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18章 鹰嘴涧

第618章 鹰嘴涧

 热门推荐:
    鹰嘴涧。

    因其地势险要,高处凸出的岩石状若鹰嘴而得名。

    下游为清水河,河流途径边境,是附近边民灌溉的主要水源。

    张自强带着罗兴赶到现场一看,当场倒吸一口冷气。

    这跟排雷技术高不高没有任何关系。

    炮弹拆卸关健就是一个引信的问题,如果引信所在的地方锈蚀了,已经无法拆卸,那么就别冒险。

    假如你不知死活,硬要用工具去拧动引信想将它卸除,很可能适得其反,会引爆炮弹。

    这种事任何部队都有经验。

    如果炮兵部队进行训练,发生哑弹事件,配属在现场的工兵就会上去找到炮弹,将炮弹周围的土清开,露出弹体,往上面堆几块tnt之类的猛炸药,拉一条足够长的导索,直接将它引爆拉倒。

    这是最安全的办法。

    现在鹰嘴涧上的那颗炮弹所在的位置极其刁钻。

    它就在河中间,最令人担心的是,它被一堆露出水面的石头轻轻卡住,歪在一旁,炮弹上部分露出水面,能看到尖头上的引信。

    “副指挥长、队长,绳子和枪我都带来了。”张自强上前就问:“拆不掉吗?”

    许汉源说:“拆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拆。”

    张自强仔细大量周围的环境。

    鹰嘴涧两侧是乱石坡,有树木,河面宽度不足十米,但是落差有四五米。

    也就是说,要拆弹,你得到河里去。

    “这玩意谁发现的?”张自强瞪着一双牛眼,问一旁的队长连岳。

    连岳说:“是个附近村子里放养的孩子,看到了这个东西,好在这里的孩子对这些都不陌生,所以跑回村里报告了。”

    “要不,我试试去弄掉它?”张自强自告奋勇。

    “你打算怎么拆?”连岳问。

    张自强道:“你让我带绳子,我还不清楚?用绳子,两岸横跨,中间吊个人爬过去,然后在绳子上行挂上保险绳,在河面上悬空卸掉它,或者不拆卸,直接到炮弹上安装起爆药,爆掉它?”

    这里是荒僻之地,罕有人迹,爆了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炸烂河里的石头。

    何况弹体在水中,水还可以缓解一部分冲击力。

    这是个理想的爆破场所。

    “你的主意我们早就想到了。”连岳说:“所以让你带绳子来。”

    “行,那就干是了。”张自强说:“我上!”

    罗兴拦住张自强:“副队长,你胖了……”

    张自强一愣。

    他个头一米八,粗粗壮壮,体重有一百七十多,在部队里绝对是大个子。

    “我这不叫胖,我这叫壮!”张子强不高兴了,说:“你个罗兴,多什么嘴?”

    罗兴说:“这里只有我最适合上。”

    “就因为你比我轻?”张自强抬出自己副队长的身份,说:“一边去!拆弹我是你前辈,扫雷队里我是你上级,轮得到你拿主意吗?”

    罗兴明白张自强这是在为自己着想。

    抢着去拆弹,只有战友才会这么做。

    罗兴说:“得了,副队长,二班长、四班长拆弹的资料都没我老,你的经验比我丰富,但是你比我重。”

    张自强的脸顿时紫了。

    “去去去,一边去!”

    俩人争论的时候,连岳开口了:“都别抢,当我这个队长是干嘛的?当我透明了?”

    说着,拿起绳子递给二、四班长:“一人一头,二班长你找个地方过河,然后我们绑着石头将绳子一头扔过去,你绑在对面的那颗大树上,我上!”

    所有人都愣了。

    张自强说:“队长你疯了?”

    连岳一边将保险索套套在自己的身上,一变检查八字扣和滑轮——必须用扣子将自己扣在上面,用滑轮滑过去,到达了河中后,两边绳子可以适当放松或者绷紧,调节高度,让拆弹人垂到弹体上方,然后动手。

    “论经验,你张子强不比我多吧?论体重,你罗兴不比我请多少吧?”

    连岳搬出了足够的理由。

    所有人哑口无言。

    许汉源忽然给下了个最后结论:“我赞成连岳上,这里面的人,他最适合。”

    话锋一转,他对连岳说:“难度很大,鹰嘴涧的河流湍急,而且炮弹所在的河面虽然最窄,但是浪花最大,你要小心,别被水给冲到了,很危险。”

    “副指挥长,放心,有保险绳呢!”连岳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

    那个地方的确如许汉源说的那样,河水太急,经常有水花溅起,冲击力还真不小,如果位置不对,自己被水冲到还是小事,万一正在装药时被冲到,谁也不敢担保会不会失手。

    “我看弹体所在的位置和倾斜角度,怕是很不稳定,你要记住,如果发现炮弹开始移动,立即爬回来,不要逞强!”

    “明白。”

    绳子很快拉好了,连岳将保险绳的扣子扣在了绳索上,然后挂好滑轮,人吊在绳子上,开始朝河中央慢慢倒吊着爬过去。

    所有人的心都如同被吊在了那根绳索上,摇摇晃晃。

    鹰嘴涧由于地形问题,这里形成的风有些大,而且乱。

    绳子一直在晃,晃得人心慌慌。

    几分钟后,连岳爬到了河中,到了那颗榴弹所在位置的上方。

    他慢慢得向下看,距离弹体还有大约两米。

    “松绳子,放我下去!”

    两边的班长开始一点点放松绳索。

    连岳一点点往下沉。

    他没穿任何的防护装备。

    其实穿了也白穿。

    这是122的榴弹,不是其他什么72式防步兵雷之类的“小月饼”。

    连岳从扣带里取出tnt块,将它装上雷管……

    他整个人开始慢慢靠近了那枚122榴弹。

    一点点……

    一点点……

    每一寸的靠近,都在刀尖上跳舞。

    啵——

    一个浪花打在前面的礁石上,浪花直接扑在了连岳的身上。

    绳子又长,又没固定的地方,软绵绵的,水一冲,人就像吊在蜘蛛丝上的蜘蛛一样飘来荡去。

    险象环生!

    所有人的心脏差点蹦到了嗓子眼上。

    “队长!”

    最可怕的并不是连岳被浪扑中而摇晃。

    而是那枚122榴弹。

    罗兴眼尖,突然大喊:“榴弹动了!小心!”

    连岳低头一看,距离自己不到一米距离上的那颗榴弹,在湍急的水流冲击下,居然一下子转了个身。

    他的冷汗,唰一下全冒了出来。

    ————————————————————

    第四更了。

    各位别着急,也别骂,看书要耐心,一看到罗兴要去拆弹你们都恨不得立马拿刀横在我脖子上……

    我想想那种情形就感到脖子一阵凉意。

    别这样好嘛……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