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71章 队长你玩阴的!

第571章 队长你玩阴的!

 热门推荐:
    庄严从体检科的3号室走出来,隔着几米外,看到了苏卉开正朝外走的背影。

    “老苏!老苏!”

    庄严追上去,扯住后者。

    苏卉开哈欠连天道:“啥事?”

    庄严说:“你没觉得有啥不对劲吗?”

    “有什么不对劲?”苏卉开不以为然道:“走走走,到外面看看去,问问开饭没有,我都快饿成照片了。”

    “不是……”庄严又拉住他:“你填表了?”

    “填了,谁没填?不就是填个表嘛!来医院填表不是正常的?”苏卉开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庄严亦步亦趋跟上他,说:“你不觉得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苏卉开不以为然。

    庄严道:“你在地方医院见过这种表格?门诊手册也不是这样的好吧!”

    苏卉开停住脚步,挠着头想了想。

    也许是太饿了,也许是太累。

    想了一下,烦躁道:“管他个鸟!我说,庄严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怕不是这两天训练训得有些神经质了吧?待会儿,吃完饭找个地方随便睡下,醒了保准你一切疑问都没了。”

    庄严还想将自己的疑惑继续说出来,但是苏卉开显然已经不想再听。

    俩人离开体检科,刚出走廊尽头的大门,忽然听见楼下在吹紧急集合的哨声。

    然后是韩自诩拿着手持喇叭在喊:“猎人分队的,都下来草坪上集合!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

    庄严本来还想找严肃或者张圯怡等其他同班的队友,和他们讨论一下心底的疑团。

    可是走廊上空空的,很显然,自己进去以后,其他人也进了不同的科室。

    这就有问题了!

    体检没这么体检的!

    “这时候还集合?”苏卉开眉头一皱,似乎也觉得有些意外。

    庄严苦笑道:“走吧,下去吧。但愿大家没被韩阎王套路了。”

    苏卉开嗅出有些不同寻常了,这下子,他也没再提吃饭的事,赶紧问:“庄严你是不是看出点什么问题来了?”

    庄严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迟了。

    于是苦笑摇头:“行了,我说什么都没用了,下去集合吧,如果我没猜错,很快会公布谜底的。”

    这次,轮到苏卉开追着庄严不停询问:“你倒是说啊,到底哪不对?你不说,我这心就悬着,不好受!没你庄严这样吊胃口的!”

    庄严只好停下脚步,看着苏卉开没好气道:“老大!”

    他举起手指戳着自己的太阳穴位置。

    “你难道就不用脑子想想?一个县医院,填个门诊手册和体检表要填部队番号要填写军衔的?写个名字年龄已经不错了好吧!你小子从前就没去过医院吗?”

    苏卉开摇头:“这个……还真的没去过,小时候身体好,不用进医院,感冒发烧我妈直接给我喝姜汤捂被子发汗,第二天就好;长大了打拳,伤了都是找老中医看跌打,不用挂号……”

    庄严傻眼了。

    这……

    跟这头大公牛说个屁啊!

    说不通呢!

    “我服了你!”

    除了这一句,庄严是真想不到什么要和苏卉开说的了。

    现在,只能希望自己只是多心了。

    但,八成不是……

    很快,“猎人”分队的兵都从不同的科室里出来,跑到了楼下。

    庄严站在草坪上,冷冷看着这一切,更肯定了自己的猜疑。

    一个县医院的体检科,居然同时能容纳二十个人分开体检……

    想想都觉得是个破绽。

    队伍集合好后,韩自诩在队伍前显得颇为得意。

    至少刚才在守林人小屋的院子里被大队长张辉骂得狗血淋头的模样已经不见了。

    却而代之的又是那种自信到极致的傲气。

    “你们啊……”

    他背着手,左右踱了几步,停下步子,扫了一眼众人。

    “蠢!”

    他用一个字,对所有人下了定论。

    忽然,韩自诩抬起头,目光投向了医院只有三层高的门诊大楼。

    有人忍不住回头看,看到了章志昂从楼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叠纸。

    来到韩自诩面前,将那叠纸交给对方,自己走到一边。

    韩自诩拿着那叠纸,翻了翻,转头问章志昂:“都齐了?”

    “都齐了。”章志昂点点头。

    庄严认得,那些纸全是之前填写的表格。

    完了……

    韩自诩举起那叠纸:“很好啊,都填了,一个不落空。这要是真当了俘虏,怕是情报就这么没了,72小时,你们才熬过了35个小时,这里面还包括了在医院的两个小时。真是‘优秀’的特种兵,你们也好意思觉得自己配叫这个名字……”

    他拿起第一张纸,大声宣读:“许志鹏,年龄:20,军衔:上等兵,隶属部队:g军区‘红箭’特种作战大队,监护人……”

    他抬起头,盯着队伍里的许志鹏,说:“你连我都写上去了?”

    许志鹏苦笑道:“这不……要我填这个,我只能填队长你了,我户口都迁出来落在部队里了,填没毛病……”

    韩自诩忽然笑了,说:“许志鹏啊许志鹏,你可真是个人才啊……”

    忽然,笑容消失了。

    “除了两个中途熬不住退场送院的,剩下的18个人里不管有意无意的,一个不落全部成了叛徒。你们出卖自己的身份和情报,等于出卖了自己所在部队的部署,很好,很好!”

    “报告队长!”苏卉开立正了。

    “说,我也想听你们说说。”韩自诩一挥手,“为自己的愚蠢做一次辩解吧!”

    苏卉开说:“我不服!”

    韩自诩问:“不服什么?”

    苏卉开说:“队长你玩阴的!我们对抗审讯扛下来了,你和地方医院还有大队长一起串通了阴我们!我们不是蠢,我们是单纯!”

    韩自诩说:“苏卉开,玩阴的怎么了?谁告诉你不准玩阴的了?你上了战场,跟敌人回合制?你捅我一刀,我敲你一棒?不跟你玩阴,我跟你有亲?什么是反审讯,什么是审讯?概念你弄懂了吗?能得到情报的手段就是好手段,没有什么阴不阴的!你们不是蠢?单纯?在战场上,对待敌人单纯比蠢更可怕!”

    ————————————————————————————

    看着月票数,压力骤减!看来我还是熬过考验的真男人呢!

    ps:友情推书时间——喜欢体育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作者猪头七的《教父的荣耀》,记者:您拥有超凡的美丽。方觉:不不不,我只是平平无奇的教练罢了。世上最强教父诞生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