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98章 韩自诩的小念想

第398章 韩自诩的小念想

 热门推荐:
    作为一名曾经的教练班长,一个一线野战部队的射击尖子,无论是尖子队里的哪一个人,缺啥都不会缺那点儿傲气。

    说到底就是作为一个士兵的尊严。

    这是面前这些尖子第一次亲眼看到传说中的特种大队,关于这支军区级特种大队,它有个响亮的名字——红箭。

    庄严是从老迷糊口中第一次听说这支部队,在内心深处,自己对这支部队是存在一种神秘的崇敬——毕竟老迷糊牺牲之前,对庄严说过这个部队的其中一员是如何如何牛逼的,将他英勇地从歹徒刀下拯救出来。

    但现在他不得不出来和这支部队的人在靶场上好好竞争一下。

    1师的脸,不能丢。

    姜诚从集训队的队员手里接过一支81-1自动步枪,然后直接在200米的射击地线上卧倒。

    “能帮我示靶吗?我试试这把枪准不准。”

    张大炮拿着对讲机,让对面壕沟里的彭强将一个胸环靶竖了起来。

    姜诚将子弹推上膛。

    他的弹匣里有五枚762子弹。

    瞄准之后,单发射击,将五发弹全打了出去。

    庄严从单目镜里看到,子弹都穿透了靶子的十环白圈。

    这家伙是个射击好手。

    “行了!”姜诚站起来,验了枪,关了保险,回到众人面前,说“这枪没问题。”

    “给他们两个实弹弹匣。”倪浩文对胡大海说。

    弹匣很多都是预先装好的,还有不少。

    胡大海将两个装了9发弹的弹匣递给庄严和姜诚,对庄严竖了竖大拇指,低声道“干他!”

    “准备好了吗!?”

    张大炮看着双方队员都走进了射击位置,举起了手里的小红旗。

    “没问题。”

    “准备好了。”

    必——

    清脆刺耳的哨声响起。

    对面的靶壕里,立即竖起两个半身靶。

    庄严抬枪就打。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呯呯呯——

    三发弹瞬间射出。

    他立即端枪从土包后跃出,猛地朝前跃进。

    已经没时间去看姜诚现在如何,不过姜诚的枪声似乎也响了起来,和自己相差无几。

    庄严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80米地线旁。

    身后的特种大队中士罗平安看到他到线,立即吹响哨子。

    半身靶再一次弹出。

    庄严早已经据枪完毕,救等着靶子出现。

    这一次,虽然心脏比跃进之前快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好像没有什么影响。

    庄严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射线,在指向半身靶的一刹那,匀速压下了扳机。

    呯呯呯——

    又是一次完美的点射。

    庄严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已经早于姜诚开枪。

    远处尖子队的队员们立马开始欢呼,并且朝那些为特种大队鼓劲的女红牌军官们做鬼脸。

    韩自诩静静地看着庄严行云流水的射击操作,心里暗暗吃惊。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自己的这位张成远前辈,带出来的尖子集训队员还真不是盖的。

    其实,庄严提出81-1式和95式自动步枪之间的差异时,他眼中早已一亮。

    他是作训参谋,也是特种大队的射击教员,目前正在进行一项试验性的摸索,那就是在特种大队里组建一支专业的狙击队。

    以往按照侦察兵或者步兵的模式,使用85狙击步枪的士兵都再班排的建制之内。

    很多时候,这些狙击手只负责400米左右的控制范围,超过400米,再普通野战军或者侦察连之类的连排士兵里,几乎没有任何任何人考虑过。

    作为教员,韩自诩一向认为400-600米内进行狙击的士兵根本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只能算是一种战术精确射手而已。

    特种大队虽然建立也有十年了,可是当初也是从两山轮战的侦察大队基础上进行摸索建立的,虽然在装备上略有倾斜,可作战思维上仍旧有些侦察部队的影子。

    尤其是在狙击手这件事上,韩自诩一向极为重视。

    他长期研究外军的著名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发现别人的狙击手都是经过统一集训,并且有着十分专业的教材指导,还有不少装备是通过狙击手在实操中提出意见,并且交由装备制造商去修改。

    这些狙击手训练是统一的,从普通的特种兵里挑选资质最好的射手,然后进行严格的训练。

    要求是最好的人、最好的装备、最专业的训练。

    这样训练出来的士兵,才能算是专业的狙击手,而不是存在于战斗班排里的普通精确射手。

    这个想法得到了大队长的支持,所以目前韩自诩的狙击队正在筹建阶段。

    建立一支专业的狙击分队,人是最关键的资源。

    射击这个科目比较特殊,不是说你刻苦就能训练出来的。

    训练之外,还需要一点儿灵性。

    喜欢动脑子,观察敏锐,而且意志坚强,这些都是成为顶尖狙击手的必要条件。

    今年“红箭”大队同样受到了军改的影响。

    从前很多资质不错的老兵都是五年兵,到了五年要么转志愿兵要么提干,但是这一次,到期的四五年兵除了极少部分符合条件的,身上有足够军功的,其余都被迫退役。

    新加入“红箭”大队的新兵们淘汰了一批,又从地方特招了一些,但是数量上远远不够。

    这次韩自诩之所以答应过来给军区射击队当临时教官,也是因为想从中寻找一些合适的苗子。

    可是他很快失望地发现,这些搞军事射击运动的特招生,未必适合“红箭”大队,先不说能不能熬过半年的地狱式集训,就说人家呗特招过来,好歹入伍就是红牌,将来搞军事射击是去参加国际比赛的,谁愿意进你特种部队里摸爬滚打混得跟条野狼似的?

    今天碰巧军区的射击场维修,来到1师这里借用几天靶场进行速射训练,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里的尖子集训。

    他突然灵机一动!

    为什么不在射击队里挑几个苗子呢?“红箭”大队今年早就想过要在野战军的尖子里挑选人才收归麾下,搞技侦的那边倒是容易找到人,一营和三营那边还需要点人,1师这边看来倒是有些人才,何不来这里征召一些骨干?

    正想着,最后一组枪声打断了韩自诩的碎碎念。

    呯呯呯——

    韩自诩抬头朝远处望去。

    胜负已分。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