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44章 伪装者

第544章 伪装者

 热门推荐:
    其实要了解伪装的影响,首先要弄明白一个概念——角分。

    角分这个东西其实是几何概念,60角分等于1度。而人的眼睛最大的分辨率是1角分。

    如果伪装目标和周边的环境存在不协调的地方,那么一个视力正常的人,裸眼可以在90米的地方分辨25厘米大小的物体。

    即便在180米距离上,只要视力正常,同样能够分辨5厘米大小的物体。在360米距离上,裸眼观测的分辨精度就扩大到10厘米。

    但是即便如此,肉眼的观察能力还是十分恐怖的。

    以此类推的话,如果目标的观察距离太远,对于观察者来说,在整个视野范围内的角度小于一个角分的时候,那么肉眼就无法辨别出潜伏的伪装者。

    在距离分辨的同时,伪装者还必须熟悉颜色搭配。

    这是个大问题,也是个要命的问题。

    举个例子,如果将一块边长25厘米的黑色方块放在白色的背景上,人可以在90米的距离上裸眼清晰分辨出来。

    两个因素重叠考虑,在这方面参考有关方面的实验结果——

    在460米的距离上,人类的裸眼很难分辨出12厘米的目标。

    460米,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好像并不是一个很远的距离。

    因为很多狙击枪的理论射程最基础的都是800米,所以操作上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狙击距离拉开到500米,让敌人无法识别自己。

    只不过,人类的科技却将这个数值大大延长了——一般的观察望远镜20倍是很平常的,在20倍的放大效果下,理论上能够达到在460米距离上分别025厘米的目标,即便再不济,分辨个05厘米还是洒洒水(轻而易举)的事。

    明白了这些,庄严也就明白了,从前在野战部队拉练、演习的时候,战友们都很喜欢在钢盔上插一些草类,或者用植物做成头箍一样的东西,戴在脑袋上,当时大家都觉得,和以前看过的战争电影一样,这样伪装,也很不错了吧?!

    可是来到特种部队之后,庄严才发现,这种最最简易的伪装在观察手面前简直脆弱得不堪一击。

    就像刚才的张圯怡、柴一发的小组,好歹也是浑身吉利服,脸上手上都涂抹了伪装油彩,换做从前在野战部队,这就是牛逼得不要不要的伪装术了。

    只可惜,在韩阎王和b班的一群同样是特种兵的战友面前,只爬到了八百米的距离上就已经被人发现。

    仅仅是因为一双作战靴上的黑色暴露了位置,想想都觉得望远镜这东西对于狙击手来说简直太有威胁力了。

    弄懂了这个,庄严才明白为什么在狙击目标顺序表上,带有观察仪器的士兵属于优先等级的存在,因为那就是敌人的眼睛,干掉观察手,对方就成了瞎子。

    现在,好像什么都不能做。

    张圯怡和柴一发的小组完犊子了,在这片丛林里,包括自己在内a班还有四组人存活。

    时间慢慢流逝,还剩下最后的一小时二十分钟。

    庄严只能等。

    不能不能。

    一个狙击手必须有着比正常人更优秀更笃定的耐心。

    敌不动,我就不动。

    就像隐藏在暗处的蛇,悄悄盯着你,看着你,等你露出破绽的时候猛然出击,一口咬中要害。

    两人在树后面一左一右趴着,过了一会儿,庄严说“老严,观察镜给我,我的瞄准镜不大好用,视野太窄,又看不大清楚。”

    严肃把望远镜递给庄严。

    周围慢慢扫了个遍,再看看天。

    操蛋的!

    天气好像没有要变化的样子。

    看来张圯怡的小组刚才是心急了,估计他们不是没考虑过等待天暗下来,而是因为等不及了,觉得天气也不会变了,干脆冒险一次。

    结果,在瞭望台上强大的观察和监控能力底下,立马成了炮灰。

    庄严现在不打算轻举妄动了。

    时间不是还有一小时多吗?

    那就等。

    狙击和发狙击,有时候往往对抗的就是耐心。

    谁的耐心好,谁把控住自己,谁先看出对方的破绽,谁就在对决中胜出。

    虽然庄严觉得自己还真的没有太大的胜算能够在和韩自诩的对抗中胜出,但是谁知道呢?

    b班和韩自诩他们虽然有望远镜,但是四个角度不同。

    韩自诩不可能永远盯着一个角度看。

    只要韩阎王的注意力不在另外三面上,自己就有可能突破。

    他觉得自己应该寻找最弱的地方入手。

    现在,他从望远镜里一点点自诩观察着瞭望台,而不是去看周围的景物。

    这里的地形和景物他早已经深深印在脑海里,那根小灌木长啥样他都记住了。

    现在,要看的就是b班和韩自诩等几人的破绽。

    是人就有破绽,这一点庄严十分坚信。

    韩自诩虽然是队长,虽然是老牌牛逼狙击手,不过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不是?

    何况这里那么大,他总不是个机器人,脑袋后面长眼睛。

    庄严心里有一个主意,避开韩自诩的视线寻找突入点。

    b班都是和自己一样时间入队的队员,这些人庄严可以放在一个水平上进行教练和衡量。

    问题最大在于韩阎王、章志昂和闫冠军身上。

    这三人一个是队长,是军官,是高手;另外一个是伞降专家兼八年的老兵,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最后就是闫冠军了。

    闫冠军三年兵龄,和自己班长罗平安一样。

    这三个人根据庄严的观察,每人占领一面,和其他队员一起观察。

    偶尔会回头,看看其他方向,换换观察位置。

    这样一来,就像营区里的巡逻队,你要进去摸哨,就要避开巡逻队,最好就是找到他们交接班的空隙。

    只要交接班,就有空隙。

    三个牛人看着三面,但是有一面只有b班的人在监控,即便三人偶尔转换,但也绝对存在时间差。

    一个大胆的主意顿时在庄严的脑子里成形。

    ————————————————————

    昨晚不知道谁在订阅群里谈起一件由来已久的传闻——特种部队在行军的时候最喜欢用卫生巾做鞋垫子。

    关于这个传言,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但是在网上一直传得沸沸扬扬,仿佛用女性大姨妈巾做鞋垫貌似很牛似的。我听了那么多年这个传言,我也不置可否。

    因为我懒得去解释,至少从前我服役期间无论是野外生存还是长途拉练或者远距离强奔袭,从未试过——记住,是从未试过用姨妈巾垫自己的鞋底。

    昨晚大家讨论了很久,我结合自己的经验分析了一下这个传言的不靠谱。

    第一,姨妈巾吸水是真的,但是吸水会膨胀,你可想象一下,你的鞋子本来很贴脚,结果放了姨妈巾,吸水后膨胀,你会磨脚,会不舒服,长途行走不利于脚部血液流通,当过兵都知道,长途拉练最容易脚肿,所以一般鞋子会稍稍放松点点,放姨妈巾?想都别想!

    第二、野外训练或者长途奔袭、拉练不是走平路,不是走马路,是走山路,途中还要各种丛林穿梭,甚至有时候要过泥浆河,要泅渡等等,请问姨妈巾放到水里泡了一回上来,是啥滋味?我没用过,但我能想象,你可以试试是什么滋味。

    第三、部队内务不允许出现这种东西。想来最著名的就是当年美军套子套枪口,这个是科学的,没问题。但是姨妈巾如果进入军营……我难以想象这种状态,画面太美……不敢想。在严格的部队,储物柜里的物品摆放是有严格要求的,如我们当年,衣服都要叠成小方块,书和笔记,还有腰带武装带摆放,还有用零碎物件的摆放都有着严格要求,严格到军官常年会检查,尤其最可怕是点验。

    点验分为定期点验和不定期点验。定期一般一个月一次,不定期那就不知道了,高兴了来一次。我们从前有军上级什么地方来的参谋,突然开车驶入营区,找大队长,然后直接吹紧急集合哨,全部人出来排队站好,参谋带着监察员一个个排房搜,看看柜子里有无违禁物品(因为我们单位长期实弹射击,因此怕士兵留存和私藏弹药,这个是关健)。

    但是违规的物品,例如收音机、bb机之类的东西同样没收,并且严重的要批评处分,你可以想象,上级的检查参谋过来在抽屉里找到一大堆女性姨妈巾是种什么表情?

    想想都滑稽吧?

    后来,群里几个喜欢远足和爬山越野的群友讨论了许久,其中“说书人”老哥喜欢远足,也曾经用姨妈巾做过实验,接过发现非传言中的“好用”,他原话是,刚垫进去的时候,挺干爽(当然干爽啦!不然广告词人家怎么写的?),然后踩上去软绵绵(质地好嘛!难道粗粗糙糙谁买?那还叫姨妈巾?叫砂纸好了。),然后开始远足,在各种地形上出现各种打滑、发卷、和鞋底分离造成不舒适感……(和我想象的完全一致)

    所以,我也不下定论吧,但是我声明,我没见过一个部队,包括当年一起演习和合训的某特种大队里的人用过任何一个姨妈巾当鞋垫。那些津津有味地传播这个谣言的,或者一些当过兵但是没在特种部队里待过的兵为了面子而说自己也用过的,以后别说了,这种事,真的老兵听了会笑的。

    后来,群里的群友老道还是老爆(我给忘了,别打我……)说了,最早的传言,他可查的是霉菌士兵去了炎热地带作战,将姨妈巾垫在头盔里吸汗,保持头盔内干爽!后来不知怎么就出现了姨妈巾当鞋垫的谣言了……

    放头盔内?这个靠谱啊!大量出汗的时候,汗水流出会渗入眼睛,在瞄准的时候容易令人眨眼,丧失射击机会,没毛病!

    我赞成放在头盔里,只是咱们中华文化里,在脑袋上顶那么个玩意我觉得……也许鹰酱的信仰不同,人家信圣母玛利亚的……换我,我宁可放我女儿的尿片……

    so,往后谁要是跟我说姨妈巾做鞋垫问我以前有没有这么干过,我跟丫急!我没那么弱智!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