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19章 出了什么事?

第519章 出了什么事?

 热门推荐:
    “罗平安好像有些……”

    韩自诩皱起了眉头。

    他不敢肯定。

    对于罗平安,韩自诩是了解的,否则也不敢将他调到“猎人”分队。

    在用人识人方面,韩自诩是有过一段深刻研究的。

    他不是地方直考生,是从部队里由士兵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少壮军官。

    说白了,士兵身上,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

    罗平安是个比较安静内敛的兵,和韩自诩不同的是,即便训练多好,他也不会自傲,身上有着一种同年兵所没有的老成持重。

    诚然,当兵是一条让人快速成长的通道。

    可是无论你三年兵,还是四年兵,说到底了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在部队你是老兵,回到地方你还是从零开始,在别人的眼中,你就是一个小年轻。

    韩自诩正是欣赏罗平安这种有着同年兵身上没有的成熟。

    “猎人”分队成立,成员都是来自于各个集团军里的第二年兵里的尖子,本来就是一堆牛逼哄哄的人物,需要的就是罗平安这种班长缓冲一下。

    本来就是中途搭班建起来的分队,士兵之间各种相互适应也需要有个时间。

    如果每个兵都牛逼哄哄,班长也牛逼哄哄,到最后大家肯定有摩擦。

    对于韩自诩来说,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要避免这种事的发生。

    猎人分队的训练任务重,在科目安排上甚至比“红箭”大队里的兵都要紧张。

    韩自诩必须保证猎人分队从建立起的那天开始,每一分每一秒都花在训练上,而不是要为这支分队的日常管理伤脑筋、费时间。

    如今看来,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罗平安带的班,管理上没有出任何岔子,符合自己的要求。

    明年是罗平安服役的第四年。

    从明年底开始,全军就要实行新的士官制度,罗平安这种情况有三种出路。

    一是考军校。可是罗平安的学历不高,考军校怕是没什么希望了。二是按照以前大队对于优秀的士兵的一贯办法,就是志愿兵。罗平安转个志愿兵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原本大队的领导也是这么想。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好好的忽然宣布军改了。

    按照军改后新的军衔制,已经没有志愿兵这种说法了,全都成了士官,分几个期而已。

    原本按照罗平安的军事素质,当个士官也是绰绰有余。

    偏偏新的兵役制度和军衔制度要从明年的年底才开始正式实施。换做是庄严这批兵,刚好三年满后签一期合同,服役两年一共满五年,算是一期完结。

    可四年兵就比较麻烦。

    签下来,只能服役一年。

    所以,大多数部队在军改时期都为此做准备,大幅度削减留队的四年兵,原则上不再让罗平安这批兵留下超期服役。但军区里虽然有了文件这么说,不过也没说死,门关上了,还留了一条缝。

    对于一些特别优秀的士兵,可以特别照顾。

    罗平安就属于这种“特别照顾”的士兵。

    这其实也是大队领导的意思,毕竟对于整个大队来说,还是要留下一些特别优秀的骨干,以免最基层的班长一级在训练指导和管理上出现断层。

    罗平安的转士官指标算是最后落实了,这里面大队长张辉做了不少的工作。

    来之不易的机会,正如韩自诩自己之前说的,像罗平安这种兵,绝对会万分珍惜,决不言弃。

    可这几天,韩自诩却察觉到罗平安似乎有些情绪低落,有几次在训练场上叫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是愣了一下,然后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最近是伞训的关健阶段,韩自诩不允许有任何的差池。

    他想找罗平安谈谈。

    这天晚饭后,韩自诩正想去找罗平安,可是没想到,罗平安自己先上门了。

    “报告。”

    “进来。”

    韩自诩放下手中的狙击手训练教材,将做笔记的笔也放下。

    看着站在门口有些踟蹰的罗平安,先是问道:“他们呢?”

    “出去训练了。”

    “嗯。”韩自诩点点头,今晚是夜间射击训练。

    最近晚上都安排这个,人坐车去借了附近部队的一个靶场,晚上队员们都泡在那里。

    “你有心事?”韩自诩问。

    罗平安没说话。

    韩自诩说:“进来坐下说。”

    罗平安这才走进了小房间。

    “坐吧。”韩自诩指指一张椅子,让罗平安坐下,自己起身走到一旁,从地上拿起个热水壶,然后取过一个军用口缸,朝里面倒水。

    一边倒,一边说:“其实你不去找我,我也要去找你了。”

    罗平安闻言,绞着手,低着头,没吭声。

    韩自诩将口缸推到他面前,说:“有什么事,尽管说,我韩自诩能帮上忙,一定帮。”

    接下来,房间里是长久的安静。

    俩人就这么坐着,韩自诩看着罗平安,罗平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好歹也是一个当了三年兵的爷们,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要藏着掖着,你我是上下级这一点没错,不过我更希望在你有困难的时候,不要只把我当成上级,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大哥。”

    “队长……”

    罗平安忽然抬起头,眼角闪烁着泪光。

    韩自诩吃了一惊。

    要知道,这些“红箭”大队的兵都是铁打的汉子,轻易绝不掉泪。

    “出什么事了?”

    韩自诩意识到问题可能很严重。

    他尽量让自己朝好的方向想。

    是什么问题?

    难道是罗平安犯了纪律?

    没道理啊,当兵三年,只申请一次探家,其他时间全在部队里,就在大队干部和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后来跟着自己进了猎人分队,更不用说了,现在猎人分队连睡觉的时间都恨不得元神出窍去训练,哪有时间外出违反纪律?

    如果不是违反纪律,那么其他又会是什么事呢?

    不过也好,只要不是违反纪律,其他事都可以商量,都可以处理。

    这一点,倒是令人放心的。

    罗平安看着韩自诩,好一阵了,眼眶里的泪光越来越闪亮,最后,他声音压抑而嘶哑地说:“队长,我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大队长……”

    ————————————————————————————————

    求票!求票!!!!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