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31章 少校朋友

第531章 少校朋友

 热门推荐:
    不得不说,这次和少校张能的见面,让庄严再次对“特种部队”这四个字有了更新的认识。

    在“红箭”大队训练也有一段时间了,庄严根本不知道自己大队里居然还有动力三角翼这么拉风的东西。

    可见,自己只是一只脚踩进了“红箭”大队的门,其实背后的不少科目自己练接触都没接触过。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整个“红箭”大队里的志愿兵和超期服役老兵会那么多,而新兵会那么少。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不待个五六七八年,你根本连特种作战的门都没摸到。所以,超期服役的志愿兵和军官,才是特种部队里刀刃上的那块最好的钢。

    意识到这些,庄严变得谦虚了不少,也变得好学了不少。

    因为只有不耻下问,你才能学到东西。

    端着个架子,谁愿意手把手教你?

    庄严最近的变化,就连韩自诩都看出端倪来了。

    这天早上跳了一次伞,准备进行第二次实跳的时候,韩自诩站在机舱的仓库前,一直盯着放置三角翼的那个仓库看。

    孙鸿渐上来看看出神的韩自诩,又顺着他的目光方向去找,结果找到了庄严。

    “咦?庄严那小子这几天天天只要有空就跑去张能那边,你说那小子想干嘛?该不是看中了张能那个女弟子了吧?”

    庄严此时正在别人的仓库门口,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少校张能,张能的旁边还有个叫许燕的女军官,军衔中尉。

    “张研究员,这个动力伞真能栽两个人起飞?”

    “可以。”

    “怎么操控?”

    “你看到这个横把没有,抓住它,就跟控制自行车一样控制方向……”

    “我说张研究员,这玩意真的有实战作用?我看它没有武器,载重也不高,坐了两人上去,恐怕放不了一挺机枪吧?还有就是我见你昨天飞了一下,速度也不高,在天上岂不是成了活靶子?”

    庄严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就像个课堂里的小学生。

    张能和庄严接触了两天,他倒是挺喜欢这这小子的。

    首先就是庄严这个人有个特点,但凡他想求学的东西,就有一股不学会不罢休的精神气在。

    最近几天,自己只要出现在这里,庄严只要不在天上跳伞,铁定跑过来套近乎。

    从开始的没话找话,到后来给自己搭把手递个工具或者检测仪器什么,又或者搬搬抬抬干点杂货。

    反正就是一副小厮样,就连本来地勤那边派来帮忙的几个兵和机械师都说了,庄严你一个特种部队的你跟地勤的抢什么活儿干?你们特种兵不去好好跳伞好好打枪,凑过来干地勤的活儿算怎么回事?

    庄严反正随便别人怎么说,就是一副撵都撵不走的橡皮糖样,死死黏在那里。

    那几个地勤的兵也很无奈。

    好歹人家特种大队的兵,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听,赶也赶不走,久而久之,也就随庄严去了。

    到临了,那几个地勤兵倒也是乐得个清闲,反正有庄严在,一个人干了几个人的活儿,就随他去吧!

    反正自己舒服,没人会跟舒服过不去吧?

    当然,除了庄严那小子例外。

    张能觉得庄严这个兵还真的少见。

    几天聊天下来,相互也有了一些深入的了解。

    张能本以为庄严是那种以当兵作为鱼跃龙门的跳板,没曾想庄严根本不在乎要当什么军官。

    这小子纯粹是自己的兴趣,觉得当个特种兵挺有意思的,所以想留下来在部队里干下去,至于当不当军官,好像无所谓似的。

    这年头,改革开放之后都是经济挂帅,地方上的人都在忙着捞钱,就连部队里的人也受到了一些思想上的冲击。

    张能所在的研究所,年轻而且学历高的很多走辞职走人了,整个所里所有的骨干都是老同志,颇有些青黄不接的景象。

    这年头,不讲个人得失一门子心思想当个好兵的年轻人可真不多了。

    所以,张能对庄严的问题一概有问必答,尽可能给庄严解释一下动力三角翼在特种作战中的用途——

    “庄严,动力三角翼虽然没有什么重火力配备,可是对于无声渗透、规避雷达监视,那是太有用的东西了。就像我现在正在研制的这款动力三角翼,它加装了通信系统,导航系统,照明系统,可以架设轻机枪,最大飞行高度可达5000米,飞行速度每小时135公里。驾驶动力三角翼飞行器的特种部队士兵可以执行空中渗透侦察、空中gps引导、空中编队行进,渗透斩首和突击破袭等任务,你说,厉不厉害?”

    “等等。”

    庄严皱了皱眉头,他似乎从张能的话里听出了点问题。

    “张研究员,你说正研制当中?那就是还没研制成功?”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起这款动力三角翼。

    女中尉许燕说:“我说你个上等兵,你以为这是你们家在腌萝卜呢,腌个把月就能吃?这事研究,是要各种改进各种实地测试和试飞,最后才能定型,否则不安全的东西给你们特种部队,上了天摔下来,那不得拿枪上来找我们算账了?”

    张能朝许燕丢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发火。

    转头叹气无奈对庄严说道:“我们也没办法,咱们起步晚,九十年代中期之后,动力三角翼才从国外传入我们国家,后来我们搞了第一期的三角翼培训,还是请的外国运动员来给咱们上课。”

    说完,他轻轻将手放在三角翼上,抚摸着,仿佛在抚摸着自己的亲生孩子,心中无限感慨。

    “我们不能什么都靠国外人材,尤其是我们国防事业。所以我当年上完课回来,就决心要研制出属于我们军队自己的动力三角翼。如果什么都是拿来主义,而不是自己能够控制技术和生产,将来打起仗,难道还要靠买?”

    庄严这是第一次接触军内的科研工作者。

    看着张能那张略微瘦削的脸庞,还有那双眼睛里闪亮的那种光芒,他能感受到,这就是自己很小就在课本上学到,却一直在生活里很难找到的东西——崇高。

    “庄严,你试想,xxxx年的某天深夜,在某海峡中心线主航道行使的大型集装箱货轮上,一架架三角翼飞行器从箱中推出,经过一小段滑行,迎着海风在甲板上飞了起来,在空中编队后,贴着海面10米超低空直飞目标,巧妙躲过敌人海岸雷达和电子监控,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插要害,在目标附近迅速爬升,在达到5000米高度后,关掉发动机,在我们国产的定位导航系统的帮助下,三角翼飞行器载着特种兵战士,悄无声息地赴向首脑分子的住地,用消音狙击步枪从空中剪除哨兵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直扑他的床头,随着几声微弱的枪响------斩首成功!”

    庄严听着张能的描述,不论是他,抑或是张能,双眼里都放出光来,仿佛真的到了那个月黑风高杀人夜的时刻……

    战士的血,瞬间沸腾了起来。

    ——————————————————————

    张能”这个名字是一位退伍的伞兵在讨论区里提供的,是他的战友。

    按照他提供的信息,张能,男,16年入伍,17年800米直升机实跳牺牲,障碍、越野都是一把好手,为人古道热肠,无论什么困难都会竭尽全力帮助战友。

    在此,向张能同志致以革命的军礼,安息,战友!

    和平无战事,军人有牺牲!我们不是生活在和平的世界里,只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度中。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