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463章 模拟袭击

第463章 模拟袭击

 热门推荐:
    无论苏卉开是不是真有心要和班长们较量,庄严都觉得现在谈这些有些滑稽。

    他想笑,可是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化武袭击!”

    随着一声不知道从哪发出的叫声,整齐站在路边的三十多个班长几乎同时从挎包里取出一样东西,手指一拉,之后用极快的速度朝河沟里扔了下来。

    “啥玩意?”

    一个巨大的问号从庄严的脑袋里蹦了出来。

    在那一瞬间,他有些懵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吃的?

    也许是饿得晕了头的缘故,庄严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食物。

    他下意识地将目光朝那玩意的落点望去。

    嘭——

    随着一声低沉的爆响,接着如同煤气罐泄露似的传来“嘶嘶”的声音。

    弄白色的烟雾一瞬间从地上蹿起,几秒钟时间已经笼罩了整个河沟。

    “发烟弹!”

    有人在浓烟中大喊。

    庄严听出那是苏卉开的声音。

    发烟弹?

    这特么是什么鬼操作!?

    这是庄严第一次遇到发烟弹这种玩意,在步兵连队的时候,他还真没见过这东西,只是在教材上有过描述。

    通常来说,这是用在被火力锁定和围困的时候用来制造烟幕,遮挡敌方视线进行战术转移时候使用的非杀伤性武器。

    没想到,“红箭”大队的这些班长们居然朝自己的队员脚下扔这种发烟弹。

    烟雾很快弥漫了整个河沟。

    班长们似乎还没有住手的意思,扔了一颗,又扔一颗,每人足足扔了三颗。

    长达两百米的河沟里,白烟冲天而起,就像糟了在水里猛地倒入了生石灰。

    这跟熏老鼠洞差不多,两头一堵,中间狂扔发烟弹,打了所有选训队员一个措手不及。

    庄严什么都看不清,浓烟呛进了鼻孔中,又冲进了肺里,他忍不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下意识要离开这里。

    要离开,最好最快捷的办法当然是爬上岸去。

    只要爬到公路上,烟雾就熏不到人。

    可是,当他刚把手搭在斜坡上,突然在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猛地把自己惊醒了——今天这个科目开始的时候,韩自诩强调多次“绝对不允许离开河沟”。

    来不及思考任何东西,庄严缩回了手。

    周围的人一片惊慌,没有任何准备的士兵被熏得差点晕死过去,在浓厚的白烟中,人根本无法呼吸,肺部呛得如同刀割一样难受,缺氧造成了情绪上的惊慌。

    不少人开始朝河沟上的马路牙子爬去。

    “不要试图爬上马路!谁爬上来就淘汰谁!”

    韩自诩的声音从手持扩音器里传出,冷冰冰丝毫不带感情,如同一个机械人在说话。

    “不要试图爬上马路!谁爬上来淘汰谁!”

    有人退回来,有人却被熏得已经丧失了自我控制力,直接爬到了马路边,趴在那里,眼泪鼻涕哗啦啦垂下,一边咳嗽一边用水壶不断清洗自己的脸。

    “你们这帮蠢货!平时没学过化武防护吗!?你们就这种操蛋的作战水平?你们居然也好意思敢来参加选训?”

    韩阎王在马路边一边走,一边弯着腰,拿着电喇叭朝河沟里像老鼠一样惊慌乱窜的兵们大喊着。

    “防化?!”

    庄严猛地清醒过来,他想张口提醒别人,可一开口差点呛得晕了过去。

    他猛地闭住气,伸手摸到了腰间的防毒面具,然后抽出来,打开,两只手撑开弹性夹带,猛罩在自己的脸上。

    检查了一下防毒面具,发现结合良好,这才长舒一口气。

    镜片上很快出现一团雾色,接着水汽逐渐消去,庄严发现,自己可以自由地呼吸不至于被浓烟呛到。

    他开始再周围寻找,看到有人没戴好防毒面具就上去帮忙,帮他取出面具扣在脸上……

    “继续往前走!时间要超过了!不走你们没时间了,都要淘汰!”韩自诩依旧在吼。

    很显然,这是故意给大家出难题。

    这段臭水沟,韩自诩是知道的,把所有人带到这里,再扔发烟弹,就是要在最后的阶段扰乱所有人的节奏。

    本来都已经筋疲力尽,加上这里浓烈的猪屎猪尿还有鸡鸭养殖场排出的污水臭味,饥饿和高温缺水,已经令所有人濒临崩溃,这时候扔发烟弹,不是意志极其坚定和心智稳定而冷静的人,会立即放弃,毫不犹豫。

    庄严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放弃,现在至少自己还没有。

    走出去!

    熬过去!

    庄严看到严肃,一把拉住他,俩人朝前走了几步,看到大个子苏卉开弯腰蹲在屎水里,咳成了大虾米。

    一看,这家伙的放毒面具居然落在一旁,他根本无法睁眼,浓烟熏得他眼泪直流,呼吸也受到了剧烈的影响,不过能看出来,老苏还在死撑,不肯放弃,可是又找不到自己不小心落在河沟里的防毒面具。

    庄严赶紧摸索着捡起防毒面具,也不管上面沾了屎水烂泥,直接扣在苏卉开的脸上,严肃直接在他脑袋后面帮他调整了松紧带。

    做完这一切,庄严朝严肃做了个前进的手势,俩人架起地上已经被熏成死狗一样的苏卉开,在没膝的粪水和泥浆中拼命朝前跑。

    跑了一阵,一个不小心,脚下打了滑,三人一起摔进了粪水中。

    几乎就在同时,又有两颗发烟弹落在自己旁边的河床上,嘭一下爆开,喷出浓厚的烟雾。

    浓烈的恶臭和浓重的白烟,即便隔着防毒面具能旧能闻到,三人已经成了“屎”人。

    “跑!跑!”

    庄严爬起来,大声朝身边的两个伙伴大喊。

    其实,这时候根本没人能听见他的叫声。

    管不了那么多了!

    庄严极力收敛住已经有些惊慌失措的情绪。

    越是遇事越要冷静!

    冷静!

    他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这不过是韩阎王的测试手段而已。

    一旦自己不够冷静,就会中计。

    他估算了一下,整个染毒河沟总长顶多不过三百米,三百米而已,出去就是胜利!

    二话不说,他拍了拍严肃和苏卉开,举起手做了个ok的手势,询问他们是否ok。

    苏卉开举手,表示没问题。

    严肃举手,也说没问题。

    “跑——”

    庄严手一伸,指向前方。

    三人踉踉跄跄搀扶着,继续拔腿朝前跑。

    ——————————————————————————————————————

    求月票!请求各位给点月票!谢谢!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