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70章 毫无喜悦的胜利

第570章 毫无喜悦的胜利

 热门推荐:
    大队长张辉的出现,似乎打乱了整个“猎人”分队的反审讯训练。

    韩自诩面对“红箭”大队大队长张辉,即便他再怎么桀骜不驯,也要服从命令。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庄严等18名还没躺进医院的队员总算被人从房子里放了出来。

    就这么完事了?

    庄严如坠梦中。

    反审讯模拟训练的中止,并没有让庄严感到预期中的喜悦。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一些遗憾。

    没错。

    是遗憾。

    坐在赶往县医院的车里,庄严精神有些恍惚。

    也许是累的,但是更多的是思考。

    自己的人生中,还有没有机会再接受一次如此真实的反审讯训练?

    也许“红箭”大队也有类似的训练,只不过庄严今天算是看出来了,如果大队长张辉也怕出训练事故,这个曾经从血雨腥风中深入敌后的老兵在和平年代居然也怕训练事故——

    那么,庄严觉得自己将来也许真的没机会接受这种训练。

    不,不是没机会接受。

    而是没机会接受如此真实、如此完全毫无保留余地的反审讯训练。

    和平年代的士兵……

    庄严忽然觉得自己失去了点什么。

    一个军人,如果没有马革裹尸的那种气魄,如果没有直面死神的勇气,又怎么证明自己胸前那些功章里的含金量?

    无论庄严怎么想,事实就摆在眼前——反审讯结束了。

    守林人的小院子里,老兵们在收拾设备,一副撤退的架势。

    庄严坐着车离开的时候,老兵们远远朝车离开的方向看,直至看不到了最后的身影。

    庄严忽然觉得不爽了。

    韩阎王怎么会这样?

    自己这些人都没?,他倒是先?了!

    自己都没有屈服,他却屈服了!

    庄严忽然有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

    正如找到一个很不错的对手,你和他较量的紧要关节,忽然有个裁判冲出来,说s!

    一拳铆足了劲,却砸在了棉花上,有点儿闪了腰的感觉。

    狗日的韩阎王!

    庄严不知道该不该骂韩自诩。

    自己这不是找贱了吗?

    如果大队长张辉不来,自己倒地能不能撑到最后?

    其实庄严发现自己并不在意韩自诩这个对手如何强大,他倒是挺在意自己挑战自己能不能成功。

    如果能够坚持72小时,这牛逼恐怕可以吹上一辈子吧!

    将来就算不当兵了,脱下这身国防绿,和别人喝酒的时候也可以说,我当年是挺过了72小时地狱式审讯的真男人!

    现在,中途打断,找谁吹?

    将来跟人说,我特么搞了30多个小时,大队长出现了,他英明神武,阻止了这种危险的训练,救回了我的狗命?

    哈哈哈!

    这样的话,庄严觉得自己找个粪坑,将自己淹死在里头拉倒。

    但有一点不可改变,训练完结了。

    既成事实,木已成舟,无数的成语可以形容这种无奈的局面。

    载着队员们的车驶入了最靠近山林的一个县城医院。

    医院虽然不能和g市的大医院比,也不能和总医院比,不过该有的也还是有的。

    庄严和自己的战友们排着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像乖乖上学排队检查身体的小学生一样在体检科门口排起了长龙。

    站在庄严前面的苏卉开忽然转身对庄严说,话没出口,先打了个哈欠。

    “庄严,我觉得体检多此一举啊,我现在只想睡觉,我都要快迷糊了。”

    说完,还啥煞有介事地叮嘱了一句。

    “待会儿如果我睡着了,你记得叫醒我。”

    庄严自己也困得不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得了,我自己待会儿会不会睡着我自己都不敢保证。”

    “你可别!”苏卉开说:“刚才我看到大队长进了县医院的食堂,说是给我们补充补充营养,检查完赶紧去食堂吃东西。”

    说到吃,庄严差点没忍住。

    真的很饿。

    刚才下车的时候,这里的小护士给所有人每个人一瓶那种软盒装的牛奶,说是让人先垫垫肚子……

    垫肚子?

    小护士真可爱。

    庄严心想,她估计不知道,这些队员都是能吃一头羊的饿鬼吧?

    很快,轮到了苏卉开进去体检。

    体检科里有人喊:“下一个!”

    “兄弟,我先进去了。”苏卉开正要走,忽然察觉庄严的脸色不好。

    “你咋了?好像不高兴?”

    庄严想说自己不喜欢就这么中断训练。

    可是,跟别人这么说,怕不是要被打死?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儿精神不振。”

    苏卉开“唔”了一声,用一种十分理解的眼神看着庄严,然后用手重重拍了拍庄严的肩膀:“我理解,兄弟,韩阎王这一天多来没少折腾你。”

    庄严知道他是理解错了。

    可是自己又不能解释,只能顺水推舟地笑了笑,什么都不说,指指里面道:“去吧,别让人催。”

    “行咧!”苏卉开说完,喜滋滋地走进了体检科。

    大约过了一分钟,苏卉开还没出来,门口又闪出个戴着一双眼镜的护士,朝庄严招招手。

    “你,轮到你了,进来。”

    庄严的反应已经有些迟钝,好意一阵才指了指自己,问:“我?”

    “不是你是谁?”小护士似乎觉得这个当兵的挺有意思的,明明排在第一个,却不知道轮到了自己?

    “好……”

    庄严如梦初醒,用力拍了拍脑子,想让自己清醒点,然后跟着小护士走了进去。

    小护士一边走一边打趣:“你好像好几天没睡觉的样子……”

    看着小护士的背影,庄严无奈地苦笑起来。

    也许,这个县城医院过着平静生活的小护士,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在距离自己县城三十多公里的山里,有一帮叫做“特种部队成员”的兵,在那个已经荒废的守林人小院子里,在那个大水库边,进行过一些匪夷所思的反审讯模拟训练。

    对,她们也不该知道。

    像这个小护士那样什么都不知道,无忧无虑,那不是挺好的吗?

    有什么凶险,军人承担就好,老百姓知道得越少,过得越舒心。

    跟着小护士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里面有个办公桌,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坐在椅子里,随手将一张表推到庄严面前。

    “先填表。”

    庄严现在只想快点检查完毕回去睡觉,再这么拖下去,指不定待会儿会噗通地一头栽在地上睡过去。

    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将表格拉到自己面前,顺手拿过桌上的笔。

    忽然,他猛地打了个激灵!

    不对劲!

    事情,有些不对……

    ————————————————————————

    四更完成!今天晚上没什么挑战性,我去看电影去了。到了1280票,我继续加更。晚安各位!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