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22章 别无选择

第522章 别无选择

 热门推荐:
    夜训完的时候,章志昂过来找韩自诩。

    还没进门,迎面看到眼角带着泪光的罗平安从里面出来。

    章志昂愣了一下。

    罗平安声音有些低沉,说了声“副队长……”

    然后再也没说什么,走了。

    “队长。”章志昂进了门,也不用韩自诩招呼,自己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瞥见桌上有杯水,于是问“能喝?”

    韩自诩点点头,示意能喝,但也没说话。

    章志昂拿起杯子,咕嘟咕嘟喝了口水,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停下来,目光转向了韩自诩。

    “队长,你的脸色不对。”

    韩自诩“嗯”了一声,还是点了点头。

    这完全不像韩自诩日常的行事风格。

    章志昂忍不住道“说起来……”

    他朝门外看了一眼。

    “罗平安今晚夜训过跟我请假,说有事要和你说,他说谈完就过来,可是咱们夜间射击结束了我都没看到他。”

    “夜间射击训练情况怎样?”韩自诩问。

    章志昂说“没问题,就是咱们的枪视野太窄,在设计上还是不行,影响了速射的水平。”

    章志昂说“夜视器材的事,我会想办法,就像子弹一样,我会找人定做,闫部长给我们拨了一笔经费,在大队的账户上,点明了要专款专用,不过钱还是有点紧张,咱们到时候商量商量,好钢用在刀刃上。”

    “行。”章志昂说“对了,还有后天要实跳了,明天我看你得联系下飞行大队那边,给我们两架运-5使用半天,今晚我连夜做好人员名单,给你送过来。”

    “对了,老章。”韩自诩忽然道“罗平安不参加实跳。”

    “啊?”

    章志昂愣住了,后天跳伞,这节骨眼上临阵换将?

    他有些急了,说“他是a班的班长,后天不参加实跳怎么行?”

    “他的位置,你暂代一下,我物色到新的班长再给你换上。”说到这里,韩自诩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从今天开始,罗平安不再担任a班班长职务,后天早上有车,他坐车回大队去。”

    章志昂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撤职?

    要知道,撤职是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情。

    一般来说,普通的小过错在部队里也就是口头警告为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

    毕竟老话说得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目的还是治病救人,而不是罚。

    “出了什么事?”章志昂问。

    韩自诩说“罗平安决定今年底退伍,现在老兵退伍工作已经开展,他得赶回去,本来队里是要留他干下去的,不过现在怕是不成了,何况,他如今这种状况,还不适合在参加猎人分队的带训,更别说参加实跳了。”

    罗平安是大队里要留的老兵,这事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他要退伍?

    章志昂简直没法理解这种决定。

    韩自诩说“罗平安家里出事了。你知道他家情况吧?”

    “知道一些。”章志昂说“他爹人不在了,家里还有个老母亲,上面哥哥,底下有个读高中的妹妹,好像明年要高考了,据说成绩很不错,罗平安一直觉得这个妹妹是他的骄傲。”

    韩自诩叹了口气,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他老母亲身体不好,妹妹又在读书,一家人就靠他哥哥了。本来他当兵前,父亲去世的时候,村里的长辈就劝他别去了,结果是他母亲支持他来当兵,哥哥也从沿海城市辞职回到村里,撑起这个家,为这事,女朋友都吹了……”

    “前段时间,罗平安接到他妹妹的信,说是大哥病了,已经没法子干重活,医药费的事也难以解决,本来家里人都不让说,她妹妹实在没办法才给他写信。罗平安没得选了,只能退伍回去,自己赚钱撑着这个家。”

    章志昂愣了老半天,脑子里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片刻后才道“咱们可以发动全大队给他捐款啊!渡过难关就是!为什么要退伍,他是个很优秀的士兵,退伍太可惜了!”

    “捐款?”韩自诩冷笑道“丙肝,他哥哥得的是丙肝。一年治疗费都要几万,如果要用好药控制,就得更多的钱。咱们大队就算捐款,能捐多少?”

    “可是……”章志昂说“军改之后,他改签士官,可以有工资领。”

    韩自诩说“老章你也是老志愿兵了,拿了那么多年的工资,你说,你工资多少?”

    “七百多……”章志昂的声音低了下去。

    章志昂当了八年的兵,工资才这点,罗平安即便改签士官,估计刚开始也就是三四百的样子。

    这点钱,套句俗话说,买盐都不咸,更别说治病。

    韩自诩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本来也不答应他选退伍这条路,你也是知道的,他能留下,也是大队长给他争取来的,就这么退了,也挺对不住大队长的。”

    说到这,沉默了。

    良久,韩自诩再次说道“可事实就是这样,咱们当兵的也是俗人,也吃五谷杂粮,谁没个亲情友情爱情之类的事?遇到事了,能挺过去当然挺过去,挺不过去了,只能脱军装。他不光是士兵,也是罗家的儿子,对他自己的家,有责任。更何况,他哥哥为他当兵牺牲那么大,罗平安刚才也说了,他没法自私到让自己继续在部队追求理想而对家里不管不顾,如果这样,家就没了,妹妹读书也读不成,家也要散了。”

    章志昂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

    “罗平安打算退伍干什么?”

    钱,这个字听起来很俗,可是,世上哪个人不是俗人?

    部队就是个象牙塔,军人在里头其实没多少地方可以花钱,所以军人清贫有时候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当有家有口,当遇到点糟心事,钱的问题就不得不面对了。

    “本来咱们大队的退伍兵都很抢手,很多地方公安局还是很喜欢招聘我们大队的兵进去他们的巡特警大队的,可惜,罗平安刚才也说了,他老家所在的市区的ga局有意想要招聘他去当训练教员。”

    “就算是当警察,要支撑那么大一笔费用,恐怕也不容易。”章志昂说。

    韩自诩道“罗平安跟我掏心窝子了,他说他也不去单位了,给私人老板打工去。”

    “啊?”章志昂吃惊地抬起头。

    在他看来,特种大队的兵退役,最好就是去体制内,至少那是一个铁饭碗。

    给私人老板打工?

    这事在心理上有些抗拒。

    “老章,你也别老思想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变化很大了,给私企老板打工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韩自诩说“那年罗平安回去探亲,他们家有个远亲在市局里工作,听说他回来,拉着他去给人特警队那边当了几天射击教员,当时有个开矿场的老板跟局里领导关系挺好,恰好也跟着去玩枪,结果看中了罗平安,问他想不想退伍给自己当保镖。”

    “当保镖!?”章志昂的脸色更难看了,说“咱们拼死拼活脸练就的这身杀敌的本事不是用来给私人老板当护身符的,是保家卫国的!”

    韩自诩说“你换个角度看,为私企老板做保镖,也算是给地方经济保驾护航,这么想,你会好过点。”

    说完,他自己都苦笑起来。

    也许,这种理由自己都觉得有些勉强。

    不过,不这么说,难道让自己难受?

    人都需要找个让自己觉得可以接受的理由,尤其是面对一些已经无法或者无力改变的事实的时候。

    即便你再不情愿,也得学会去接受,甚至忍受。

    “我问过罗平安了。我说你不能给坏人做事,不能为虎作伥,咱们部队是有传统的,如果你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军队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的事,做了犯罪的事,最后还是自己部队派人去将你处理掉,免得你危害社会。”

    章志昂说“他怎么说?”

    韩自诩道“罗平安向我做了保证,说他绝对不做犯法的事。他说那个老板是个正经商人,不过是外地人,来当地开矿,受到了一些威胁,所以才萌生了想找个保镖的想法。罗平安按照他给的名片给他打了电话,哪个老板还是很欢迎罗平安去他那里工作,开出的条件是年薪30万,可以预支一年酬金。”

    “30万!?”

    章志昂眼睛都圆了。

    自己一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攒下那么多钱。

    “对,这笔钱对罗平安来说很重要。”韩自诩说“有了它,罗平安的家就算是保住了。”

    章志昂再也没法开口了。

    也许,这真的是最后的办法了。

    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吗?

    显然没有。

    ————————————————————

    这件事,也是有原型的,是部队里的一个很牛气的侦察班长。牛气到什么程度?手开六块砖,当然,这六块砖开得是有技巧的,这里我也不解释其中原因,侦察部队的兵应该很清楚。但是,军事上确实牛气。可是当所有人都认为他会留队或者提干的时候,他却意外选择了退伍,令人大跌眼镜。他选择去给个大私企的老板当司机兼保镖。据说是因为家里有事,真的缺钱。我跟这个老班长不熟悉,可是这事我知道。因为他退伍后曾经回过部队,开着个奥迪,西装革履,看起来过得还挺好。

    有时候,我们不能奢求每一个士兵都永远无私奉献,但是,必须肯定的是,那几年每个人都拿着几十块津贴费,承受着完全不对等的艰辛,付出最美好的那几年,已经值得令人尊敬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