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65章 借钱

第665章 借钱

 热门推荐:
    “庄严……庄严……”

    个头高大的老苏就像一只摸进厨房偷吃的老鼠一样,鬼鬼祟祟站在排房后门处朝庄严招手。

    最近这几天,整个“猎人”分队处于休整状态。

    别的营连参选的队员同样处于半训状态。

    毕竟上次的选拔用力过猛,受伤的人还真不少。

    在特种部队里受伤其实是很常见的事,特种兵也不是超人,更不是铁打的金刚兽,没几个老兵身上没点儿伤的,有也权当是荣誉的勋章了。

    庄严趴在床边写家属。

    过选了,总得给爹妈写信报喜。

    当兵之后,庄严慢慢懂事了。

    和父亲庄振国那种火星撞地球说不到一块尿不到一壶里去的关系终于如同拨开乌云露出阳光的蓝天,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有时候当过兵,才能理解当兵的人,这一点倒是不奇怪。

    地方上的人有时候不喜欢当兵的,原因各异,大多数还是不理解。

    有人看到了个别害群之马,然后以为所有穿军装的都不是好人。

    有人看到几个城市里后勤兵出来乱窜,觉得当兵的都是痞子。

    其实,很多正儿八经当兵的都在营区里关着训练。

    试问一个真正的全训的菁英部队,从早上起床号到夜里睡觉前都要进行各种高强度军事科目训练、见到床就像piao客见到了biao子扑上去就不想再起来的兵,怎么可能悠闲到有时间出去惹是生非违反军纪?

    越是一线的部队,管理越严,从来都只有半桶水晃得厉害,满水的桶都不晃。

    “你叫我?”

    庄严左右看看,整个排房里小猫三两只。

    看来苏卉开是在喊自己。

    训练习惯了,即便是休息时间,大家还是忍不住跑出去在器械场上吊几个单杠一练习,保持着臂力和状态。

    苦逼的家伙习惯了苦逼的生活,一下子舒服起来,居然都不习惯了。

    “出来。”

    苏卉开还是同样的两个字。

    庄严只好收起信纸和笔,将它们放到储物柜子里,然后转身出门。

    苏卉开神神秘秘地将庄严拉到了晒衣场上的一个角落,然后悄声问“庄严,徐兴国有没有找你借钱?”

    “借钱?”

    庄严有些懵。

    徐兴国他还是了解的。

    徐典型同志那可是艰苦朴素的模范士兵。

    庄严和他是从新兵连一起走过来的,每个月的津贴费怎么花,其实大家都看在眼里。

    自从庄严将带来的钱退回家里之后,每个月,担心儿子在部队吃苦的王晓兰还是按时给他汇一笔钱。

    所以庄严手头还是挺松动的,相比起徐兴国,自己算是典型的大手大脚了。

    例如买牙膏,庄严买高露洁,买黑人,徐兴国买最便宜的黑妹或者中华。

    黑妹和黑人,一字之差,价格差了不止一倍。

    所以说,徐兴国是一个很懂节俭的人。

    从前从没听过徐兴国缺钱,因为庄严觉得按照徐兴国的花法,津贴费估计还有盈余,何况现在津贴费提高了,更不是问题。

    为啥要借钱?

    “他借钱做什么?”

    庄严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问清楚这个。

    苏卉开说“不知道,找我的时候也没说,你知道我,我可是大手大脚,每月津贴花光光,哪有钱借他。”

    这倒是实话。

    苏卉开这家伙,块头大,吃得多,嘴也馋。

    虽然特种部队饭堂的伙食标准很高,而且一天四顿,夜里训练还有一顿加餐。

    但是那么大的训练强度,即便当场吃饱,到了夜里也难免感到肚子空空。

    营区没有小店,所以只能门口的小店买点饼干什么的,最重要的是牛奶。

    国产牌子的奶粉一袋也不贵,便宜的十块左右,贵的也就不到二十。

    一袋国产奶粉加一袋白糖可以喝半个月,也挺划算。

    所以,这几乎是特大士兵每个人的必备之物。

    徐兴国也买奶粉,但永远是那种最便宜的。

    在这一点上,庄严其实很佩服徐兴国。

    至少人家比自己在这方面要自觉而且优秀。

    庄严寻思着,徐兴国该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吧?

    他心里萌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不要主动去问问,反正自己手头有点余钱,放在银行里也是没什么大用,能帮,当然要帮。

    “你说……”苏卉开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会不会是买药啊?”

    “买药?”庄严者才想起来。

    最近徐兴国身上一股子药味,他两天前找上司给他买了不少的中药,回来又是煎又是敷。

    这事韩自诩都知道,也请示过。

    可部队的医院开药,要钱?

    这一点,让庄严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他还是决定要问问。

    这事,有蹊跷。

    午饭之后,庄严去了一趟炊事班。

    因为每天中午这时候,徐兴国都在炊事班,那里有个小瓦罐,他可以煎药。

    这也是韩自诩特批的。

    炊事班的厨房里没人,中午都睡觉了。

    走进厨房就闻到一股儿浓重的药材味飘在空中,有点儿像烧糊的骨头。

    庄严走过去,果然在厨房靠后门的位置看到了蹲在地上用电热炉煎药的徐兴国。

    “老徐,煎药呢?”

    徐兴国本来坐在小板凳上,抱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庄严的声音,把他下了一跳。

    猛地扭过头来,脸色有些不自然。

    “没啥,这不,我肩膀上的伤去看了,医生给了药,让我回来煎。”

    庄严往煎药的瓦罐里看了一眼,然后视线回到徐兴国身上,看了他一阵,忽然问“老徐,你到处借钱为什么?为什么不找我借?”

    徐兴国的身子微微一抖了一下。

    然后好像没事人一样说道“没有,我就是自己买点药辅助一下,顺便买点东西补补身体,这不要去总部预备队了吗?我养好身体,准备和你竞争。”

    庄严定定看着自己这位从新兵连一起熬过来的战友,看了很久。

    他慢慢蹲下来,抱着膝盖,看着徐兴国,一字一顿道“老徐,你说谎!”

    ——————————————————————————

    可惜,写好还是超了半小时。

    不过先发出来吧,很谢谢你们喜欢这本书,谢谢你们的追读,虽然追读数据还是有些低,但是我还是要对每一个追读本书正版的读者说,谢谢你们,没你们,这本书就不会存在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