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59章 倒吊

第559章 倒吊

 热门推荐:
    被吊到井里是什么滋味?

    庄严觉得那一个叫绝望。

    这口井的直径其实并不小,由于老守林人熟悉这一带的环境,所以当时林场让他选择打井地点的时候,他一眼就相中了这里。

    当时就说了,要么就不挖,要挖就挖口好井。

    这是口好井,毫无疑问。

    守林人的院子就在形成的山坳出口处地势最低洼的地方,由于地势低洼,所以水资源相对林子里其他地方都要丰富。

    井口开了一米五,打下去十米,泉水就哗哗往外冒。

    直至老守林人过世,年轻人又不愿意接班,这里荒废之后,所有林场职工都清楚这个井的好处。

    水质清甜甘冽,用来泡茶简直就是天作之选。

    有些林场职工好这一口的,为了来这里拿点水泡茶,会开车跑几十公里到这个破落的小院子里打几桶水装回家,慢慢享用个把礼拜,为的就是这一口清甜。

    不过,泡茶不错,泡人可就不那么爽了。

    庄严看着长着些许青苔的井壁正在慢慢上升,而自己则在慢慢下降。

    脚朝上,头朝下。

    这就跟南方烤猪一样,吊着放进地瓮里去。

    “不能怂……不能怂……”

    庄严还在不断给自己打气。

    “这是训练!只是训练而已!他们不敢往死里搞……”

    现在,庄严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反审讯训练也是训练,是训练就不会真刀真枪往身上招呼,演习还可以搞个什么激光模拟搞个空包弹什么,没见过用真炮弹真子弹朝自己身上招呼的……

    然而,下一刻他就为自己的幻象付出了代价。

    已经是冬天了,即便在南方,也冷了。

    这时候正是当年庄严入伍的时候——十二月。

    山里尤其到了夜里,那种雾气夹杂着冷风出在身上,有种魔法攻击直透心肺的感觉,冻是冻进了骨子里。

    庄严的大脑袋被泡进井水里的那一瞬间,他忍不住浑身一阵哆嗦。

    脑袋上那种冰冷冰冷的感觉,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酸爽。

    好像有人朝你的脑袋里恶作剧般一股脑扔进一袋冰块,把你如同豆腐般的大脑瞬间冻成了冰块。

    庄严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要被冻住了。

    闭气!

    他提醒自己要镇定。

    自己不是受过训练的吗?

    每个狙击手都受过憋气训练,心肺功能极其强大。

    庄严也不例外。

    要是放在当年还没去教导队之前,庄严这会儿肯定要鬼哭狼嚎了。

    好在如今畏水的心病早已经在部队这种略带野蛮的海训方式里被纠正了过来,还不至于让庄严在众人面前丢脸。

    在鼻孔被水淹没之前的一秒,庄严成功吸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将心律放缓,屏住了呼吸。

    很快,井水开始没过鼻孔……

    然后是脖子……

    之后是自己的肩膀……

    狗日的!

    庄严心里暗骂,还放得蛮深的……

    等到了半个身子都被泡进了水中,庄严反倒没觉得冷了,有点暖洋洋的感觉。

    还好,井水的温度是比外面气温略高一两度的。

    时间一点一滴在流逝。

    庄严的想法是,每次都憋一口气,让他们泡,自己憋气至少能憋三分钟,怕毛!

    想法很好,现实却很残酷。

    庄严千算万算,却忘了对付自己的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说难听点,什么幺蛾子没见过?

    反审讯训练又不是今天才搞,怎么搞到位,怎么搞满足,老兵没心里明镜似的。

    只要庄严不是一条鱼,不能在水里呼吸,总有憋不住的时候。

    井外。

    所有队员的目光都落在了井口上。

    不少人觉得喉咙发干,心脏的跳动速度加快,血液疯狂在血管里奔跑,好像有什么东西悬在空中,落不下去。

    就连苏卉开,也傻眼了。

    倒吊放井里去……

    这种手段一旦都不人道。

    苏卉开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a集团军的侦察大队了。

    这里是“红箭”特种大队,全军类似的特种部队简直是凤毛麟角,里面的队员都是精中选精能够独当一面的特种兵。

    在这里搞训练,最大的错误就是用集团军的标准来衡量。

    那会让你碰个鼻青脸肿,然后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再摩擦都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

    倒吊入井,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的鼻孔容易进水,一旦泄气,一旦憋不住,痛苦要比正常溺水要难受许多。

    韩自诩看着所有人说“你们可以替庄严作答,只要你们说出部队番号,性命和军衔,再将分队的人数写出来——其实这些我都知道,这仅仅是训练,所以要你们答应写,你们只要答应了,写出来,那么训练就算完了。”

    说到这里,从章志昂的手里取过一张纸,又拿了个短短的铅笔头,举到严肃面前。

    “严肃,我知道你和庄严的关系挺不错,是一个新兵连出身的,这么说吧,你写出来,训练完成,这就是个走过场的训练。”

    韩自诩开始灌汤了。

    “多简单的事,没必要较真。”

    他将一切说得轻飘飘的,仿佛只是一场儿戏一样。

    只是严肃却不这么看。

    反审讯训练,其实是一项极为重要的训练,如果一个特种部队成员没有通过这项考核,不说把你退了,至少不会将你列为优先的任务人员作为选择。

    毕竟,忠诚也是很重要的不是?

    严肃咬着牙,摇摇头。

    韩自诩将纸张举到徐兴国面前。

    “徐兴国,庄严合适你新兵连和老连队的战友,你不打算让他舒服点?”

    徐兴国茫然地看着韩自诩,好一阵后才说“庄严水性现在挺不错的……”

    这句话,让韩自诩愣了愣。

    好小子!

    他心里暗道,顾左右而言他。

    反审讯要的就是这样,故意转移到无关紧要的话题上,拖延时间,装疯卖傻,转移对目前艰难状况的注意力,从而令人可以更乐观地坚持多一点时间。

    不过,韩自诩这回却错了。

    因为徐兴国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懂什么鬼反审讯的技巧,而是他不好说不帮,也不好说帮。

    在徐兴国的内心里,其实挺想让庄严吃吃苦头的,韩自诩代劳,自己求之不得。

    自己如果写出了答案,等同叛变。

    为了庄严自己承担反审讯训练失败的后果?

    门都没有!

    ————————————————————————

    加油,三百多月票了,到了480,我立马开始加第一更。

    现在是二更,待会还有三更。然后,就看大家的月票给力不给力了,给力伤到480马上又加一更,然后680又一更……以此类推。

    国庆节,我哪都不去,码字报答各位。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