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81章 排雷教官罗兴(继续为说书老哥白银盟和盟主懒猫MM加更)

第581章 排雷教官罗兴(继续为说书老哥白银盟和盟主懒猫MM加更)

 热门推荐:
    庄严一下子没明白,说“啊?”

    他第一个念头是,会不会是排雷队发扬艰苦朴素传统,在这里也养上猪了?

    从前在八连,自己也差点被送去养猪了。

    部队养猪多数吃的就是食堂里的剩菜剩饭泔水,所以每个连队的饭菜吃不掉都绝对不会浪费。

    “喂猪?”他问。

    庄严并不知道实情。

    因为当时许汉源训孙鸿渐的时候,他离得远,没听见。

    炊事班长姓梁,是个第三年兵,中士。

    他摇摇头,声音有些低,说“给人吃的……”

    “给人……”庄严拿着筷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刚问清楚些,可是脸色阴郁的梁班长起身抱着自己的饭盆走了。

    这是干嘛?

    给人吃的?

    有人会吃这个?

    难道跟自己大队一样,也是进行某些饥饿训练之类?

    好奇心大盛的庄严,拿着饭盆悄悄走到炊事班的棚子旁一看。

    隔着不远,看到梁班长将剩下的饭菜统统分开倒在两个大战备盆里。

    午饭吃完,庄严心里的谜就解开了。

    此时他才明白,营地旁围着的那一队村民到底是干啥来了。

    他们排着队来到炊事班做饭的棚架外,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搪瓷盘,捧到梁班长面前。

    庄严站在野战帐篷后面,悄悄地,静静地看着。

    看着看着,没由来地心里一酸……

    对于一个出生在城市里的干部子女,如果不来当兵,庄严是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穷的地方。

    倒不是说庄严老家的滨海市没有穷的地区,只是……

    是真的没见过穷到地步……

    这就是南方沿海城市和内陆落后地区,尤其是麻县这种贫困地区的区别。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只是别人口述,也许会对庄严的震撼大打折扣。

    可是当庄严亲眼看到这一幕,他的脑子里如同被人塞进了一颗手榴弹,咣一下炸成了一片空白。

    残疾加上贫穷,还有什么比这更能令人心酸的?

    他突然有写明白,这些排雷官兵为什么愿意,为什么情愿在这种恶劣而且随时会丧命或残疾的地方冒死排雷,为什么愿意拿着几十块津贴和几百的工资拼命。

    意义。

    当你出生成人,当你走过了短暂而漫长的生命旅途,当你老了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当你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即将撒手人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情不自禁地问问自己。

    我的这一辈子有没有意义?

    做有意义的事,正如你年轻的时候,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可以帮助别人。

    那种不求回报,仅仅单纯地想要别人过得好,过得幸福的努力和拼命,是最有含金量的。

    这一辈子,我没有白活,我帮助过很多人,我的人生很有意义。

    那么,你可以坦然地、微笑地合上双眼,哪怕去到阎王殿前,你也敢跟阎王爷拍桌子,说老子是个好人,我可以不下油锅!

    其实上面这句话,是庄严的排爆排雷科目教官,一班长罗兴说的。

    罗兴第四年兵,据说要转志愿兵了。

    他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身上有股子大大咧咧的侠客豪气,说话跟打雷一样响亮,很难想象这么粗的一个爷们居然成了需要极其心细和耐心的排雷手。

    罗兴手下的一个班的兵都成了他的兄弟,彼此之间以老几相称呼,班长是老大,副班长老二,其他的兵按照岁数大小排下去,颇有些草莽气质。

    部队其实不允许这些,但挡不住兵私底下愿意。

    为这事,罗兴其实挨过批评。

    可是一转身,该干嘛还是干嘛。

    由于罗兴的排雷业务水准在全大队的兵里都排得上号,而且一班的管理有声有色,并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因此指导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到算了。

    就这么一个兵,第一天就给庄严这些特种兵们来个下马威。

    “我知道你们都是特种兵,很厉害的人,但是在边境雷场,我说了算,我可不管你多厉害,走进雷场,我就是老大!但,你们就是我的兄弟!我会照顾好你们!保证让你们完完整整进来,完完整整出去。”

    呵!

    你看,老大的气概又来了。

    “知道什么是排雷吗?其实就是你学会一种手段,和死神较劲,你赢了,就可以光明正大朝他脸上吐口水,说去你妈的!狗娘养的死神你算个!如果输了,你就割条腿,或者胳膊,往他面前一放,说咱们再来!”

    豪气干云,说得队里的特种兵们一个个心里发笑。

    这个排雷的工兵,比大队长张辉和分队长韩阎王都牛气。

    牛气这也是真的。

    开始训练的第一天,庄严就在“老大”罗兴的面前吃了瘪。

    由于“猎人”分队的队员都接受过排雷的基础训练,来这里只是“进阶”,算是升级和实操。

    所以,第一天首先进行的就是诡雷的讲解和训练。

    “老大”罗兴出的是这样一道题——反弹颗地雷下面埋设了一颗拉发雷,旁边又设置了3颗绊发雷。

    庄严当时负责实操排除,雷是真的,但是装药和起爆装置都拆了,但是埋在地上跟真的也是一样一样的,无任何的差别。

    庄严实操的时候,只发现了3颗的绊发雷,却没想到在巨大的反坦克地雷下面居然还留了一手,多了一颗拉发雷。

    当庄严以为自己很能耐,将三颗绊发雷的保险用小铁丝代替,插好之后喜滋滋地拿起那颗谈反坦克雷的时候,感到反坦克雷底下似乎传来微微的一声轻响。

    然后就看到“老大”冲上来,朝自己咆哮。

    “庄严,如果刚才是在雷场上,你已经死了!死得很难看!我说过,排任何一颗地雷的时候,首先都要假想它是一颗诡雷,然后要确保整个弹体都经过你的检视,绝对没有任何纰漏才可以进行拆除。”

    庄严很懊恼,刚才检查了四周,没想到地下还有一根头发丝小的钢丝链接着一颗埋在土里的拉发雷。

    狗日的,这诡雷太隐蔽了。

    “你的眼睛瞎了?只看上面不看下面?”

    “老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去!背着你的背囊,到营地门口的那口鱼塘边,围着爬三圈!爬!是爬!不是跑!我知道你们特种兵很能跑,所以给我爬!你放心,那里绝对没雷,我检查过了!”

    ——————————————————————

    说书人老哥说让我别有压力,首先要注重质量。

    我这里承诺,质量一定有保证。

    第三更了,第四更在路上,咱们继续,不要停!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