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91章 探雷器又响了

第591章 探雷器又响了

 热门推荐:
    吃完午饭,排雷继续。

    这就是一项极端枯燥乏味但是有需要认真细致和极端小心的工作。

    单调乏味,所以令人容易产生疲惫感。

    扫雷兵一定要耐得住性子,否则失去的就是生命。

    到目前为止,庄严还没扫到雷。

    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捡了不少的碎片。

    那些之前在扫雷车碾轧和在喷火枪灼烧之后爆炸的地雷,在地表上留下了不少的碎片。

    这些碎片会扰乱扫雷器的准确性,所以见到就要将它捡起来,放到随身携带的一口布口袋里。

    继续往前走,庄严的运气似乎终于来了。

    链接探雷器的耳机里再一次发出之前那种熟悉的声音。

    叽叽——

    叽叽——

    庄严精神猛然一震。

    有货!

    他赶忙将探雷器在引发声响的地方仔仔细细扫了三次,最终确定了准确的位置。

    “报告!有雷!”

    庄严兴奋地大喊起来。

    不远处,苏卉开站在雷区里说“庄严,不会又是饭盆吧?”

    庄严朝他瞪了一眼,说“老苏你滚蛋!”

    “我滚,我滚。”苏卉开笑嘻嘻地说。

    杨大喜下达了回避命令。

    所有人退开到安全位置。

    罗兴和之前一样,过来站在庄严的身旁。

    “让我听听声音。”他说完,将探雷器放到庄严标注了小红旗的地方。

    果然,叽叽声十分清晰。

    “嗯,这次像了。”罗兴说。

    庄严问“像啥?”

    罗兴说“当然是地雷。”

    庄严说“你能听出来?”

    罗兴道“每一种地雷由于金属用量不同,由于体积的不同,在探雷器上体现出来的声音都不同。如果是弹片之类的东西,声音会很弱,如果是苏式的全金属外壳地雷,声音会特别大。”

    说完,似乎觉得庄严这种出入门的菜鸟也没法体会到这些,于是道“行了,回去你要问我再慢慢给你解答,现在拿出你这两个礼拜练的手艺,给我看看能不能拆掉他。记住,动作要慢,我不要求你快,我喊停,你就要停,但不能慌,手不能抖。”

    庄严一边小心地趴下,一边说“班长,我好歹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心理素质没话说,我玩的是狙击。”

    罗兴也趴了下来,卧在庄严边上道“你是狙击手?”

    “对呀,我们猎人分队的都是狙击手苗子,我们的队员都是朝专业狙击手的方向训练。”庄严一边说,一边拿出探雷针,开始在小红旗周围慢慢地刺进地里,测探地雷的深度和体积。

    罗兴饶有兴致地看着庄严刺探地雷,一边说“你们狙击手还学排雷排爆?”

    “狙击手本身就是要一专多能,我们在选择狙击阵地的时候,周围会布置上一些陷阱或者诡雷,这可以保护我们自己,如果有敌人潜入我们狙击阵地的范围,踩到雷等同告诉我们,有人来了。要布雷,当然也要动拆雷,不然我们执行任务遇到地雷就抓瞎,能叫专业狙击手?”

    这方面,庄严是专家,罗兴就是门外汉了。

    毕竟罗兴拆弹拆雷是行家里有,对于特种作战,尤其是像庄严这种特种部队里面的专业狙击手,玩这些不是内行。

    庄严手里的探雷针忽然停住了。

    “刺到了?”罗兴问。

    庄严点头“刺中它了,深20-25厘米。”

    之后,庄严又开始在地雷旁边每隔1厘米的间距开始刺一次。

    最后他说“不大……”

    罗兴道“你最近练了那么久的手感,能感觉出这是什么地雷吗?”

    庄严把探雷针轻轻刺入土中,刺在那颗地雷的表面,让后手轻轻地推了几下,旋转了几下。

    “涩……有阻力感,略有弹性……”庄严说“我猜是一颗72式防步兵地雷。”

    “不能猜,要肯定。”

    “我肯定,这个体积,这种手感。”庄严说“是72式防步兵地雷。”

    “那就挖吧。”罗兴说。

    庄严又开始拨土,小心翼翼地,就像抚摸婴儿一样温柔。

    很快,土被拨到一旁,露出了下面的一层绿色外壳。

    一块圆圆的绿色胶皮显现在两人的视线里。

    庄严有些兴奋,说“我说对了!是72式!”

    这就是著名的“善良地雷”、“仁慈地雷”,它装药小,指挥炸断你的腿或者脚掌。因为战争中的算数不是1减1等于零,而是等负1或者2。

    炸断一个士兵的腿,至少需要1到两名士兵来照顾伤员,这样形成的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无形中在成倍增加。

    炸死了,反而没有这事了。

    罗兴说“拆了它。”

    庄严显示慢慢在弹体周围抠土,检查有无诡雷装置。

    每抠一下,庄严都觉得心肝尖在微微颤动。

    这玩意只要几公斤的压力就会爆。

    庄严知道自己并没有使用那么大的力量,可是这玩意埋在土里至少十几年,长的会达到二十年,谁知道里面的起爆装置会不会已经产生了变化?

    “没有诡雷装置。”

    庄严检查完毕,松了口气。

    如果是诡雷,拆起来就是一项挑战性极大的工作。

    “按照我教你们的程序,拆掉它。”罗兴不动声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却十分凝重。

    庄严张开手掌,抓住了那个只有月饼大小的72式防步兵地雷。

    周围的土已经清理,下面也检查了,无拉线无暗雷无诡雷,这是一颗正常埋设的防步兵雷。

    “前辈们,前辈们……”庄严嘴里低声叨念着“我拆雷是为了还当地老百姓的安全,你们要见谅……”

    这句话,实际上是罗兴之前提到过的。

    这里曾经是我们军队的边防哨和战斗阵地,这里曾经牺牲过不少的军人先烈。

    有一种说法,你拆雷的时候,他们的魂魄不理解,会反对你们取走地雷。

    所以要一边拆,一边说,告诉这里的前辈,我们只是做正确的事,请高抬贵手。

    这种说法虽然略有些迷信色彩,不过谁也说不清,至少作为后辈,说几句这种话,也算是告慰先烈们吧!

    当地雷被庄严取起的一刹那,庄严的新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攥紧了似的。

    ——————————————————————————

    第四更!休息会儿,待会儿再码字。

    又还了一更,后面继续,这段时间都会加更,各位多多支持下,真累。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