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14章 耐寒抗疲劳训练(求月票)

第714章 耐寒抗疲劳训练(求月票)

 热门推荐:
    听到口令,庄严下意识地向前一大步,踏在水里,双手一伸,直接来个俯卧撑准备。

    原本的水是刚到膝盖,这向前一大步反倒舒服了,水的深度只腿肚的深度。

    “还好。”

    被寒冷的河水扑了一脸,本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庄严倒是清醒过来了。

    这种训练不是没练过。

    小意思!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上次韩阎王把自己一帮人拉到水库,浸在水里搞俯卧撑,反审讯之类,自己也没有屈服。

    不就是趴在水里做个俯卧撑吗?

    正当庄严洋洋得意之际,忽然发现周围有些异样。

    扭头一看。

    只见右边所有人都齐刷刷看着自己。

    再看看左边。

    同样是所有人都在看自己。

    噫!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脚直接踩在庄严的背上,将他踩进水里。

    这一下子猝不及防,庄严直接先喝了口水。

    还行,水清甜甘冽,山里的水无公害无污染,纯净出自天然……

    他不打算挣扎。

    因为背上那只脚很显然是教官踩的。

    至于是哪个教官?

    不知道。

    也许是老白毛,也许是1号,也许是2号,反正没有人能在这时候踩到自己的背上。

    庄严憋气,直接在水里不动了。

    特种部队集训有个很奇特的地方,但凡接触到水的训练,教官都很喜欢将人压进水里。

    一来可以让士兵体验一下如果遇溺,或者如果遭受水刑时候的感受;二来嘛,用教官的话,那叫“锻炼你的肺活量”。

    如果被踩进水里的时候,士兵极力反抗,反倒会遭受更恶劣的对待,你会被踩进水里更长的时间,直到你喝了已肚子水,开始冒泡了,教官才会把你从水里提起来。

    所以不动是最好的选择。

    果然,没过多久,庄严感到背上的那只脚松开了,有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自己背上的迷彩服,把自己拎离水面。

    “呼——呼——呼——

    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放一边,抓紧时间呼吸足够的氧气才是关健。

    没人知道教官会什么时候再将你摁进水里。

    结果……

    庄严忽然发现自己多虑了。

    没人将自己重新摁进水里。

    “不是让你俯卧撑!”3号教官熟悉的鸭公声和那带着点西北口音的普通话响彻耳畔“是让你趴在水里,趴!知道怎么趴吗?

    趴?

    庄严知道!

    这简单了!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简单。

    他赶紧老老实实双肘弯曲,像做低姿匍匐准备那样趴在水里。

    一转头,看到崔伟楠和老苏在幸灾乐祸地笑。

    这俩孙子!

    庄严一肚子气。

    感情他们是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也不敢大声提醒自己。

    “下面进行的是一项既舒服又难受的训练。舒服是,你们不用像今天白天那样进行几十公里的强行军,不会有体力上的消耗。”

    庄严心中一喜。

    还有这种好事?

    自己没听错是吧?

    他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里进水了,没听清。

    于是用手小心地挖了挖耳朵。

    “……难受的是,别小看这种耐寒冷训练,这是模拟在敌后渗透的时候,迫于形势或者地形,我们有时候不得不在一些极端的条件下进行潜伏和侦察,例如水……”

    老白毛的战术手电在所有人的脸上照来照去。

    “世界各地的特种部队,都会因应自己的作战区域采取不同的训练模式,但是耐寒抗寒训练是他们都会进行的一种训练,法军特种部队要求耐寒训练不得少于野外训练的50,美军特种部队要求不少于60,俄军更不用说了,冰雪就是他们的天然屏障,所以他们要求自己的特种部队的耐寒抗寒训练在野外训练中的占比不得少于65。”

    “我的要求不高。”

    他看了看表。

    “现在是夜里1点零五分,我只需要你们在水里四个小时,记住了,四个小时,我知道你们很累,但是别让我看到你们睡着了,谁如果睡着,全部人憋气3分钟。”

    “如果觉得受不了,可以举手退出,只要说一声报告教官,我退出!很简单,我马上让你登车离开,在车上有自热食物,有热水,有饮料,保证服务周到!”

    老白毛就像个度假村推销员一样,介绍着各种退出后的服务。

    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和诱惑。

    现在所有人已经整整28个小时没有合眼。

    从昨天夜里登机直到空投之后,一路狂奔80公里,侦察一处“目标”。

    换做普通人,早已经顶不住了。

    “现在开始计时!”

    老白毛回到岸边,坐上了自己的小马甲,从旁边的大保温杯里倒出一杯热腾腾的茶,不紧不慢得呷着,一双如鹰眼般锐利的眼睛在队员们身上扫来扫去。

    四小时待在水里。

    乍听起来,庄严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卧在水里还是挺舒服的,又不用做俯卧撑,,又不用被人摁倒水里“锻炼肺活量”。

    趴就趴吧!

    只要不睡着就可以了。

    既来之则安之。

    庄严又开始放松心情,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去接受。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教官们轮流下水,在每一个人的身后像条猎食的鳄鱼一样游荡。

    这种训练倒是挺科学的。

    很多时候,一个小组要进行长途的渗透奔袭,然后进入既定的侦察阵地,如果周围都是水域,那么就得在水里伪装出一个观察阵地,人在里面就像现在在河里一样,不能动。

    即便是突袭任务,为了等待时间,同样要在各种恶劣的条件下潜伏等待。

    庄严以为很轻松的活儿,可是慢慢就感觉到有些不妙。

    雨还在下,浑身湿漉漉的,一大半的身体浸在水里——这是教官都要求,谁敢抬高一点脑袋,立马会被踩进水里喝上几口新鲜的河水。

    庄严开始觉得冷了。

    山里的气温只有几度。

    这种气温对于常年洗冷水澡的庄严来说并不是大问题,可是当趴在冰冷的河水里长达几个小时,情况就已经开始不一样。

    一个小时之后,庄严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由自主地开始抖。

    和身体的冷相比,脑袋是另一种情况,有些发热。

    冰火两重天!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

    第四更。

    今天生日,加更第四更。

    待会让继续码字,争取五更。

    各位,我够意思吧?

    人家生日有事啥的请假,我是反过来加更。

    月票,都给我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