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63章 徐兴国的决定

第663章 徐兴国的决定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徐兴国向队里请了假,去了医院。

    从老虎岭三十多公里。

    他是坐着炊事班买菜的车出去的,在菜市场附近停下,上司过来站在车下说:“徐兴国!”

    “在呢!”

    徐兴国用左手撑着,利索地跳下了车。

    他的右手现在动都不敢动,就连刚才落地震动一下,也一阵钻心的痛。

    手臂的伤势似乎比昨天晚上更严重了,这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你顺着菜市场这条路出去,右转一百米就会看到一个公交站,在那里14路公交车,记住看线路牌,会写着在火车站下车。总医院就在火车站附近,你去到那里一看就会看到医院的牌子,再不行,就问问别人。”

    “好,谢谢上司。”

    “谢啥,应该的。对了,你记住带四块钱的零钱,14路公交无人售票,要自己给钱。你有没有零钱?”

    “有,我有很多一块的。”

    “那就好,我走了,十点半之前,在这里等你,看不到你我就走了,你得自己坐车回去。”

    “好。”

    “那我走了。”

    上司朝徐兴国挥了挥手,拿着两条大麻袋进了菜市场。

    徐兴国自己在军车边站了片刻,转过身,迈开腿朝上司说的车站方向疾步离开。

    果然,公交站十分好找,右转走了没几步就到了。

    车站站牌下站了一堆人,都在等车。

    几个市民看到当兵的,多看了一眼,又转向别处。

    徐兴国自己站在路牌旁,仔细寻找着线路。

    果然,上面标注着14路公交车是在火车站位置停靠。

    他松了口气。

    这座大城市是南方最繁华的城市之一,现在是早上八点二十分,街道上车水马龙,路边的人行道上熙来攘往,人潮如织,偶尔还能看到外国人穿梭其中。

    不过空气倒不是很好,有一股儿浓浓的汽车尾气的味道。

    徐兴国不反感这种相比起老家插了十万八千里等级的空气质量。

    他喜欢大都市,喜欢这里的繁华。

    人流,代表着活力,代表着商机,代表着这里的经济蓬勃发展的势头。

    这里都是机会。

    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徐兴国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的心头一震。

    一个最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此刻浮出水面。

    自己差点将这个关健的细节给遗漏了。

    旁边的人龙开始出现骚动,大家开始往前凑。

    徐兴国转头一看,14路公交车正朝着这里开来。

    车顶的线路牌上,14两个红色的阿拉伯数字是那么的刺眼。

    无人售票公交车在站旁停下,贴着“冷气开放”的车门咿呀一声打开了。

    排队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上车。

    徐兴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公交车的司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神色有些犹豫的兵哥哥,于是站起来,用半吊子的普通话朝他喊了一声:“去火车站的!”

    徐兴国没敢回答,转身匆匆离去。

    “痴线个!”

    司机莫名其妙,重新坐回了自己座位上。

    直到开车,他仍旧感觉刚才那个兵哥真奇怪。

    徐兴国走了一段,又拐回去公交站。

    他重新回到了公交站的路牌边,将上面所有线路看了个仔细。

    终于,目光落在一家市正骨医院的公交站点。

    再看看线路号,202号。

    十五分钟后,202号公交到站,徐兴国毫不犹豫地上了车,将两块钱零钱投进了售票箱里。

    车里很挤,没有位置,徐兴国找了个角落,靠着车厢站着。

    右肩膀上传来一阵阵微微的痛。

    刚才,他想起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如果去军区总医院,一旦检查出问题严重,恐怕会马上安排住院。

    因为是部队医院,所以里面的医生都是军人,而且“红箭”大队由于训练强度问题,受伤的人一般都送到这里来,或者另外一家部队医院。

    肩膀上的伤,徐兴国知道肯定不轻。

    当了这两年多的兵,受伤也不是第一次,可这一次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难受。

    假如总医院不放人,要求留院治疗,自己即便不同意也不行了,就算溜走,电话也会打到大队部去。

    这样一来,什么都泡汤了!

    徐兴国决定自己找一家医院先看看再说。

    他不愿意住院,也绝对不能住院。

    对于自己的身体,徐兴国总觉得自己身体是最好的,恢复能力很强大,有七天的休息时间,一定可以复原。

    半小时后,车子靠站停下,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播音:市正骨医院到了,请到站的乘客到后门处下车……

    随着人流,徐兴国挤下了车,站在路边抬头一看,右侧不远处,一栋四四方方的白色大楼顶部挂着巨大的招牌,上面的红字写着——xx市正骨医院。

    走进医院,徐兴国翻了翻口袋。

    里面幸亏还有两百元。

    这是他省吃俭用从津贴费里省出来的钱。

    今年的津贴费提高了,现在有一百多元,相比起从前几十块的津贴,这已经是一笔“巨款”。

    他小心翼翼地数清楚了那些10元一张的票子,将它们摺叠得整整齐齐的,这才揣进了裤兜。

    去总医院是免费的,部队会结账,在这里是自费。

    他有些心疼。

    更担心钱不够。

    在这种惴惴不安心情中,徐兴国坐在候诊厅的椅子里苦等。

    这是上等兵徐兴国第一次体验省会城市医院的看病速度。

    没想到居然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这才轮到他的号。

    墙上的电子钟已经指向了十点一刻。

    炊事班的车已经开走了。

    回去需要两元钱的车费,这让他有些心疼。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伤势一定要保密,他还是决定留在这里看病。

    好不容易熬到了入选。

    这一次,绝对不能出任何岔子!

    “徐兴国!”

    2号门诊室上的小喇叭,传出了自己的名字。

    徐兴国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起身,正了正军装和大檐帽,大踏步走了进去。

    骨科医院的设备显得有些陈旧,办公桌旁坐着一个头发银白的老中医,看到是个当兵的,顿时有些意外。

    当兵的怎么会到地方医院看病了?

    他还是伸出了手:“小同志,门诊手册呢?”

    “在这里。”徐兴国将已经填好的门诊手册递过去。

    看了看门诊手册上的资料,医生转过头问:“你怎么不去你们部队医院看病?那里不要钱的。”

    徐兴国被问到了最忌讳的地方,表情有些不自然,支支吾吾道:“我听说这里的骨科好……”

    医生岁数大,慈眉善目的,一眼就看出面前这个小当兵的有点问题。

    但是他能看出,这个绝对不是假冒的士兵。

    因为他自己就当过部队里的军医,转业之后才辗转来到这里工作。

    他不愿意多问。

    一个小兵,津贴费不高,宁可自己出钱也不愿意去部队医院,想来一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难处吧?

    ————————————————————————————————————

    各位请放心,我再忙,这个月答应过保底三更就一定保底三更,军人说话不打折。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