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18章 这就是魔鬼周

第718章 这就是魔鬼周

 热门推荐:
    魔鬼周。

    其实很多人都听过这个名词。

    无论是电视上,还是小说里。

    不过没有任何一种文学形式能将身处现场的士兵的感受最贴切、最详尽地描述出来。

    庄严靠在勇士车的车轮边上。

    他就像一头刚刚犁完数十亩地的牛一样,感觉自己下一秒也许就会晕倒在地。

    这是一种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死的感觉。

    而且每一秒,都会有放弃的念头掠过脑海。

    你必须和自己抗争。

    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现在,他终于获得了比别人多一丁点的时间。

    因为他居然是全队第一个将针都穿完的人。

    可见3号教官刚才多么不靠谱,居然吓唬自己说有人已经穿了多少多少根针。

    现在,他要等三个人。

    因为一辆勇士车重35吨,这个一百米的破虽然不陡,可一个人是断断推不上去的。

    庄严摸出水壶,他不想喝水,之前在河里已经喝饱喝足了,一肚子都是水,走路都能听到咣咣响。

    摘下奔尼帽,将水壶里的水倒一些在头上。

    庄严又打了个寒颤。

    不过还好,这样比较提神。

    他怕自己靠在这里一会儿会昏睡过去。

    随队医生过来,问庄严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庄严苦笑道“我想睡觉。”

    医生只能摊手“这我可帮不了你,但是你如果觉得不舒服,不要死撑,马上报告。”

    庄严只能点头说好。

    好心的医生又给庄严简单检查了一下,看看各方面的体征指数是否正常。

    检查完,医生说“没事,小伙子,你身体很棒。”

    庄严说了声谢谢,累得眼皮都不想抬一下。

    医生默默站起来,走开了。

    他见得太多这种情况。

    现在,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让庄严自己休息一下,缓口气。

    “庄严!”

    一个黑影重重地“摔”在自己身边。

    扭头一看,居然是严肃。

    庄严说“你脸色好难看。”

    严肃没说话,而是仰起头,身体往后一靠,人靠在了车轮上,仿佛只剩半条命。

    “你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你照过镜子吗?”

    一边说,头一直看着天空,就连转头看庄严的力气都省了。

    庄严想起勇士车的倒后镜也是一面镜子,兴许可以去照照。

    可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动,能省一点气力就省一点。

    待会儿还要推车。

    “不看了,反正看了都没用。”庄严不能睡觉,只能找点话和严肃聊聊“很快我们就能吃东西了,兴许还能歇一会儿。”

    “呼呼——”

    回答庄严的不是话,而是鼾声。

    庄严侧头一看,发现严肃居然睡着了。

    他想推醒严肃,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在没有凑齐四个人之前,这就是最珍贵的休息时间,不知道上了山坡吃了东西之后会不会还要折腾别的科目,会不会有休息时间。

    从现在的情况看,老白毛似乎发了狠,似乎想一夜之间将所有人都淘汰掉拉倒的样子。

    反正自己保持清醒即可,待会儿人齐了,自己再叫醒严肃。

    没人跟自己聊天,庄严怕自己也睡过去。

    真睡着了,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事。

    他必须找个不消耗体力的事情做。

    头一低,看到地上有蚂蚁爬过。

    是那种金黄色偏红的蚂蚁,在滨海市,本地人喜欢叫这种蚂蚁做“火蚁”。

    这种小东西,咬人还是有点儿疼的。

    庄严随手抓起一只,放在手背上,果然,这种极具攻击性的火蚂蚁立即在手臂上咬了一口。

    “嘶——”

    庄严觉得一股刺痛从手背上传来。

    还行,疼是有点,不过这一点点小疼对于庄严之前刺手指的举动来说太小儿科了。

    至少,有点儿疼痛能让人保持清醒。

    庄严一只接一只地抓,但凡路过的都抓。

    很快,地上连蚂蚁都没了。

    庄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好在就在这时候,河边的方向传来了不少脚步声。

    “你们都在这啊!”

    苏卉开跑到庄严面前,一屁股坐在地上,人往地上一躺,像个“太”字一样横在地上。

    他的迷彩服还没干,这么一躺下,沾了不少泥土,脏兮兮的。

    “我以为你会被这一关淘汰呢……”庄严开始埋汰苏卉开“没想到你这种五大三粗的人还懂穿针线。”

    “谁说不懂?”苏卉开说“我上体校那会就自己照顾自己,缝衣服,小意思……”

    “兄弟们,人够了,我们四个组一下?”

    有个军官模样的队员跑了过来。

    庄严对着人有点儿印象,好像是飞龙大队的一个少尉,姓陈,编号56。

    陈少尉跑到车边,靠车门边,脸色苍白地看着三个上等兵,人想要马上晕过去似的。

    “你没事吧?”庄严看了一眼56号,又朝河边看了看。

    “我没事,来来来,咱们组一下,推车走。”陈少尉强打起精神,用力拍了拍勇士车的引擎盖。

    庄严看到,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穿完了针,朝边走来。

    但是没有闫明的身影。

    这个项目没有强制性规定按照原来的分组进行配合,原则上是先到先上。

    四人一组,够了人就开始推车。

    沿着这个小坡推一百米山路就算完成任务,可以享受吃早餐的待遇,然后司机将车开回坡下,等下一组的人来推。

    “你们还等什么啊!磨磨蹭蹭干什么!”

    看到庄严等三人不说话,陈少尉暴走了。

    睡眠不足,又冷又饿,换谁谁都暴躁。

    庄严和苏卉开、庄严三人其实心里有数,本来就想等闫明。

    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推吧……”

    庄严无话可说。

    这不是讲人情的时候,也轮不到他去讲私人感情。

    淘汰式训练就是这么无情,闫明只能靠自己了。

    山坡的坡度不算大,估计只有十几度的坡,也没有多少坑洼,只是普通的土路。

    即便这样,让四个已经体能到达极限的人推,也真是不小的考验。

    “谁拉前面?”少尉问。

    前面需要两人,后面需要两人。

    前面要求力量大的,因为勇士车的前保险杠上已经绑好了绳子,便于用力,每一分力气都不能浪费掉。

    所以让体能最好、力量最大的俩人在前面拉。

    后面两个则需要配合好前面两人,如果遇到小坑洼,卡住的时候千万不能用死力气猛拉猛推,这样耗费气力太多,弄不好车没拉到100米,人就已经垮了。

    遇到小坎、小沟,要不断前后配合喊着“一、二、三”的号子,不断前后轻轻用巧劲推,借助车本身的重力越过沟坎。

    “我和老苏前面,严肃你和56号在后面推。”

    说完,庄严主动走到车前,将绳子套在身上。

    “准备好没有!?”

    在车后顶住车尾转角处的陈少尉大声问。

    “准备好了!”庄严咬咬牙,再苦再累,就那么一回儿了。

    就一百米!

    仅仅是一百米而已!

    推过去,就有东西吃,有热乎乎的牛奶喝!

    “兄弟们!拼了!”陈少尉怒吼一声,大喊道“一、二、三!开始!”

    ——————————————————————————

    保底三更完成!

    月票各位有的就给点吧。

    我不擅长卖萌求月票,不过老实人不该每月票,对不对撒?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