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06章 前夜

第606章 前夜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写信。

    这似乎是一种不约而同的行为。

    没人号召,但是已经习惯了。

    正如当初第一次空中实跳,不过当时是韩自诩让大家写信的。

    这次不同。

    这次完全没人组织,都在写。

    庄严看着帐篷里的点点光线——那是手电筒打开之后照出的光,心中无比感触。

    也许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过没有人愿意临阵退缩。

    有些东西的确比死亡更可怕,那就是失去作为一个军人的荣誉,作为一个男人的荣光。

    死,只是一瞬之间,背上耻辱和骂名,那是一辈子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庄严早早就醒了。

    从营地帐篷里的地铺上爬起来,穿上迷彩服,钻出了帐篷。

    周围都笼罩在一层白蒙蒙的雾气里,低温极低,周围地面湿滑——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上次出事,就是因为地面湿滑。

    庄严缩了缩脖子,猛地来了几下高抬腿,将体温拉上去。

    营地设置在寨子入口的一片荒地上,距离他们帐篷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断垣残壁。

    据昨天寨子里的人说,在战争爆发之前,这里曾经是几户人家住处,后来打仗了,边境的民众为了躲避战火,纷纷朝内地后撤。

    打完仗后,那几家人也没见搬回来,也不知道流落道何处去了。

    庄严站在那堆废墟之前呆呆看了一阵。

    刚当兵那会儿,尤其是刚摸到枪的那会儿,看到了真子弹,开了真枪,庄严那会儿很有点横刀立马,试看天下谁能敌的豪气,拿着那支81-1自动步枪,总觉得热血沸腾,只恨一时没仗打。

    在部队里封闭式训练的精锐部队军人,往往都有这种错觉,骨子里的血液中奔流着年轻的冲动,动不动就要打谁打谁。

    当兵之后,庄严曾经有过几次对内心灵魂产生极大触动的事情,这直接影响了他对战争的看法。

    第一次是在教导队。

    某次军里来了首长,要看部队训练,而且指定要看夜间科目。

    于是教导队组织了全大队进行夜间射击训练。

    这其中包括了步兵部队的各种火器。

    轮到高机班的人上去的时候,庄严被派去报靶。

    为了夜间射击好看,所以在装弹的时候,弹箱的弹链里每三发就有一发是曳光弹,其余是穿甲燃烧弹,使用的是表演用途,只要击中就会爆出火花的一厘米铁质靶。

    当那些127的大口径机枪弹从庄严的脑袋上飞过,咣当咣当打在距离报靶沟不远处的铁靶上的时候,庄严觉得那种子弹的爆炸声仿佛在自己的耳边炸开了一样。

    那时候,庄严才知道,原来大口径子弹飞行了那么远,到了自己这里居然还会那么响。

    更可怕的是,子弹击穿了厚厚的铁质靶子,当射到椭圆形的石头会向上飞溅,弹起十多米高,然后落下。

    当燃烧弹头如同小时候玩的那种降落伞烟花一样徐徐朝着报靶壕里落下,怎么看都觉得要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壕沟里所有的兵都纷纷逃避,抱头鼠窜。

    打完了,也是庄严等人帮公勤班收拾靶子,当看到厚达1的铁质靶子上一个个弹孔,庄严心里忍不住一阵阵心寒。

    旁边一个公勤班的兵开玩笑说“你说这颗子弹如果打在一个班纵队上,得死多少人?”

    虽然这种情况在战场上不可能发生。

    班进攻三三制,又或者各种战斗冲击队形都不会有机会让一颗高机枪子弹同时穿过一个班。

    但当时这种假设让旧让庄严冒了一身冷汗。

    到最后,俩人也没有答案,因为不可能知道答案,不过真实的答案一定是相当残酷的。

    第二次的冲击就是在这里。

    战争要停火很容易,可是留给卷入这场战争种的民众带来的痛苦确实延续多年的。

    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但是不惧战,也不能好战。

    忘战必危,好战必亡。

    以前庄严没听懂这句话,此时却有了深刻的理解。

    没错。

    卷入战争带来的伤痛和损失,无论如何都难以抚平,难以弥补。

    站在那堆废墟之前,庄严对“军人”这两个,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习武练兵,那是为了保卫国家。

    能战、善战、敢战,方能止战。

    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之策也!

    兵法上的这一条,庄严从十岁就懂,到了二十岁,才明白含义。

    “这么早啊?”

    苏卉开也起床了,鬼魂一样飘到了庄严的身后。

    “我艹!”庄严吓了一跳,说“亏你长那么大大块头,走路没声,鬼啊你!”

    “习惯了。”苏卉开咧嘴一笑。

    他说的习惯,是说他侦察兵出身,所以走路总像在摸哨,贼兮兮的。

    “庄严。”苏卉开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说“今天咱们去那片雷场,那可是很危险的。”

    庄严还在看着那片废墟,不动声色道“我知道。”

    苏卉开说“咱们算不算是兄弟,不,是兄弟加战友?”

    庄严说“算啊。”

    忽然转过头,问苏卉开“大清早,你跟我套什么近乎啊?无事献殷勤,必有所求吧?”

    苏卉开“啧”了一声,说“什么话!我老苏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

    庄严笑了,说“咱们是兄弟加战友,说,啥事。”

    苏卉开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递给庄严。

    庄严接过来一看,已经套上了信封,上面是苏卉开的父母。

    “什么鬼?”

    “信,这里又寄不出去,放你这,如果我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帮我把信给寄了。”

    庄严猛地抬脚踢在老苏的小腿肚上,把信塞了回去。

    “不接,不吉利的东西。”

    苏卉开说“咱都是当兵的,就不兴说什么吉利不吉利的了。那边雷场出现了新情况,据说很多是苏制大威力地雷。我是怕我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我人被炸烂了,这信都没了……”

    “你不懂放队长那里,或者放背包里?”庄严还是不乐意。

    苏卉开用手揉了揉鼻子,说“我老苏没什么朋友,我觉得庄严你跟我挺投缘,咱不是想着,要真递遗书,也是好兄弟帮我递,那更有意义吗?何况了,这活儿我知道不是好事,不就是因为当你兄弟,我才麻烦你吗?”

    五大三粗的苏卉开这么一说,庄严没由来地鼻子一算,差点没掉泪。

    这回,啥都不说了,一把拿过那封信,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忽然思忖片刻,从自己的口袋里也取出昨晚写好的信,递给苏卉开。

    “得,你也帮帮我,办一样的事。”

    苏卉开目光落在信上,好一阵才如梦初醒般点头。

    “行……行……行……”

    一连三个“行”。

    俩人没再多说别的,这是男人之间的嘱托,这是军人之间的承诺。

    朝着洗漱的地方走去,俩人之间再没说多任何一句废话。

    无声胜有声。

    好兄弟!

    好战友!

    一辈子!

    ——————————————————————

    第四更。

    我要保证质量,不能水,不能胡写,所以还债速度不快,请各位见谅。

    ps有月票你们砸我啊!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