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89章 “北枪王”俞群超

第689章 “北枪王”俞群超

 热门推荐:
    几乎每个军区都有自己的标杆。

    军官有,士兵也有。

    总部有官方报纸和杂志,大区军报有记者,下面集团军、师、团有宣传干事,甚至营部都有通讯员。

    那么多专职或者兼职的负责宣传的人员,总不能闲着没事干。

    还有各级政治主官,上至政委下至指导员,发掘典型不光是自己的政绩,也是对下属官兵的一种褒奖和肯定。

    能树起典型,至少这个兵又或者这个军官未来的档案里会多一份嘉奖令或者立功材料。

    树立典型,激励人心的事在每一个时代都不过时。

    俞群超,就是b军区树立起的一个士兵典型。

    有时候,当典型要有运气。

    不是没有好兵,而是有些好兵就像藏在沙子里的金,得有人慢慢细心筛,再有机会在阳光下闪光。

    俞群超不光训练好,运气也好。

    俞群超和庄严的经历不一样。

    庄严是从野战部队挑进特种部队的尖子,而俞群超则是直接从军区新兵预备队里挑进“神剑”里头。

    当时的军报上把俞群超的事迹写得十分传奇。

    没错。

    从入伍新兵下连后就一直很传奇。

    特大的成员有集中招募方法,要么是从军区新兵预备队里选,要么从野战部队招,要么就是地方特招,地方特招一般必须有特殊的才能。

    俞群超入伍的时候在b军区预备队,一般来说,这种预备队里只有小部分能够达到进入各大区特种部队的条件,大部分还是被淘汰掉,分到其他各部队去。

    他的个头上比较吃亏,只有一米七。p特种部队虽然没有明确的入选限制条件,但大多数的特大要求身高普遍都在175以上,这一点是考虑到像特种部队这种单位,很多时候要出国交流,太矮了在对抗上会很吃亏。

    所以最初的时候,俞群超差点被淘汰掉。

    但是他和庄严一样,在射击方面有着极其出色的天赋。

    负责特大选兵的参谋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倔强而且不服输的小个子。

    就这样,他被选去了特大。

    根据报纸上讲,他进入特大之后被各营连挑兵时,没人愿意要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又黑又矮的小个子。

    所有人都挑完了,就剩他没人要。

    按照规矩,他同样要退掉,分到其他部队去。

    当时的一个憨直的特大营长甚至当场就半开玩笑对挑兵参谋说,今年预备队是不是没人了?这样的兵你送来干嘛?

    俞群超当场不服气了,说我的枪打得好,预备队里没人能赢我。

    在场的神剑大队大队长被这个敢于为自己争取机会的兵吸引住了,问他,你能打多少环。

    新兵下连顶多就是一次体验射击,顶多就是步兵的射击一练习——100米胸环靶有依托精度射。

    俞群超说,50环!

    大队长眼睛一亮。

    要知道,新兵期能打50环的可真不多,放在野战部队,这就是选拔尖子的基础条件了。

    到最后,考虑到俞群超的天赋,大队长还是将他留了下来。

    留是留了,可是还留了个小尾巴——三个月观察期,训练赶不上别的同年兵,照样退掉。

    俞群超没有吹牛,他的枪法确实很准,但是其他特战军官和大队长的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

    俞群超的个头小,在体能训练,尤其是十公里武装越野上十分吃亏,在捕俘训练上也不占优势。

    要知道,体能是特种作战的基础,虽然现在科技含量越来越高,可是敌后渗透,很多时候都没办法使用机动车辆,只能靠腿,尤其是在山林地带作战,更是对士兵的体能考验极高。

    俞群超第一次跑十公里,跑晕过去了。

    但是着小个子并没有屈服,三个月时间,生生绑着沙袋,将十公里武装越野的成绩提高了五分钟,排在同年兵里的上游。

    当时军报记者写的东西庄严也看过,说俞群超最牛气的一次是在1400米低空自由开伞训练的时候,本来要求在800米手动开伞,俞群超却没有这么做。

    如果800米开伞,理论上离机后11秒就必须拉开引导伞,这是一个安全的高度。

    但是俞群超自己根据当时使用的伞具的极限开伞高度——370米计算,认为在14秒后开伞,最后会在400米高度开伞成功。

    所以,他居然擅自更改了开伞时间。

    当然,他也成功了,最后安全落地。

    这已经是极限开伞高度,只要出一丁点的意外,只要有1秒或者零点几秒的误差,俞群超不是摔成肉泥就是残废。

    赶来降落点的大队长跳下车差点上去踹这小子,这一顿吓,还以为俞群超的伞具出了问题,没想是他自己延迟开伞。

    军报上说最后大队长除了批评,大队还给予了嘉奖。

    不过庄严觉得这事不可能,铁定是记者进行了艺术加工。

    大家都是特大的人,敢干这种违规的事情后果谁不清楚?

    像这种情况,只能在报纸上吹吹,现实里,俞群超最后肯定是要挨罚的。

    果然,这次来集训,从别的老兵口中得知,当时的俞群超不光挨了批,还罚去扫了一个月厕所,给班长洗了一个月衣服。

    罚归罚,但是从这件事可见俞群超的狠劲。

    当兵的就要有一股子狠劲,对自己狠,对敌人狠,否则就当不了顶尖的精兵。

    当兵的那几年,俞群超在各种比武中将自己的射击天赋发挥到了极致,b军区和几个大区的狙击手集训中,他除了一次失手屈居第二之外,其余都是包揽第一。

    这就有了一个“北枪王”的称号。

    这次之所以安排过来预备队,不光是选出来,也是b军区神剑大队向提拔这个士兵。

    提干不是不可以,但是直接出国培训回来再提干,履历上当然风光不少。

    因此,俞群超是唯一的士兵名额呼声最高的人。

    几乎所有知道他故事的人,都觉得这次出国的士兵非他莫属。

    庄严并没有俞群超的兵龄长,也没有遇到那么多的特种部队比武,不过他却和俞群超一样好胜。

    既然有机会同一个队里集训,那就得较较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要竞争。

    特种部队同样如此,彼此隶属不同的大区,都是千挑百选出来的牛逼人物,谁也不会甘落人后。

    庄严的枪法本来就好,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打算和这个“北枪王”比比,看看谁的枪法更厉害。

    ——————————————————————————————

    求月票!

    月票今天没有多少啊!

    各位,月票就是汽车的汽油,马儿的草,要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

    来点草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