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419章 比武场上的不速之客

第419章 比武场上的不速之客

 热门推荐:
    张辉说:“你这招我们早用过了。”

    韩自诩说:“用过怎么啦,用过不能用了?”

    张辉笑道:“小韩,你还是年轻啊。举个例子,如果你是a集团军的军长,特种大队要人就来你的部队里,见好的就拉走,你心里愿意?”

    说着,他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凝神看着窗外,心里似有万千感慨。

    韩自诩看到大队长这副模样,自然也是不敢再多嘴,只等着张辉继续往下说。

    过了一阵,张辉总算开口了。

    “前些年,我们不是没搞过这样的选拔,你知道多少军长和师长朝军区里告状吗?小韩啊,你别以为你在军区里当兵,还就真不把人家下面野战军的军长不当首长看呐。那些野战部队里的军长,很多都是当年战场上走下来响当当的人物。”

    “再说了,虽说咱们军人就像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可自己培养出来的好兵,都是基层连队里的香饽饽,一转眼你来个空手套白狼,摘桃子摘走了,谁愿意?”

    韩自诩说:“可是……这也是军队建设需要啊,咱们这会儿不是遇到军改了嘛!而且,大队长,新的兵役法实施之后,实行的就是士官制了,我们这两年兵源的素质将会影响到往后五年甚至十年的大队建设。兵好,签下来,或者提干,都是长期的。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也是要采用特殊办法才行。”

    张辉叹了口气,说:“你说得有你的道理,你先回去,容我想想。毕竟这不是挑十个八个的问题,现在大队缺了四十多人,你想想,这是要涉及咱们军区好几个野战军的问题,弄不好要出篓子挨骂的。”

    从张辉的办公室里出来,韩自诩只能等。

    这一等,等了足足四天。

    直到第四天,到了九点正,张辉忽然派人到训练场上喊韩自诩去大队部门口,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

    韩自诩隐约觉得这里面有戏!

    于是穿着一身汗津津的迷彩服马上赶往大队部门口。

    远远看到张辉站在自己的那台迷彩越野车旁,上去敬礼响亮地喊了声:“报告!”

    “小韩啊!”张辉穿着常服,戴着大檐帽,韩自诩站在车旁还能感受到引擎盖上散发出的热气。

    显然,车子刚去了别处,刚回来。

    而且穿着正儿八经的常服,很显然是去了某些地方办事,因为平常张辉都在大队里都喜欢穿迷彩服,首长来检查也不换。

    换了常服,代表去了比较严肃的地方。

    “a集团军的比武是今天吗?”张辉问。

    韩自诩立即回答:“是!就是今天。”

    张辉“噢”了一声,点了点头,转身从司机手里接过一个老旧的黑皮包,在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韩自诩。

    “去吧,你要的征调令。”

    韩自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幸福实在来的太突然了。

    他接过文件,打开细看。

    是g军区司令部发出的,里面有几份命令,是给几个军区下属集团军的,无非就是说特种大队韩自诩参谋根据军区要求选调人员补充“红箭”大队兵源,要求各集团军全力配合。

    “大队长!你是怎么弄到手的!?”韩自诩有些兴奋过度了,语无伦次了,“谢谢大队长,我太爱你了!”

    “什么鬼话!?”张辉一脸嫌弃道:“我一大老爷们,你爱什么爱?这文件,当然是从军区首长那里得来的,难道我去大街上捡来的?”

    “对对对!”韩自诩没想到自己的建议居然被张辉放在了欣赏,这才短短几天,怕是自己那天刚和大队长谈完话,他就去落实了。

    “你是我最敬爱的大队长同志!”

    韩自诩再次立正,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张辉不耐烦地冲韩自诩摆了摆手,说:“去吧去吧,别在这里瞎激动了。再不去,人家a集团军的比武就完事了,到时候知道你是过来挖人的,好兵你信不信马上都批探家全部让他们集体消失?”

    韩自诩一拍脑门,大声道:“对,还是大队长高明!”

    说完,下意识要朝自己的宿舍跑,想换一身衣服。

    刚跑了两步,忽然觉得事不宜迟,还是分秒必争的好,于是马上又调头朝反方向跑。

    “我说小韩你这个眉头苍蝇!你还要跑几个地方呢,这几天估计都得在路上了,我让小何开车送你过去。”张辉说。

    “对了,大队长,我要求带三个人一起去。”韩自诩道。

    “谁?”

    “孙鸿渐、章志昂、罗平安。”

    “行,去吧!早去早回。”

    “是!”

    ……

    车子经过一条缓速带,颠簸了一下,韩自诩从回忆中回到现实里。

    坐在副驾驶上,他朝窗外望去,军用吉普已经驶下了高速,从匝道上进入收费站。

    军车有专用通道,司机小何开入快速通道,栏杆立即升起,他向收费站微笑地点点头,以示感谢。

    离开高速路进入了国道,韩自诩再看看表,已经十点二十分了。

    以小何的车速,应该半小时左右能去到军教导队的位置。

    a集团军的尖子比武应该还能赶得及看上半场最后的收尾阶段。

    张大炮今天一大早起来的时候觉得右眼皮狂跳,跳得他有些郁闷。

    作为军人,他本来不信这套。不过现在毕竟是自己带队过来比武,不由得不担心,生怕出什么乱子。

    不过仔细检查了一切,又去挨个问了每一个队员,都说信心十足斗志旺盛,看不出谁有啥毛病的。

    这是咋了?

    他一直没弄明白。

    早上的初赛,1师打得还算顺利。

    到十点的时候,第一轮的初赛已经打完。

    按照比赛规则,第一轮会选出三十名进入下一轮的半决赛,然后在三十人里再选出十个尖子进入下午的决赛。

    张大炮自己带来的20名队员里,居然有8人进入了第二轮半决赛。

    至少这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在他的预估里,第一轮能胜出七名队员,按照比例就已经是完成任务了。

    现在居然还多了一个,简直是超出预期。

    看来,自己眼皮子跳不过是偶然的身体自然现象,跟什么民间迷信说法站不上边。

    不过,当张大炮看到那辆挂着军区牌照的迷彩吉普车驶入集团军教导队大门的时候,那种不祥的预感就像飞过头顶的乌鸦投下的白屎,生生砸在了脑袋上。

    “狗日的!还真的来了!”他在心里骂骂咧咧。

    不过张大炮也没辙,纵然他猜到了车里的是韩自诩,也拿他没办法。

    现在已经骑虎难下,比武进行了一段,总不能现在来个大变活人,把自己的队员都变走。

    更何况了,韩自诩这次是有备而来,早不到晚不到,比武这天凑巧就到了。

    “老奸巨猾!”

    他忍不住又骂了一声,仿佛看到了一只闯入了院子,在鸡窝旁闲逛的黄鼠狼一样恶心。

    “张营长!”

    真是最烦什么就来什么。

    张大炮想避开韩自诩,可韩自诩却自己找上门来。

    “哟!我们军区里的大参谋来了!”张大炮不冷不热地明知故问:“今天来军教导队,有什么贵干啊?是不是又来指导什么射击队的工作啊?”

    “没那事。”韩自诩一眼看穿了张大炮心里都不乐意,可他偏偏就想气气这个侦察营长,说:“我过来是有任务在身的。”

    说着,别着手,目光在靶场上的尖子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又看,就像在看自家鱼塘里的鱼一样表情。

    张大炮就差没当场骂娘了,说:“韩参谋,做人要厚道呐……”

    话中有话,而且话中带刺。

    韩自诩说:“张营长,明说了,我来给我们大队挑兵的,你也不用这么跟我说这些酸溜溜的话,咱们都是职业军人,有事明说,我是看上你们这里的尖子了,而且……”

    说到这里,故意停住了话头,开始吊胃口。

    张大炮果然忍不住了,问:“而且什么?”

    韩自诩说:“我手里有军区批出来的征调令,整个军区所有的野战军士兵,只要我看上了,就可以马上带走。”

    “你拿到调令了?”张大炮一肚子气,却又发作不出来。

    这不光是闯入自家院子里盯着鸡窝心怀不轨的黄鼠狼了,这简直就是拿着圣旨,上面写着“奉旨偷鸡”的黄鼠狼了……

    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军令如山倒,军人从来都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

    “当然,不然我敢下来这里?不怕你张大营长让兵给我扛起来扔鱼塘里去?”韩自诩笑得满面春风。

    张大炮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庄严!”

    韩自诩再人群里找到了庄严,向他打招呼。

    庄严看到韩自诩,先愣了一下,旋即敬礼,大声道:“韩参谋好!”

    韩自诩说:“早上怎样?打的成绩如何?”

    庄严不以为然说:“没难度,进入了前三十,等复赛呢。”

    韩自诩重重地点了点头:“嗯,不错!我没看走眼。”

    庄严忽然看到韩自诩的手臂上有个闪电霹雳的臂章,于是多看了两眼。

    “看啥?”韩自诩故意将左臂递到庄严跟前说:“是不是觉得挺好看?”

    庄严说:“是不错,我们1师也有,是个狮子头。”

    韩自诩问:“说,你想不想也要一个我这样的闪电霹雳臂章?”

    庄严的眼睛开始放光了,说实话,哪个臂章真好看,他打心眼里喜欢,尤其是利剑和闪电,就是拼音“特种”二字的字母简写。

    “嘿嘿,喜欢是喜欢,不过我又不是你们大队的。”

    庄严故意装疯卖傻。

    韩自诩说:“咱不扯犊子,明跟你说了,我们红箭大队目前再招募队员,我觉得你还行,可以来试试。”

    “只是还行啊?”庄严说。

    韩自诩求贤若渴,只好对一个上等兵拍起马屁来:“这么说,不止还行,是很行。”

    庄严有些犹豫,他想答应,又似乎有些什么东西让自己没法马上答应。

    如果这次去“红箭”大队,可不是之前去教导大队那么简单了,这可是独立的特种部队,很牛逼的存在。

    那样,自己也许永远没机会再回1师了。

    如果连长知道了……

    那不得气得砸墙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