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65章 埋了他!

第565章 埋了他!

 热门推荐:
    “不会吧……”

    站在书库边上,庄严看着脚下粼粼波光,心里暗暗叫苦。

    何兵站在身边,说:“没事,你要是撑不住,就喊报告退出就是。”

    一边说,一边在庄严身上腰里绑绳子。

    “不会把你淹死,但是会很难受。”

    他举起了手里的绳子,递到庄严面前。

    “好绳子,绝对牢靠,承重至少800公斤,拖几头大肥猪都可以,更说拖你一个人了。”

    还是水……

    而且是捆住手脚扔下水。

    庄严心想,麻痹就不能来点别的?

    天天水,喝了一肚子都是水,人都要水肿了。

    水面上,章志昂和另外两个老兵在皮划艇上坐着,朝岸上喊道:“可以了,扔吧!”

    没等庄严喊出声,何兵跟旁边另外一名老兵一人一边架着手,勾着两条腿,像扔沙袋一样将庄严朝水中扔去。

    噗通——

    庄严像石头一样落入水肿。

    瞬间,耳边只有咕咚咕咚的水声,岸上的嘈杂声仿佛隔了一个世界那么远。

    庄严手脚都被捆住,又闭了一口气,所以倒是没喝水。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双手从双脚处穿到前面来,这样有利于在水中浮起来。

    可是实操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庄严在水中稳不住重心。

    很快,呛了几口水。

    他憋着气,翻过身,仰面向上,想将双手穿过双脚脚底。

    好在,这次成功了!

    他赶紧踩水努力浮到水面上……

    双脚被绑着,踩水变得异常困难。

    庄严再一次沉了下去,好在沉下去的时候换了口新鲜空气。

    他看到了老兵章志昂,正站在皮划艇上,冷冷看着自己。

    庄严已经来不及去想其他战友会怎样。

    现在,他自顾不暇了。

    再次沉入水中,由于氧气逐渐开始缺乏,所以没有之前那么从容。

    手上的是手铐,无法咬开,否则庄严一定会咬开它,至少两只手重获自由能够划水可以获得更多的浮力。

    他只能在水里尽量蜷曲身体,在那口气没有用光之前去解开脚下的绳索。

    反正没人说过不能解开绳子,管他呢!

    怎么舒坦怎么来,就算韩阎王要罚自己,也是上了岸再说。

    已经到了毫无退路的地步,庄严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反而,这种极限的折磨倒是激起了他的斗志,如同一头犟牛,你想摁下它的头颅让它喝水,它偏不!

    虽然能够闭气三分钟,但是在水里完全和在岸上站着用脸盆闭气不同,水中的每一个动作都异常耗费氧气。

    还没解开绳子,庄严憋不住了,想浮上水面。

    可是手脚根本不想自己想象中的灵活,也没有那么有力——经过一整夜的极限疲劳和饥饿折磨,庄严发现自己现在至少丧失了一半的力气。

    呛了两口水,这才好不容易浮出水面,不过却不能持久,因为双脚还绑着。

    拼死换了口气,又沉进了水中。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水,庄严总算解开了双脚上的绳子,现在他可以踩水浮出水面。

    他看到了章志昂,还是那么面无表情站在艇边看着自己。

    庄严也冲着他看,示威一样。

    “章副队,这小子看起来想要杀人。”船上的何兵对章志昂说。

    章志昂说:“很正常,在特种部队的集训里,没有哪个兵是完全对自己的教官没怨气的,罚重的时候,杀了你的心都有。可是训练完了,他们自己就会想通,现在折磨自己,总比将来上了战场被敌人折磨自己好。知道为什么我们常说要从严从难吗?军人就应该练为战,训练不是游戏,没那么轻松。”

    这一泡,庄严在水里足足泡了大半个小时。

    被拖上岸的时候,还没透口气,立马又被老兵架了起来。

    “狗日的,你们有完没完!”

    庄严几乎要崩溃了,哇一口朝边上吐了一滩水,拼命扭动身子,从老兵的手中挣脱,摔倒在地上。

    “架起来,集训进行下一个‘套餐’。”韩自诩走过来,看着已经在骂骂咧咧的庄严,一点不为所动。

    下一个套餐?

    狗日的韩阎王!

    又想搞什么?

    庄严还没完全从混乱和崩溃的边缘清醒过来,被人拖猪一样拖到了一个土坑旁边。

    这玩意,让庄严第一眼的印象就是,像个新挖的墓穴。

    “卧槽……”

    庄严倒吸一口冷气。

    这帮家伙该不是想活埋了自己吧?

    特么这不是训练吗?

    不是说好的要保障安全吗?

    玩着玩着,都像真的一样了?

    “士兵,你有两个选择。”韩自诩在庄严的面前蹲下,指了指旁边的坑,然后说:“要么被活埋,要么就招供,你选哪个?”

    哇靠!

    真的是要活埋!?

    庄严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韩阎王他娘的疯了啊!

    活埋啊!

    这玩的是哪一出!?

    庄严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

    巨大的疲累和心理上的折磨,还有呛水引起的头疼感还没消失,现在又要面对活埋这种该死的玩命把戏!

    这特么是反抗审讯的训练吗?

    这特么是在谋杀是吧!

    数以百计的念头不断在庄严的脑海中升腾起来,然后又像气球一样炸掉,脑子里早已经是一片浆糊。

    韩自诩一把揪住他的短袖,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庄严甚至能听见领口针线包列的嘶啦声。

    韩自诩的双眼中都是冷冷的杀气,眼球上布满了一些血丝,看来这家伙自己昨晚也没有睡好到哪去。

    “说!招供,还是活埋!我告诉你,活埋会很难受,你憋在土里,不见天日,你觉得整个人被重重地压住,呼吸都会困难,极少的氧气会让你渐渐陷入昏迷,慢慢在黑暗中体会生命一点点像牙膏一样被人挤走,你绝对不想尝试这种该死的感觉。庄严,招了吧,招了马上大口吃肉,马上回去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睡一觉,美美地睡到你想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起来,我会让人再买一只羊,烤给大家吃,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羊肉……”

    韩自诩不停地说着。

    庄严糊里糊涂地听着。

    那些充满着诱惑性,而且又极其生动描述了美好的话如同一颗颗糖衣炮弹正在不断攻击着庄严的心理防线,大有立即要功溃防线的迹象……

    “去你麻痹……”

    突然,韩自诩听到了一句粗话。

    “什么?”他看着庄严,这个目光已经有些迷离的家伙居然瞪着自己……

    “你再说一次!”

    “去你麻痹……”

    “埋了他!”

    ————————————————————

    没想到……居然超过八百票了……第四更对应680票,如果过880,我就再多一更!现在,就像书里的韩阎王和庄严,俩人都在对抗,谁赢?不知道!不过我不怕,你们继续投,我继续更,我认?算我输!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