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91章 千钧一线

第591章 千钧一线

 热门推荐:
    站在罗兴身后的其他扫雷部队的官兵和猎人分队所有人此时脑子里都炸了一下。

    荒山小道……

    这种地方多年来人迹罕至不说,最最要命的并不是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这里靠近界碑附近,这些山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当年是你攻占了你埋地雷,我攻占了我为了防御也埋地雷。

    地雷那是一层叠一层,一层加一层。

    更致命的是,扫雷队手里掌握的雷区资料那都是当年我们自己的工兵部队和边防部队留下的,但是军的布雷图却一点资料都没有。

    按说从和平的角度来说,战争结束了,大家应该相互协助,一切将雷区清理干净。

    可军那边似乎不这么想。

    至今许多界碑所在的地方,国那边都认为自己吃亏了,那些应该是他们的领土,一直在各种找碴,甚至干扰排雷

    有时候扫雷大队刚布下扫雷弹,他们就过来了,然后将扫雷弹搬开,扫雷队再布置上去,他们又摸上来,搬开。

    有几次大家正面相遇,闹了起来,军那边有人被逼急了,直接就躺在扫雷弹上,一副“有种连我一起炸”的架势。

    要说这种界碑附近的荒山小道,雷是随时可能出现,你都不知道是谁布下的。

    庄严的额角上冒出一颗豆大的汗珠。

    他听到一只不知名的虫子在耳边嗡嗡地飞,但又不敢动。

    “罗兴,出什么事了?”

    杨大喜在山路的拐角处大声问道。

    罗兴扭头回答:“诡雷!绊发!”

    杨大喜又问:“有把握没有?”

    罗兴说:“因该有,不过绊索有些霉化,需要小心点。”

    杨大喜又问:“需要我帮忙吗?”

    罗兴摇头道:“别过来!要能拆我一个人就能拆,要不能拆,来多几个就是死几个!”

    杨大喜不说话了。

    拆雷不是抬石头,不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

    拆雷说的是技巧。

    更何况是绊发型的诡雷,更是讲究拆弹技巧。

    这对排雷兵的技术要求极高,对心里素质的要求也极高。

    如果这个诡雷是多年前布下,正如罗兴说的,绊索已经霉化,那就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

    手只要重点,或者抖一些,兴许绊索会断,也许会拉响引信。

    反正各种情况都会发生。

    “庄严,你相信班长吗?”罗兴一变从随身的工具包里取出一个排雷钳,一边取出一截铁丝,用排雷钳将它截成5左右的小段。

    庄严不敢动,连呼吸都不敢太重。

    “我信……”

    “好,记住,千万别动。”罗兴的目光越过庄严的脖子,落在他身后的树叶和树枝上。

    这个绊雷并不在地上!

    它是挂在树上的!

    而且,最恐怖的是,它的构造很复杂。

    当年布下这颗诡雷的人,应该是驻守在这里的军人,也许因为被偷袭多了,牺牲的人多了,所以十分痛恨偷袭摸哨的,在周围的小道上布下了这种雷。

    这个绊发型的诡雷由两部分组成。

    上面,是三枚手榴弹用胶带和铁丝缠在一起,绑在了树干上,一条绊索横穿树叶中。

    手榴弹的拉环已经取出,绑在了绊索上,只要一碰,就炸。

    要命的地方在于。

    由于这个诡雷布下多年,树干长大后已经崩裂了胶带,只有那几根生锈的铁丝勾住,铁丝也早已经因为锈蚀的原因变细变小,看起来一碰就要断!

    一旦拆解过程中铁丝断掉,或者胶带也断掉,三颗捆在一起的手榴弹会坠落。

    手榴弹坠落的自重会拉掉拉火环,然后爆炸。

    没人知道这三颗手榴弹是不是失效,没人敢赌它失效。

    军火有时候很奇怪,你想它响的时候也许它是颗臭弹;但你怕它响的时候,可它偏偏会响。

    事情永远会这么邪门。

    雷场的原则就是——永远用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小心对待每一颗你看起来觉得是废物的地雷。

    诡雷的下半部分,是一颗绊发雷。

    布置这个雷的人也许认为要达到百分百的效果,确保有人挂雷之后必死无疑,而且为了增大杀伤力和范围,所以用在手榴弹的木柄上上又绑了一根绊索,直接延伸到地上的草丛里。

    罗兴找到了那根细细的绊索,他相信,草丛里一定有一颗绊发雷。

    如果是自己,也会这么设置。

    一旦手榴弹落地,同样会拉响地上的绊发雷。

    罗兴慢慢蹲下去,用一种抚摸婴儿一般轻柔的手法拨开杂草。

    然后一点点减掉比较高的叶子。

    慢慢地,一颗已经生锈的绊发雷出现视线里。

    菠萝状的外壳已经生锈,不过上面的绊索还没断。

    真要命!

    现在麻烦大了!

    庄严之前不小心,后退和罗兴说话的时候脖子无意中伸进了树叶之间,有几根细细的枝叶已经碰到了悬在空中的绊索。

    不过居然没炸!

    这就是命!

    整个诡雷处于一种极其脆弱而且不稳定又无法预测的状态。

    罗兴不敢确定的一件事是——庄严如果稍稍一动,树枝再稍稍一晃,绊索会不会扯掉手榴弹的拉环。

    还有一件事是,如果要拆掉手榴弹,那么又怕在剪断绊索的过程中引爆地上的绊发雷。

    如果雷是新的,罗兴没有那么为难。

    偏偏这是已经在这里不知道待了多少年的生锈雷和手榴弹。

    但凡这种弹,都很不稳定,也许你用来砸核桃它都不炸,因为也许引信什么的已经失效。

    也可能轻轻一碰,就会炸。

    这种事,罗兴在这将近一年半的排雷过程中早已经见识过不少教训。

    小心,必须一万份小心。

    “庄严,我要拆雷,不过情况有些不妙,如果失败了,别怕,有班长陪你。”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如果失败,俩人一起搭着肩,一起上黄泉路。

    庄严舔了舔嘴唇,喉咙干得很。

    他依旧不动,不能动,也不敢动。

    “班长……干吧……”

    ————————————————————————

    我注意到了留言区和章评区,很多人让我不能写死罗兴……

    说实话,从创作角度,你们很干扰我的创作计划。但同时我也很欣慰,我的读者都是一些善良的人。

    我必须在壮烈和完美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你们想知道我给出的答案吗?

    那么,接着往下看吧。

    看看七官的答案是否让你满意。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