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67章 佯装

第667章 佯装

 热门推荐:
    一个礼拜的时间其实很短。

    眨眼就过去了。

    七天,徐兴国的伤势看起来似乎真的好了不少。

    老军医兴许是真的被他那种执拗的理想主义感动了,给他开了一个很不错的方子。

    到了第六天,马上要去总部报到之前的那天,庄严将徐兴国叫到了训练场上。

    俩人之间有了这么一场对话。

    “你的肩膀好了?”

    “好了。”

    徐兴国伸手拍拍自己的胳膊,啪啪响,看起来挺用劲。

    庄严说:“老徐,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确实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其实这事我本不该管。”

    徐兴国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庄严说:“我能看看你的伤口吗?”

    徐兴国有些不高兴,说:“你这是在管我?”

    庄严知道徐兴国的脾气不喜欢自己掺和这件事,但既然都掺和进来了,到也不在乎继续掺和到底。

    “没错,这事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得管。”

    “庄严,我有时候挺服你的,你是不是一天到晚吃饱饭没事干就盯着我跟我过不去?!”

    徐兴国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位战友,心里有气又拿他毫无办法。

    虽然明白庄严的确没什么坏心,可是又很不喜欢庄严管着自己。

    凭什么?

    他又不是自己的上级,凭什么多管闲事?

    可是现在,徐兴国又不像惹恼庄严。

    因为以庄严的脾性,你真把他惹急了,他真敢跑到韩自诩那里将自己受伤的事全抖搂出来。

    那样啥都完了。

    “行!你爱管是吧?”

    徐兴国走到旁边的一副单杠旁,麻利地跃起,抓住了单杠,一口气噌噌噌拉了一组12个引体向上。

    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下杠落地。

    “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吧?如果我还有伤,能做这个?”

    他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庄严,整个人气呼呼的。

    俩人就这么对峙了一阵,徐兴国忽然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庄严站在器械场边,看着徐兴国怒气冲冲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看样子,徐兴国真的没事了?

    刚才拉那一组单杠,看起来确实不像个受了伤没复原的人。

    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既然没事,庄严也就懒得再去插手这些事。

    毕竟徐兴国一直以来对自己都心存芥蒂,如果不是关系到徐兴国的一辈子的事情,庄严是绝对不会八婆到要去向韩自诩告发自己的战友的地步。

    毕竟,自己和徐兴国前世无怨,今世无仇,何必呢?

    徐兴国脚步匆匆,朝着营房方向走。

    他的手,有在抖……

    疼。

    一种钻心的疼痛简直如同刺骨般锥心。

    刚才在庄严面前拉的那一组单杠,是他暗自咬着牙挺下来的。

    他已经被庄严逼到无路可走,只有硬着头皮证明自己。

    12个单杠一练习。

    放在从前,徐兴国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可以完成。

    可是刚才那12个看似利索的一练习,是徐兴国从军以来拉得最痛苦的一次。

    他甚至听见了自己旧伤处的肌肉发出那种摩擦声。

    他听见自己的身体通过剧烈的疼痛在发出警告。

    可是,更强的执念,却让他咬牙将这些疼痛如同一碗苦酒一样咕嘟一下咽进了肚子里。

    现在,他必须找个地方检视一下自己的伤口。

    在营房前的草坪上,满头冷汗的徐兴国左右环顾,确定没人之后,进排房拿了止痛药和毛巾,一头扎进了洗漱间。

    对着洗漱间里的镜子,徐兴国将几片止痛片塞进嘴里,拧开水龙头,用手捧了一把水将药片灌入了喉咙里。

    “嗬——”

    他重重地舒了口气,然后慢慢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背心。

    侧过身,将肩胛部位对准镜子,徐兴国慢慢解开缠住的绷带。

    受伤的地方,似乎还在疼得厉害。

    看来这伤……

    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到达总部之后的体能训练不会一下子加到太大。

    这次总部组织预备队进行选拔,一共45周,其中20周体能训练,25周是文化课和外语课学习。

    这已经类似军校的学员模式,徐兴国对此抱有一丝幻想。

    假如一开始只进行文化课,或者只是入队的时候进行一点点的体能测试,那么自己还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运气之上了。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徐兴国飞快地穿上衣服,然后拧开水龙头,捧起一些水淋在自己的头上和脸上,佯装正在洗脸。

    “老徐,你在这里干嘛?”

    进来的是苏卉开。

    再看,苏卉开身后跟着严肃。

    “没事。”徐兴国说,“刚才没事做,去拉了一组单杠,有些汗,洗洗而已。”

    严肃笑了笑,没说话。

    苏卉开倒是哈哈大笑起来,说:“你急啥,去到总部,你怕你没机会训练?我看你还是省点气力,多休息一下吧,回去收拾下东西,明天一早车就来接我们。”

    “对,我回去收拾下,还有不少东西没收拾。”

    徐兴国一边笑着附和苏卉开,一边匆匆越过二人,除了洗漱间的大门。

    苏卉开看着徐兴国的背影,好一阵才转过头,对严肃说:“严肃,你有没有觉得……徐兴国有点不对劲……”

    严肃一直朝着排房方向看,看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苏卉开忍不住推了推严肃:“你在看什么?”

    严肃如梦初醒:“没什么。”

    “我说徐兴国看起来有点不对劲。”苏卉开重复了之前的疑问。

    严肃摇摇头,脸色有些不自然,说:“嗯,是不对劲。”

    “别管了,赶紧洗衣服吧,今天阳光真好,赶紧洗了晒干,明天咱们要去总部了,这一走,很久才会回来了。”苏卉开抬头看着天花板,感慨道:“总部啊……我艹!真带劲啊!”

    ——————————————————————————————————

    不少读者在章评里提及徐兴国这个人物,其实老徐是有原型的,性格跟书里一样。我描写的时候,突出了他某些方面的特性,毕竟是小说,文艺作品塑造人物必须抓住性格。

    还有就是,我个人看法是——谁都有自己的选择,军人同样是人,只要忠于党和人民,奉献这个国家,就是英雄。

    英雄不一定要高大全,英雄同样也有缺点,美帝影视剧里的英雄,大多数都不完美。

    因为不完美,才真实。

    因为世上没有完美的人。

    正如主角庄严,同样不完美。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