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40章 这次集训我一定要去!

第640章 这次集训我一定要去!

 热门推荐:
    “老庄……”

    徐兴国终于开口回答了。

    “搭把手……”

    只说“搭把手”,就像不是邀请庄严帮忙,而是俩人在进行一项任务,庄严只是有义务配合。

    这就是男人的小自尊。

    也是徐兴国的小自尊。

    庄严当然明白,不过也不想去计较。

    相比起严肃或者苏卉开,庄严并不喜欢徐兴国这种性格。

    但也算不上痛恨。

    一个新兵连出来的,一直各种竞争,哪怕是冤家,也算是一种缘分。

    庄严放下口缸,过去拿起正骨水的瓶子,倒了些在手心上,然后猛地按在了徐兴国肩胛骨部位的那片肿块上。

    “哎哟——”

    徐兴国双手撑着洗漱台,疼得呲牙咧嘴,眉头都挤成了一团。

    “我艹……你小子是不是……报复我……”

    庄严说“要报复你我干脆不帮忙了,我庄严是那种人?要是跟你有啥,我光明正大来。”

    说着,下手轻了不少。

    徐兴国沉默了。

    庄严那一句“光明正大”仿佛戳到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良久,徐兴国忽然说“我知道留队那事可能跟你没关。”

    “啊?”庄严一下子没听清,又问了一句“你说啥?”

    徐兴国顿时又上火了。

    觉得这是不是庄严故意让自己难堪。

    自己已经给台阶了,这小子不借坡下驴,却非得多问一次,算是有风使尽舵,想拿足够的彩头?

    “你刚才说啥?”庄严并不知道徐兴国的想法那么复杂,又追问了一句。

    “我说——”徐兴国这回一字一顿,回答道“我知道也许教导队留队的事跟你没关系!”

    庄严的手一下子停了。

    良久,又开始揉。

    一边揉,一边说“你怎么现在又知道了?之前不是一口咬定我是走了后门拉了关系吗?”

    徐兴国没吭气。

    到临了,又说“我给老周写信了。”

    “啊?”庄严这回又愣了。

    他是真没想到徐兴国会执念到这种程度,这件事都过去了快两年,他居然写信去问周湖平为什么不将自己留队?

    这狗日的徐典型,有时候真的是偏执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

    “我说老徐,咱们也算是老战友了,你这个人别的没啥,可是人能不能别那么拧巴?留不留队,又有什么关系?你徐兴国训练不差,去哪不能考军校?非得盯上教导队那件事?”

    徐兴国想了想道“我不是非得留在教导队,我是觉得不服。我训练不比你差,作风不比你差,说思想,我也不见得比你落后,当时还把我选去兼任了半年的通讯员,大家都觉得我要留队当班长,结果呢?连跟我商量都没有,直接宣布让你留队让我滚蛋!我不服!”

    说罢,咬了咬牙,又补充道“这是对我个人的一种侮辱。”

    庄严忍不住说“你神经病啊?侮辱?你记得二班长新兵下连那会儿是怎么整我的,是怎么说我的?他说我只能去炊事班养猪,别的啥都干不好。我也没恨他,我倒是谢谢他了,不是他那一句话,我也不会有今天。”

    “老周没把你留队,你应该考军校,考上给他看不就行了吗?何必跟自己过不去,一定要去问?”

    完了又道“对了,那你有没有问出结果?”

    徐兴国说“老周说我办事没你细。”

    “啊?”庄严说“有这一说?”

    徐兴国说“你记得上次队部值班室队长和指导员的蚊帐脏了,他让我们俩一块洗吗?”

    庄严想了好一阵,这才想起来。

    那次自己刚好去队部办事,结果被周湖平看到,帮忙将蚊帐拆了,自己洗了指导员的,徐兴国是通讯员,帮着周湖平洗了。

    “我想起来了,有那么一回事。”

    “他说我洗得很马虎,对比过你洗的,你洗的很干净。还有就是上次堵家属院的老鼠洞,你后来跑去拿水泥重新堵了一遍,我用泥巴堵完就回去了,说你比我有责任感……他说要留的人要有责任感,要细致,训练反倒不是最重要的……”

    徐兴国的话,让庄严愕然。

    其实对于周湖平为什么当初将自己留队,自己一直也是糊里糊涂。

    今天听徐兴国这么一说,倒还真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

    没想到周湖平将小事看得那么仔细,还从中分析出这么多道道来。

    “老徐,我倒也理解你,当了半年的通讯员没留成,这是周队长也许处理上没有那么好,可是你想想,没那事你今天有那么牛逼?老周不刺激你,你有这么发愤图强?你谢谢人得了……”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庄严赶紧问“你该不会写信将老周臭骂一顿了吧?”

    “没有!”徐兴国一口否定,“我徐兴国也不至于小人成那样,我只是问他原因而已,不问清楚,我一辈子心里都不会舒服。”

    庄严揉了几下,又添了点正骨水,忽然说“老徐,你的伤不轻,卫生队怎么说的?没开条子让你去医院?”

    徐兴国好一阵才回答“没有。”

    庄严看到伤处重得老高,忍不住说“我觉得是不是骨头有啥问题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没事!”徐兴国忽然站直了腰,转动了两下手臂,说“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庄严还是一脸疑惑看着他。

    老徐有些不对劲。

    徐兴国说“这次,我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国去集训的,无论多苦,我都要争到一个名额。”

    他忽然伸出手,搭在庄严的肩膀上。

    “有件事,我想还是要告诉你。”

    看到徐兴国一脸的认真,庄严反倒有些不习惯。

    俩人一直以来就有摩擦,这会儿忽然和好了,还真不习惯。

    “啥事?我可以答应你不将你的伤告诉别人,你也别紧张。”

    徐兴国摇头“不是伤的事,是关于这次出国集训的消息。”

    关于出国集训的消息?

    难道徐兴国知道什么内幕?

    这家伙哪来的小道消息?

    庄严还真的来了兴趣,问“啥消息?”

    ————————————————————————

    大家不要养书啊,继续订阅啊!开自动也行,谢谢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