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46章 撑死胆大的

第546章 撑死胆大的

 热门推荐:
    “你觉得,咱们剩下的三组人里,哪一组胜算最高?”庄严很不谦虚地指指自己,又指指严肃:“我知道肯定是我们,但是我主要是想说,你觉得另外两组谁接近成功,或者成功?”

    严肃说:“苏卉开和徐兴国的那一组,如果说除了我们之外的另外两组,我敢说肯定是老徐和老苏两个,他俩的搭配我相信要比康文凯和沈元宝那组要强点儿。”

    “英雄所见略同。”庄严笑了:“严肃,我跟你说,要不,咱们赌一把?”

    “又赌?”严肃说:“从前我还真没觉得你这个人赌性那么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庄严说:“我们老家有句话,不博没摩托,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咱们这不是没路可走了嘛!我敢说,我们能想到的,他韩阎王肯定也早就想到了,想钻他的空子?难了!”

    “你的意思是……”严肃不明白庄严要说什么。

    庄严一本认真道:“我是说,我们没得选,与其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时间到,不如我们放手一搏,兵行险着。”

    “你说说,怎么个险法?”严肃道。

    庄严说:“我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留意到几个小细节。”

    “什么小细节,你别特么卖关子,赶紧说。”严肃看看表,不耐烦道:“还剩下五十分钟了。”

    庄严也不打算继续卖关子,现在不是卖关子的时候,赶紧得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刚才看了一下,班和韩阎王他们对四周的监视简直无懈可击。你想想,之前咱们就在这里做过记忆力测试,咱们分队每个人都很清楚周围的一草一木,要在这种情况下……”

    他伸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吉利服。

    “就靠这种我们自己做出来还不知道合格不合的吉利服,想蒙过班和韩阎王他们手里的20倍望远镜?门都没有!”

    “但是,我刚才发现个有趣的事。”庄严说:“我们是在老虎打盹的才有机会,我刚才就看到老虎打盹了。”

    “啥时候?”严肃赶紧问。

    “抓到人的时候,每次逮到倒霉蛋,就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庄严说:“班那帮孙子几乎都在朝暴露的小组方向看热闹,至少看了有二十多三十秒,这段时间,只有章志昂和孙鸿渐、闫冠军三人还扫一下周围,其余人几乎都在起哄,然后韩阎王在做啥你知道吗?”

    “他当然是拿着他的大喇叭喊人出来了,还顺道奚落几句。”严肃忽然一拍大腿:“你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接近目标?不过,你从哪接近?”

    最后一句才是严肃最想知道的。

    他想过了,周围没有什么好的移动路线能够很有效瞒过瞭望台上的班和韩阎王。

    庄严说:“所以,我们要赌几个因素,咱们现在只有这么做才行。之前我赌天气,没错,我输了。他们在发现人的一瞬间,秩序有些乱,这就是漏洞。这个漏洞我们可以充分利用,但是有一点,这不够,光是这个小漏洞不够。因为章志昂、孙鸿渐和闫冠军,哪一个不是眼光毒辣的老兵油子?要钻这个漏洞,光靠下一个狙击组被逮到的时机并不够。”

    “你想怎么样?”

    “我想——”庄严说到这里,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我赌一把老徐和老苏。我押宝他们能够熬到倒数第二,倒数第一肯定是我们,我宁可不开枪,到最后失败也不愿意被人逮到。”

    现在剩下三组人。

    庄严和严肃,苏卉开和徐兴国,康文凯和沈元宝。

    “按照我的推测,苏卉开和徐兴国肯定是最近接成功的,至少比康文凯和沈元宝要接近。你觉得他会在哪开枪?”

    说着,庄严扭头朝山坳方向看了一眼。

    严肃在脑子里的虚拟场景中搜索了一次。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

    “你是说——”

    他手一指,指向了一个方向。

    庄严顺着他的手望去,回过头后竖起拇指:“没错,果然你我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咱们是最佳拍档!”

    严肃说:“地方是好地方,但是,距离还是有点儿远。要不,你可以去试试?老苏和老徐的枪法不行,你的兴趣试试还有五成机会。”

    “不。”庄严马上拒绝了。

    他说:“狙击任务必须保证有80以上可能性才开枪,如果到50,不如不开,除非横竖都是死。不过,我可不认为自己现在到了绝路。”

    说到这里,他狡黠地笑了笑。

    “我们赌就赌在老徐的性子上。这家伙绝对不是肯服输的人,行不行他都必须开枪,这次是他做主射手,老苏是副手,我觉得到最后徐典型这家伙一定会在最后时间之前至少十分钟开枪。”

    “你想趁他们被俘的时候,接近目标?”严肃问:“你打算从哪走?”

    “我打算还是走水沟,我看不出这里还有别的办法。”庄严说:“但是我走得有些不同,我不光要利用他们抓到人时候的短暂漏洞,我还要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制造麻烦?

    听着庄严的话,严肃心里咯噔一下。

    以他对庄严的了解,这家伙一旦要搞事情,动静必须大。

    “你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庄严拍胸脯打包票说:“你别老是用以前的目光看人,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怕我又搞出什么大事情来。你放心,我绝对在规则之内搞事。”

    他伸出一根指头,竖在俩人中间。

    “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庄严说。

    严肃问:“你说,什么事,只要不违反纪律不违反规则,我保准帮你办。”

    “当然不会。”庄严说:“我要的是你给他们制造点麻烦,例如,制造点枪声什么的,一旦徐兴国他们开枪,无论是否能够击中目标,即便他们走了狗屎运击中了,瞭望台上肯定也有大约二十秒左右的混乱,但是二十秒我怕不够,何况我怕老章和老孙还有闫冠军他们还在原来的位置上观察,所以我要你再给他们‘加加菜’!”

    “枪声?”严肃愣住了,然后一脸嫌弃道:“庄严你疯了?你身上除了那颗53式重机枪子弹,你还能找到另一颗子弹?”

    忽然,他打了个激灵,脸色变了,说:“你小子不会是私藏子弹吧!那可是违反纪律的!”

    猎人分队天天打枪,子弹可劲地造,要私藏一颗子弹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一颗子弹又不占地方,何况最近猎人分队都在外头野外训练,没有回过大队营区,因此也不存在怕点验的事。

    如果这样,算不算违反规则?

    多了一颗子弹,这怎么解释?

    庄严的胆子,难道真的包天了不成?

    一个个问号从严肃的脑海里跳出,如同肥皂泡一样啪啪又爆裂。

    ——————————————————————————

    下一章,更精彩,请多多介绍和推荐给其他书友,七官需要订阅来证明成绩,然后编辑才会给这本书推荐。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