没必要闹得跟仇人似的。

    “我不会退伍的,我打算在部队里干一辈子!”

    庄严最后扔下一句话,转身朝饭店里走,很快消失在庄不平的视线里。

    庄不平呆在原地足足有一分钟。

    忽然,猛地将手里的zippo火机摔进旁边的锦鲤池里,骂了一句“艹!都疯了!老的疯了,小的也疯了!”

    那顿饭,庄振国和老白毛吃得很愉快。

    庄家两兄弟回到饭桌旁,虽然还是强作笑颜,但早已经貌合神离。

    时间过得很快。

    午饭吃完,庄振国提出要走。

    老白毛说“不多留几天?”

    庄振国笑道“我又不是没当过兵,你们这种集训有多忙我就不说了,还是走吧,不耽误你们训练,也不给自己儿子添麻烦。”

    说着,目光移到庄严的脸上。

    “过来,我跟你说几句。”

    两父子走到停车场的角落里。

    庄振国开口就问“你哥让你退伍?”

    庄严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刚才自己和哥哥的争吵被父亲听见了?

    想想刚才没有看到父亲出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嗯。”

    他还是不想瞒着父亲,于是点头承认。

    “爸你是怎么知道的?”

    庄振国说“都一家人,知子莫若父。你跟你哥是两类人,你哥尾巴翘起来,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那几天,我看到他和你的同学许信联系很频密,加上经常旁敲侧击探我口风,老说你快要服役期满了,是不是让你退伍回家,我心想就是这事了。”

    看着庄严,庄振国十分严肃地问道“他怎么想我不管,毕竟成年人了,有自己的看法很正常,我也管不住他。但是,我想问问你自己的看法。儿子,你想在部队里还是想回地方去?”

    庄严咬咬牙道“爸,我其实很想留在身边照顾你……”

    “行了,别那么多废话,我有单位,不需要你照顾。”庄振国说“我只想知道,你想不想当个职业军人。”

    庄严点点头“想!”

    ——————————————————————

    第二更!

    求月票!

    各位有月票就投给我吧,别放口袋里捂烂了,嘎嘎。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