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58章 你们要干什么?

第558章 你们要干什么?

 热门推荐:
    不久后,所有人都被带到了院子里。

    和庄严一样,都被绑了起来,跪在地上。

    对于审讯者来说,打破平常人交往的惯例,蹂躏被审讯方的尊严,这是要从每一个细节开始做起。

    审讯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技巧其实就是引导。

    作为一个审讯者,你和被审讯者面对面的时候,其实就是一场双方之间的较量。

    当然,作为审讯者是进攻方,而被审讯的,则是防守方。

    在主动权上,审讯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所以,要从被审讯的人口中挖出点你想要的情报,那么就得让对方知道这里谁说了算。

    而打破两人之间的平衡,让对方明白自己处于弱势,让弱者服从强者,这就是审讯方要做的事情。

    毫无疑问,侮辱作为一种欺凌的手段,常常被用作击溃对方心理防线的最基本的招数。

    被审讯方可以做出的选择并不多。

    因为你的生死被攥在别人的手中。

    其实在现代科技发达的今天,几乎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攻破的。

    且不说各种经过心理学家精心设计的审讯手段和心理攻击手段,从医学上讲,也有太多太多的办法。

    例如臭名昭著的吐实剂,还有各种甚至不宜公开但是行之有效却令人恶心的办法。

    所以特种部队的审讯和反审讯,基本上要首先基于一个保险的前提——那就是被审讯者最终会被攻破。

    话说到这里,仿佛反审讯就没有必要了?

    不!

    很有必要!

    道理很简单,因为情报有个最显著的特征,那就是实效性。

    举个例子,一个特工被俘,又或者一名军人被俘,他掌握的情报是有保质期的,也就是所谓的实效性。

    部队的部署会变动,特工的接头人同样会敏锐地察觉出了问题而进行“消毒”处理。

    因此,情报就如同一个新鲜的“瓜”。

    如果你是一个审讯者,就必须在瓜熟或者烂掉之前摘了它。

    如果你是一个被审讯者,要做的并不是说你能妄想能在千奇百怪令人咂舌的审讯手段中坚持永不泄密。

    你要做的是——尽量拖延时间,把情报这个“瓜”尽可能拖延不让别人摘到,让“瓜”烂在藤上,就算最终你已经彻底崩溃,那么敌人最终拿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烂掉的“瓜”,毫无营养,甚至有毒,有点儿价值都没有。

    这就是现代审讯和反审讯的精髓。

    韩自诩说:“你们想不想吃肉?”

    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手里的肉,从每一个饥肠辘辘的队员鼻孔下慢慢地掠过。

    那种香味……

    是沁入心脾的香。

    “想吃很简单。”

    他手一指,指向了旁边的章志昂。

    “章副队长那里有一叠表格,你们只要将在表格上填出自己家庭成员,然后列出你服役的所在部队和军衔等等,马上可以松绑,然后跟我坐在一起。”

    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马扎旁,坐下,用那种永远你看不清内容深不见底的冷笑看着所有人。

    最后,用手拍拍旁边空着的马扎。

    “坐在这里,烤火,吃羊肉。”

    说着,还将那片已经引诱过所有人的羊肉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

    羊油从他的嘴角滴落,涂满油脂的嘴唇在火光下闪烁着令人发指的光泽。

    庄严猛地咽下一口唾沫,想冲上去一头将韩阎王撞倒在地,然后不管不顾地咬在那头烤羊上。

    “我不饿!”庄严带头嗷嗷叫了起来。

    倔脾气又来了。

    你是想引诱我?

    我偏不遂你的愿!

    “我很饱!我刚才在梦里吃了八只鸡,两条烧猪蹄,我特么饱得我都想打嗝了!”

    这一喊,得到了大家伙的共鸣。

    猎人分队的特种兵队员们全部跟着喊——我很饱!我不饿!我很饱!我不饿!

    声音响彻了寂静的山间。

    韩自诩双眼一亮,立马盯在了庄严的脸上。

    本来审讯是不应该将这么多人都放在一起,让他们可以相互打气的。

    但是韩自诩却反其道而行之。

    现在,他决定做一件事。

    做一件,让所有人都咂舌的事情。

    猎人分队的兵都是即将到达三年兵龄的老兵了,都是挑选过的,要说心里素质和身体素质,可都是万里挑一那种。

    里面还有一些侦察部队的兵,例如苏卉开这种狠角色。

    侦察部队虽然反审讯搞得不会那么多,很多这方面的训练也没有“红箭”大队那么残酷和严格,只是好歹也受过苦,尝过滋味,用老一套的手段对付这些老兵恐怕效果不理想。

    所以韩自诩决定,采取一种和往常不同的方法。

    按照管理,反审讯多数是进行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利用时间一点点将对方坚守的信念击溃,从而达到目的。

    单独审讯,利于逐个击破。

    不过,韩自诩选择让这么多人一起接受审讯,是采取了“利用同情心”这一个招数。

    很多坚强的人,自己能够熬得了非人的折磨,但是却看不得自己的兄弟朋友家人之类受折磨。

    士兵之间最珍贵的是什么?

    战友情。

    没错,好好利用这个点子。

    韩自诩朝边上的两个老兵示意:“把那个叫得最凶的拉过来,带到那边去。”

    说完,朝井的方向努努嘴。

    庄严顺着韩自诩的目光望过去,那口井有三十厘米左右的井沿,和所有的农村水井一样,这口井上面有个装骨碌的架子,这么多年过去了,用山里好木材做的骨碌依旧十分坚固耐用。

    似乎预料到什么不好的事,庄严的脸色唰一下白了。

    我顶你个肺……

    还没念叨完,两个伸手绝对敏捷而且孔武有力的老兵扑上来,将庄严背后绑在手铐上的绳子解开,只捆住了手脚,然后架起来,就像架个纸人一样架到了井边。

    另一个老兵早已经在井边候着,麻利地用一根绳索困在了庄严的双脚上。

    “喂喂喂……老班长,不不不,战友……你们干什么……”

    庄严嗅到了危险的气味,开始挣扎。

    可胳膊拧不过大腿。

    三个老兵可都是“红箭”大队的老兵,对付一个捆住手脚的家伙那就跟对付一头已经挂掉躺在案板上的肉猪一样,三下五除二,将庄严倒吊了起来。

    ————————————————————————

    今早看阅兵了,所以晚了更新。八号之前都是双倍月票,现在已经被连续爆了两次菊,掉到分类第五去了,各位书友,今天内容精彩,我也拼了,咱不扯别的,现在月票是286,每增加200月票我多加一更,不封顶!我拿出点老兵的气概,咱也不能输不是?各位书友,各位战友,给我投啦!别犹豫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