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80章 副连长的心结(求月票!)

第680章 副连长的心结(求月票!)

 热门推荐:
    高手如云,这是庄严入伍以来遇到过水准最高的特种兵集训。

    其实这也不奇怪。

    这次预备队选拔范围是全军。

    全军只要在地上跑的,无论是步兵、侦察还是空降又或者两栖作战部队,都在选拔范围之内。

    就像你平时在普通班里读书称王称霸,忽然将你送到最好的学校里的精英班,就像你本来在你所在的市里是个高考状元,忽然去了清华北大,你会发现从前被称作“天才”的自己不过尔尔。

    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不小,不到椰岛不知道身体好不好,不到总部预备队,你就不知道自己牛不牛。

    一样的道理。

    庄严的四人组合,在45个分组里仅仅排在了中游水平。

    但是成绩还算凑合,时间在5分12秒。

    取得最好成绩的居然不是来自于各军区特种部队的人,居然是一支来自于山地作战部队的小组。

    这令人大跌眼镜。

    到了终点,扔下圆木,大家死了半截一样。

    “都起来走走。”

    编号31的闫明过来,看到庄严蹲在地上踹粗气,用脚轻轻踢了踢他的屁股。

    “别蹲着,没好处。”

    庄严只能站起来,叉着腰到处走,顺便放松放松自己的腿部肌肉。

    闫明是六连副,“红箭”大队这次来的20个人里,军衔有三个中尉,其余都是少尉。

    但只有闫明一个是上尉。

    上尉副连长,算是低配副连。

    不过在特种部队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有时候没位置,也只能屈就,要么就离开特种部队去野战部队。

    野战部队的位置比较多,容易安排。

    可让一个老特战离开自己心爱的特战岗位,很多时候老特宁可留在原地,即便职务稍低一点也会愿意。

    人就是这样,干一行久了,怎么说都有感情。

    特种兵也不例外。

    所以,大家都把闫明当做老大哥看待。

    闫明也的确有老大哥的做派,他是老特战,经验丰富,庄严这几个上等兵到预备队的时候,闫明是第一个提醒他们要准备凡士林的。

    集训很多时候越野距离和强度极大,光是一个50公里的山地行军项目,距离就超过马拉松。

    凡士林可以起到很好的润滑作用,对于磨裆、磨腋,包括防止脚趾打泡等等都有很好的预防作用。

    还有就是袜子。部队配发的军袜虽然质量还不错,算是耐操,可有几个问题,一是容易发臭,二是吸汗差,穿几次后普遍容易打滑。

    前者问题好解决,大不了多洗几次,可是后一个问题就很要命。

    特种兵都必须有一双铁脚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袜子作为包裹双脚的直接接触物,作用十分明显。

    庄严就很不喜欢部队的袜子,所以基本上穿的都是自己花钱从外面店里买来的纯棉运动袜。

    老大哥闫明身上也有不少的故事。

    参加过四次全军特种兵大比武,参加过十几次各类集训,从水上作战到伞降,从伞降集训到山地特种作战集训。

    但是有一点是最遗憾的,他没有迈出过国门。

    在九十年代末期之前,p对外交流还是凤毛麟角的事。

    不是说没有,而是极少。

    最著名的就是从前两年开始的国际侦察兵比武,又称作爱尔纳突击。

    本来今年轮到g军区抽人出国参加比赛,从去年开始已经进行参赛人员筛选。

    当时闫明是第一个报名的,可是又是第一个被淘汰的。

    原因很简单,他的膝盖有伤。

    老特战身上都有伤,多和少的问题。

    要不怎么好意思说和骨科医院是共建单位呢?

    痛失去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资格这件事一直都是闫明心中解不开的一道节。

    所以这次参加t国国际特种兵集训,闫明还是第一个打了报告报名。

    政委刘子儇曾劝过闫明,说你都29快30的人了,跟那些20出头的小伙子们去拼这种选训资格,值得吗?

    又说,六连指导员已经到了转业的年龄,今年就要转业,等他走了,你刚好接替他,当六连的指导员,这不就解决了自己职务低配的问题了吗?大队里都给你打报告了,你这一走,别说能不能选上,选不上,你是白费功夫;选上了,一去就一年多快两年,职务又不能空着等你回来。

    闫明站在政委面前,无论刘子儇怎么陈述利弊,他都一概不吭声。

    到临了,才开口说了一句话“政委,你就让我报名参选吧。输了,我这辈子也算是服气,怪自己,不怪别人。万一要是入选了,我算是聊了一辈子的心愿。你看,我这年龄,在特种部队恐怕干不了几年了,再过两年,即便我还能留在大队,我自己身体和状态恐怕也没什么机会去参加这种集训了……我不想后半辈子每次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在扬威国外的时候会责怪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坚持一下。”

    “可你这个年龄,还有你的伤。”刘子儇当场就将茶杯敲在桌上。

    心想,这个闫明,怎么就是一根筋呢?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怎么还点不透!

    自己又不是要挡着他进步,这是在为他着想!

    最后,闫明说“政委,您就让我参加吧!我去参选,正儿八经地上训练场和他们那些小年轻竞争,我输了就不去,赢了我就去,咱们不要特殊关照,只要你给个机会!”

    刘子儇沉默了。

    面前这个上尉,只是要个机会而已。

    到最后,政委还是妥协了。

    闫明也算争气,居然真的挺过了大队的初选。

    在所有的入选者里,成绩居然拍在第四,算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庄严起初当然不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

    这些事,在军官里流传最广。

    他也只是从给别人的嘴里听说来的。

    沿着路边走了几个来回,庄严看到闫明弯着腰,站在路边揉着自己的膝盖,于是上前问道“六连副,你的膝盖咋样了?”

    “别叫我六连副。”闫明看了看自己的肩膀,那上面已经没有军衔了。

    他苦笑道“这里没有军官和士兵之分,你我都是预备队队员,往后在这里你们叫我老闫,在大队里你见了我叫声六连副我绝不反对。”

    ——————————————————————————

    向大家伙求月票了!

    菊花疼!

    有月票的,别吝啬,都赏我吧!七官嘴笨不懂求票,不懂卖萌打滚,不懂不代表我不想要哦……

    月票都给我吧!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