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89章 尖子是玩命玩出来的

第389章 尖子是玩命玩出来的

 热门推荐:
    射击尖子要训练十公里负重长跑……

    万万没想到……

    真的是万万没想到……

    庄严想起了阿戴排长之前在车上说的那番话,之前觉得是老兵式的吹牛逼,现在他总算意识到,阿戴这个牛逼哄哄的四百米障碍军区记录保持者没必要吓唬自己。

    他说的是真的。

    尖子集训队那么多个分队,一个轻松的都没有。

    其实还是庄严自己想多了,从前九连那位参加全军区比武,靠单项爬战术爬出一个二等功的许姓老兵不就是一个很经典的例子吗?

    新兵蛋子刚听说这事的时候都以为很简单,觉得不就是在地上爬十米吗?有啥了不起的?

    可是真到自己爬起来才知道“敬畏”二字是意味着什么。

    当时那位老兵是爬三种姿势通过铁丝网,破了军区里保持了三年多的记录,低姿匍匐十米铁丝网只要不到三秒钟完成。

    不到三秒,那是个什么概念?

    就跟跑得最快的蜥蜴估计差不多了,嗖一下就过去了。

    这位许姓老兵像庄严现在这样参加尖子集训队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年兵了,抓不住这次立功的尾巴,他就得年底退伍。

    庄严的班长尹显聪当年也正好在尖子集训队,亲眼目睹了这位老兵的训练过程。

    为了让自己的手脚更有爆发力,许姓老兵每天都在在主席台旁的观众席上跳上跳下,每个台阶高60厘米,他一跳就是一个早上,晚上又进行百米冲刺一百次,否则就不睡觉。

    还有就是俯卧撑,脚搭在观众席的台阶上,做高姿俯卧撑,一做就是00个。

    那些日子里,许姓老兵去军人服务社一口气买下了十套冬季作训服,和好几套护肘护膝,还有六双解放鞋。

    到了去军区比赛的时候,冬季作训服还剩下两套能穿的,护肘护膝全穿孔断线,解放鞋没有一双是完好的,脚掌的左右两侧都磨烂了。

    什么叫猛人?

    这就是猛人!

    古话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这话细细品品还真是很有道理的。

    任何一门技术活,要玩到极致就地闷头钻研,就得春夏秋冬寒暑不辍地坚持到最后。

    做人做事,包括当兵,同样如此。

    所谓的兵中之王,就是这么玩命玩出来的。

    你加入了尖子集训队,如果不脱几层皮离开,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曾经在那里待过,丢人!

    背着沙背心,绑着沙绑腿,刚跑出教导队的大门,后面阿戴带领的四百米障碍尖子队就追了上来。

    昨天庄严所在的尖子集训队看到徐兴国所在的四百米障碍队背着沙背心跑越野,经过的时候好好用嘲讽的目光把别人从头到脚洗了一次。

    这下子,射击尖子队的也被拖下水了,大家都要跑,谁也不比谁舒服。

    四百米障碍尖子们都乐不可支,故意追上来好一顿调侃。

    “哟!这不是我们那帮射击尖子吗?!”

    “哈哈哈!射击尖子不是光瞄枪的吗?怎么也背沙袋跑步了?”

    “别这么说别人嘛,人家是玩技术的……”

    最后那个尖子一边说,两只手还在跟前做了个瞄枪的姿势,嘴里模拟开枪的声音,叫了两声。

    四百米障碍尖子队的人全笑弯了腰,然后加速跑到前面去了。

    “草他大爷的!”

    “这帮蛮牛队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

    “说什么呢?”张大炮在一旁给所有人浇冷水:“不服追上他们啊,如果你们能超过他们,怎么笑他们都行。”

    众人一想,这话还真没错。

    四百米障碍尖子们都是靠一双脚吃饭的,人家的速度可不是盖的,如果自己真能追上他们,爱怎么讥笑对方都行。

    “追上他们!”

    “有什么了不起的嘛!”

    “对,咱们好歹也是骨干啊!体力不比他们差!”

    “追上他们1队的!(障碍队是1队,射击队是队)”

    说干就干。

    很快,队的尖子脚下发力,很快还真的追上了1队的人。

    戴德汉又给一队开始上眼药了:“喂喂喂!我说你们这些是什么四百米障碍的尖子?射击队的都追上来了!丢脸不丢脸?”

    1队队员一听,再往旁边一看。

    这还得了?

    让射击队的如果超过自己,这十公里跑完还不得让他们笑得要去飞云山上跳崖?

    1队开始发狠,猛跑。

    很快,队又被甩在后面。

    队里大多数都是经过预提班长集训出来的班长骨干,虽然四百米障碍未必能跑到尖子的水平,可是大部分都差不了多少。

    是可忍孰不可忍。

    班长有班长的尊严,不能丢!

    追!

    队又开始追赶。

    两支队伍再也没人相互嘲讽了。

    因为谁都想生口气用在长跑上,由于相互竞争意识太强烈,以至于体力分配不大好。

    跑到了三公里处,大家都觉得很不好受。

    庄严对严肃说:“不能死拼,保持下体力……”

    “嗯……”

    俩人达成共识,开始调匀步速,迈大步,降低频率,节省体力。

    两个分队的队员都开始意识到了这么死拼只会两败俱伤,于是有意识开始根据体力寻找最佳的奔跑速度。

    绑上沙绑腿跑五公里都难受,何况十公里?

    很快,队一些体力稍差的,没有经过预提班长集训的队员开始落在了后面。

    第一个五公里跑完,队大部分人的脸开始白了,队伍渐渐落在了1队后面。

    庄严和严肃俩人不紧不慢,也不急着超越,但是死死跟在1队的队员后面。

    最开心的就数两个队长了,阿戴和张大炮俩人跑在最后,盯着这群尖子,就像赶羊一样,看到落在最后的就上去一顿吼。

    “张连,你们队跑不过我们的。”

    阿戴永远是那么傲气。

    张大炮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让射击队和四百米障碍队比十公里负重耐力,还真的有些不自量力。

    “不一定,至少有一部分还是能跟上你们队伍的。你看看那两个——”

    他指了指庄严和严肃。

    戴德汉哈哈大笑:“那两个都是我的兵!”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