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99章 对象

第599章 对象

 热门推荐:
    “吹了?”

    这是庄严的第一反应。

    在他看来,排雷兵吹灯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试想想,有哪家姑娘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对象上雷场?

    英雄这词,说起来好听;英雄的家属,说起来好听。可人天天跟会爆炸的地雷打交道,保不准哪天就没了。

    谁敢?

    就算有深明大义的姑娘,也得有深明大义的岳父和丈母娘才行。

    倒不是说世上没这种姑娘,而是能找到这么个对象,那也是比买彩票中大奖还难。

    “没吹!”罗兴说:“不过要说起来,那很快就不是我对象了。”

    庄严惊诧道:“有人挖你墙角?你说,是谁,咱找他去!虽然没结婚,但是好歹也是军人对象,这么不道义的事都能做,我可不饶他!”

    罗兴说:“庄严你小子想哪去了?不是对象就不是我的人了?不能是你嫂子?”

    “啊?”庄严先是一怔,继而一拍脑袋,笑了:“嘿!你们要结婚了?”

    罗兴说:“对,军改了,再过十几天,我就要签士官了,当了士官,我也是领工资的人了,也可以向组织打报告,申请批准我结婚。本来我还犹豫着,说咱们士兵不能结婚,可是这次军改,算是给了我机会。”

    “你打算啥时候办喜事?”庄严说:“要有空,我就请假过来凑个热闹。”

    罗兴说:“你们这种兵啊,哪有时间?”

    忽然又道:“不过说起来也真不凑巧。你们是年三十那天离开,我的婚期就安排在年初一,如果能多留一天,兴许就能凑热闹……”

    说这话的时候,罗兴一直看着庄严。

    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倒是真希望猎人分队的队员能多留一天。

    虽然看起来是一天,可作为老兵的罗兴也很清楚,部队的事,说一就是一,军令如山倒,说什么时候开拔就什么时候开拔。

    一天,对于地方上的老百姓来说那还真不算啥,可是对于部队来说,有时候不行就是不行。

    “这么巧!?”庄严想了想,说:“要不,我觉得你可以跟你们队长说说,让他跟我们韩队商量一下,兴许还真行。好歹咱们也一起渡过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段日子,咱们这是啥交情?这是过命的交情!”

    罗兴点着头,也许他也觉得或许可行。

    庄严又问:“对了,听你这么说,你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

    想到这里的条件,庄严又觉得实在对不住人家姑娘家。

    你说难得找一不嫌弃你是个排雷兵的姑娘吧,你还在这到处地雷的穷乡僻壤给人举行个婚礼,倒不是说非得铺张,但这里要啥没啥,怎么办婚礼?

    罗兴说:“不是,你嫂子是本地人,就县城里的人,做边境贸易的,是个女强人!”

    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看来,罗兴对于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媳妇,是非常的满意。

    “啊——?”

    庄严大吃一惊,就连嗓门都有些变调。

    赶紧回头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自己。

    转过头又压低了声音,说:“班长,你这是在犯错误……”

    不准和驻地女青年谈恋爱。

    这一条铁律,不光是庄严见过,庄严自己都差点踩在这条红线上。

    当年的新兵连一排的副班长程浩,因为和驻地女青年谈恋爱,结果被教导队退了,还背个处分。

    自己当年在教导队军训带学生,余慧君和自己之间没有谈恋爱,仅仅只是好感而已,就差点出大问题。

    在两性问题上,部队管得严,那就是部队纪律里的地雷,踩不得。

    “怎么了?”反倒是罗兴一脸不以为然,怪里怪气地冲着庄严笑了笑:“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个甚!”

    “班长……这种事我见过,咱部队对这种男女问题处理可严格了,这可是作风问题……”

    庄严本意是劝罗兴。

    不过同时他又有个想法,也许人家排雷队管得没自己的部队严格,自己是瞎操心了?

    看到庄严担心的模样,罗兴就笑。

    “卵子作风问题,我说你小子是瞎操心。跟你说了吧,我就家就在附近,在另一个县,我本来就是本地人,当地找个老婆咋地啦?这也算跟驻地女青年谈恋爱?何况了,我原本驻地也不在这里,我是组建扫雷队才参加过来的。”

    想想又笑了。

    也许觉得庄严刚才的紧张太可笑。

    又说:“再说了,我都签了士官,将来就是长期在部队服役的,找个老婆就不应该?难不成让我退役了老哈哈再找?”

    庄严没料到这里面有这么多的曲折和道道。

    原来罗兴老家就在这附近。

    难怪他说要在这里举行婚礼,原来人家老家就在这里嘛!

    庄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刚才真的是神经过敏。

    “嗨——!”庄严长松了口气,绷紧的神经总算松弛下来,说:“你早点说清楚嘛!我以为你乱搞男女关系来着!”

    罗兴说:“正儿八经谈恋爱怎么就叫做乱搞男女关系了?庄严你不要动不动乱扣帽子……”

    庄严走前几步,回过头哈哈大笑,说谁知道班长你是不是耐不住寂寞……

    话音没落地,罗兴突然脸色一变,手一抬,朝庄严大叫:“别动!”

    庄严反应倒是快,猛地停住,一动不动。

    “别动!”罗兴重复了一句,然后举起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住。

    “都停下!”他大喊道。

    狭窄的山路上,骡马队嗤溜溜地停住,那些骡马鼻孔里喷着粗气,不安分地用蹄子踩踏着地面。

    罗兴和庄严面对面。

    庄严倒是挺冷静,不过从罗兴的眼中,他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班长,怎么了?”

    罗兴的神色凝重,伸手从腰间的包里取出一把钳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有雷……”

    回过身,对后面的人喊道:“后退,后退,退到安全地带!”

    雷?

    庄严身体一点都不敢动,从上到下,四肢躯干。

    自己就这么不小心,就这么倒霉,踩上雷了?

    不可能啊!

    自己没有一点儿感觉!

    ——————————————————————————————

    今天第四更,又还一更。我继续,你们也继续看书投票,谢谢各位,你们每投一月票都有作用,本月每200票,我就加一更。

    欠更每天都在还,不赖账。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