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474章 “猎人”小分队的归属

第474章 “猎人”小分队的归属

 热门推荐:
    “老张,老张!”

    “红箭”大队的政委马天勇也不敲门,径直闯进了大队长张辉的办公室里,然后在张辉对面的椅子里一坐,帽子一摘,重重扣在桌面上。

    “这个韩自诩,真是胆大包天了!”马天勇一副怒气难平的样子,胸口起伏不停。

    “怎么了?”张辉从看着自己的老搭档,劝道:“我说大政委同志,天上掉不下树叶,咋不破脑袋,除死无大事。”

    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旁边的茶水桌给马天勇倒了杯茶,回到老搭档身旁,将茶杯放在他面前道:“说说,韩自诩干了什么事什么事让你气成这样了?”

    “是这样的,我今天去军区里办事,遇到闫部长的司机,他跟我说起一件事,这事跟韩自诩有关,你知道他干啥了?”

    张辉微微一笑说道:“干啥了?”

    “闫部长在d师蹲点,遇上了在那边山区组织选训的韩自诩,由于韩自诩要组建‘猎人’小队,之前你不是为他的事向闫部长递过报告的吗?所以闫部长打算看看韩自诩的选训情况,和他进行了一次模拟演习。你猜这小子怎么着?”

    张辉依旧微笑着,拿起桌上自己的茶缸,呷了口茶,说:“他怎么着了?”

    马天勇一拍桌子,气愤道:“他为了赢得这场演习,居然派人跑到军区附近的学校,接走了闫部长的独生子乐乐,造成被绑架的假象,让闫部长露出马脚来取胜。你说说,这还有王法了?!”

    张辉哈哈大笑,安慰道:“我的大政委,稍安勿躁。”

    马天勇依旧气呼呼地,说:“我说你可真沉得住气!这种事传出去,你知道对我们大队的形象有多大的影响吗?军区里的首长怎么看我们?我们是军人,不是劫匪!”

    张辉的目光落在了马天勇的脸上,端详了许久,这才说:“政委,其实三天前,闫部长就已经把我叫过去,和我在他的办公室里详谈了一次。就是关于这事……”

    马天勇抢道:“看看!我说要出事!闫部长建议你怎么处理他?”

    说到这,忽然顿了顿,又道:“其实韩自诩这人还是挺有才的,就是人的胆子太大!我说……如果要处分他,我看也没必要,口头上警告下,好好地教育教育得了……毕竟是年轻干部,毁掉前程多不好。”

    张辉这是看出来了。

    自己这位老搭档马天勇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刚刚还气得拍桌子,这下又担心起韩自诩的前程来。

    “政委,闫部长没对韩自诩有什么意见,如果说有,就是刚了解真相的时候的确发了一通脾气,不过之后他说自己想过了,韩自诩跟他说的那套特种作战的理念并非没有道理。就像一句老话说的,你要治坏人,就要学坏人的坏,比他更坏,才更能制住对方。这两年来,韩自诩的那套理论我也研究过。尤其是过去十年间发生的几次局部战争,特种部队在其中起到的作用,还有采取的各种作战手段,都让我们眼界大开。”

    拿着茶缸,张辉又站了起来,走到窗前。

    从窗户朝外望去,大操场上,几十个大队的兵正在背着装备,拖着轮胎在进行负重跑。

    身上的装备叮当响,士兵竭力地叫着,很快消失在视线外。

    “如果未来我们面对的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于完全不按以往的套路出牌,政委,你认为我们还需要墨守成规吗?”

    这句话如同敲在晨钟上的木锤,马天勇的心微微震了一下。

    “这……”

    只说了一个字,马天勇忽然觉得自己没法往下说。

    “行了,今天就是韩自诩结束选训的日子。”张辉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说:“说好下午三点回到大队,我和他说了,让那些新加入的兵先别忙着分配房间和编制,把他们带到小礼堂,我和它们见见面。老马,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

    “这个……”

    马天勇想起刚才自己还对韩自诩怒气冲天,虽然他对韩自诩亲自从各个集团军招募的新队员很感兴趣,但马上答应下来,又怕显得有些尴尬。

    “一起去看看吧!”张辉看穿了马天勇的心思,替他拿主意道:“毕竟是新同志入队,你这个大政委不去看看,不去做做思想工作,能行?”

    马天勇总算找到了台阶,点了点头说:“也行,毕竟这也是我的分内事。”

    想了想,忽然又道:“对了,老张,有件事我得问问。”

    张辉道:“你说。”

    马天勇朝门外看了一眼道:“这20个人兵,你打算怎么分配?是加入各营连,还是……”

    张辉回到桌边,在自己的椅子里坐下,说:“韩自诩跟我谈过这个问题,他想自己成立一支独立于所有营连之上,但是归大队部直接管理的狙击手分队。”

    马天勇微微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你兴许也听到过咱们大队里有些干部对韩自诩的议论,有些干部说,他韩自诩这是要搞队中队,在‘红箭’大队里建立他自己的小分队,过过自己当头儿的瘾……”

    “胡说!”张辉将茶缸重重拍在桌面上,里面的茶水溅出几滴,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大声道:“有些人整天就喜欢嚼舌头!有这功夫,为什么不想韩自诩一样研究点新的训练方向和方法?我们大队里很多营级干部都参加过南疆轮战,都立过功,可是现在当上军官了,都不喜欢动脑子了,一个个都喜欢躺在功劳簿上,因循守旧,不思进取!”

    “就拿闫部长那件事说,如果换个指挥官,不是韩自诩制定的计划,让我们下面那些营连干部上,搞不好在那种情况下会无功而返不说,甚至全军覆没!那些选训兵很多没受过侦察训练,闫部长本来出的就是难题,说实话,我对韩自诩的做法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新时代的特种部队,不应该只是战术和战役级别的,应该是战略级别的,不光只进行战术侦察、敌后破袭,还要包括战役侦察、反恐、紧急营救、心战宣传等等非常规作战。如果让这20个兵都放在营连里,将来怎么培养?又养成高级侦察兵?”

    马天勇道:“那……如果你是赞成韩自诩的办法,设立独立的小分队?”

    ————————————————————

    这几天是老婆预产期了,所以很多事情要忙,也要伺候好老婆,请各位见谅,生孩子是人生大事,何况我这是要凑一个“好”字,希望得到各位祝福,有机会就进q群和vip群吧,到时候我会发红包。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