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20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520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热门推荐:
    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一名军人。

    韩自诩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有一点他很清楚,罗平安的性格就像石头一样坚硬。

    能让石头流泪的,绝对不是小事。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韩自诩尽量用最平静的口气询问,都到这时候了,不论什么事,总不能再让罗平安感到额外的压力。

    “队长,我想退伍了。”

    罗平安鼓起勇气,将这个已经在心里斗争了许久,又令自己无比痛苦而且艰难做出的决定说了出来。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利弊权衡,早已经想过无数遍。

    理想……

    现实……

    家国情怀和忠义两难全,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深思熟虑。

    开弓没有回头箭。

    即便这是一颗攥在手中早已经拔掉了保险的手榴弹,迟早也还是要扔出去。

    果然,韩自诩被炸了一跳,脸色顿时变了。

    “你胡扯!罗平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罗平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人反倒没有刚才激动,已经平静下来。

    做了一次深呼吸,罗平安继续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队长,我想退伍。”

    “你疯了!?你知道自己这个士官指标多难才到手吗?”韩自诩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事实。

    罗平安说:“我知道这次是我对不起你和大队长了,为了我转士官的事,你们都花了不少精力,费了不少人情。但是,我现在真的只想退伍……”

    韩自诩的目光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罗平安的脸。

    他喜欢这个士兵。

    也许因为韩自诩本身也了解自己身上存在的缺陷,例如自傲,例如略显张扬,又例如说话不留余地。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但往往缺什么就喜欢补什么。

    例如没钱的人老喜欢在装着自己很有钱,缺爱的人老喜欢做些出格的事来引人注目。

    上尉韩自诩缺的恰好是中士罗平安身上那种内敛。

    所以,韩自诩这才找张辉把罗平安要了过来,也可以为了罗平安去找军区的老同学拉关系,活动活动帮罗平安留队。

    只是没想到,自己最看好,最欣赏的这个士兵,居然到头来说自己不干了,说自己想退伍了?

    那种巨大的失望如同从天而降的石头,一下子将韩自诩砸懵了。

    “你——”

    他的手抬起来,指尖差点戳在了罗平安的鼻子上。

    本想骂“你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可是一转念,事出必有因,自己贸贸然冲着自己的兵发火,是不是有些急躁了?

    于是,他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换一种比较缓和的口气说道:“罗平安,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了退伍,几个月前,你不还一门子心思想要留在部队里干吗?”

    罗平安低着头,没敢直视韩自诩。

    许久才道:“队长,我有些私人原因,必须退伍,我要回家。”

    回家?

    在韩自诩这种职业军人看来,一个士兵放弃了自己本可以延续的军旅生涯,而选择离开部队回家,那就是逃兵!

    军人身上往往就有这种略带偏执的看法。

    你说你没办法留下,你说你训练不好考不上军校,又或者各种原因导致无法留队,那样走,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可是当有选择的时候,却选择了离开,尤其是当上级领导已经为你争取到难得的指标时,对于唾手可得的职业生涯选择放弃,那就跟逃兵无异。

    “罗平安,我问你一件事。”他说。

    罗平安点点头算是回答,并没有说话。

    韩自诩道:“咱们‘红箭’大队缺人才吗?缺!但也不缺!这么多老兵,为什么大队长独独想到留你?不光是你罗平安的军事素质,而是你的行事作风!希望你能给我可以接受的理由!说,到底什么私人原因?”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在瞬间凝结住了。

    韩自诩看到罗平安不断起伏的背部,他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连脑袋都没敢抬起来。

    太气人了!

    这个兵怎么可以这样?

    当初自己和大队长可是为了他,私下谈了许久,还因为这事搭上了不少人情。

    说到底,图啥?

    还不就是为了大队里,为了猎人分队里多个优秀的班长吗?

    这才确定留队一个多月,不是上头领导有什么变数,也不是政策有什么变数,倒是最不可能变化的罗平安自己突然改变了主意。

    临阵脱逃!

    韩自诩的脑子里跳出这四个字!

    军人最恨的,也是这四个字。

    “你为什么不说?是羞于启齿?还是觉得说出来我会骂你?”韩自诩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显得平静些,说:“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一个连一点点小困难都面对不了的士兵,一个只会为自己想而不会考虑战友感受的士兵,我是不会惋惜的。但是,毕竟你留队这事上,我和大队长都是费了些心力的,没功劳也有苦劳,你得说说原因,让我们知道为什么!”

    罗平安还是低着头。

    这让韩自诩有些抓狂。

    要说罗平安的性格里有什么缺陷,还真有!

    喏!就是这种三脚都踢不出一个屁来的德行!

    就像颗石头,你踢他他也不吭声,你咋地就咋地,能把你急死。

    换做自己,有啥说啥,这不是挺好吗?

    突然,韩自诩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上,再也挪动不开了。

    借用的这个会议室实际上也是个电教室,小房间本来是用作给这个电教室的管理员用来放置播音和播放设备用的,地板是水泥地面。

    这都不是重点。

    罗平安的头越来越低,在他前面的地板上,一滴滴水柱砸落在地上。

    那一刻,一向不善外露情绪的罗平安,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开始抽泣起来。

    “队长,我家里出事了……”

    ——————————————————————————————————

    求票!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尽力保持水准和质量,展现一个让你们看了之后有所感慨,有所收获,有所了解的真实军旅。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