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82章 步兵射击五练习

第382章 步兵射击五练习

 热门推荐:
    “全中!”

    紧张沉默过后,沙沙的对讲机里终于传出了彭强的声音。

    “全部命中。”

    “噢!”队员们笑了,所有人鼓起掌来,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了张成远。

    在他们看来,就像老师给学生出一道看似难做的题目,结果被学生轻松完成,算是打脸打得啪啪响。

    张大炮对队员们的目光视而不见,直接冲着龙政华说:“继续,五练习看看。”

    “是!没问题。”龙政华经过前几个练习的热身,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现在,就算让他马上进行神枪手的400米远射考核,都没有任何问题,绝对三发全中。

    五练习又称单兵进攻射击。

    这个练习算是五个练习里难度较大的一个。

    难在哪?

    故名意思,进攻射击,就是需要进攻,有个奔跑的过程,模拟进攻时候接敌到攻入敌人阵地时会遇到的情况。

    进攻过程一般化的程序是——接敌、通过通路,展开,向堑壕内投掷手榴弹,抵近射击,进入堑壕战斗等。

    单兵进攻分为两个射击步骤,需要从距离目标地100米的射击地线上,采取卧姿无依托姿势在10秒钟时间内对100米外胸环靶进行两次点射,5发弹;然后持枪发起冲击,当冲击至目标0米出,对出现在前方(不固定方向)0米处的半身靶进行射击,限时秒,秒后,靶子隐没。

    整个五练习其实最精髓的地方是在于抵近射击这个动作。

    抵近射击,就是逼近目标时进行的射击。通常在向敌堑壕冲击、壕内战斗、夜间战斗、丛林战斗、城市巷战以及其他一些近距离内突然与敌遭遇,时间仓促,来不及据枪、瞄准的紧迫情况下,为了先敌开火消灭敌人所采取的一种快速出枪、将枪身概略指向敌人进行射击的方法。

    这个方法由于根本无法进行精确瞄准,所以完全考验射手的反应能力、快速出枪能力和快速射击能力,并且很强调准确率。

    近距离遭遇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准确说,谁先开枪打中对方,谁就是赢家。

    必——

    随着哨声想起,对面100米处,一个胸环靶出现在视线里。

    所有人屏住呼吸,盯住靶子。

    呯呯——

    呯呯呯——

    两次点射。

    靶子很快沉了下去。

    庄严举着单目镜,对旁边的严肃说:“全中了。”

    严肃说:“都是尖子,不难。”

    “发起冲击!”

    副队长倪浩文手一挥,指向远处的靶壕。

    龙政华,从地上爬起来,端枪开始狂奔。

    很快,他就跑到了距离0米的第二道射击线不远的地方。

    所有人的心悬起来了。

    重头戏要上场了。

    因为抵近射击的特点是目标突然、距离很近,暴露时间极短(只有三秒),射击时又不能使用瞄准具,只能将枪概略指向目标,射击的准确度极差;由于冲击时候射手是端枪前进,枪口指左上方,所以抵近射击的时候动作如果急促,往往向右下退压枪支不到位,弹道通常会偏左上,这个是一般性常见的通病。

    当到达射击地线后,倪浩文第二次吹响了哨子。

    右前方三十米处的靶壕下升出一个半身靶。

    龙政华左手握住护木,迅速将枪身向下推压,左臂保持着自然前伸,右手仅仅握住81-1式自动步枪的握把,大臂夹紧,略成水平,将枪托贴于右肋下……

    呯呯呯——

    第一次开枪,他选择了三发点射。

    远处,庄严看到靶子上出现了三个孔。

    “又是全中。”他说。

    呯呯——

    又是一个点射。

    庄严挥了挥拳头,说:“全中!”

    射击结束,龙政华验枪后,跟着倪浩文往回走。

    大家又笑呵呵地看向了张大炮队长,仿佛想看他还有什么说的。

    所有人都觉得张大炮这个队长对自己这些尖子都很轻视,至少有意无意言谈之间都有这种感觉。

    这一个个尖子,在连队都是牛逼哄哄的货,连长什么的都当宝贝,当然有些傲气。

    张成远轻视自己,当然不会服气,总想出口气。

    这回,龙政华算是替大家伙打了队长的脸了。

    “怎样?”张大炮笑眯眯地转过身,看着所有队员,“是不是都觉得自己很牛气?你们如果上去打,能都做到龙政华这样吗?”

    龙政华带了头,其他人自然受到了鼓舞。

    “我也可以啊!队长!”

    “我行!”

    “我可以试试!”

    一时之间,大家热情都高涨得像烧开的沸水。

    “好!张大炮笑着说:“你们都很傲气,也都很有自信心,不过,还不够,你们现在的水平,去军里比武只是陪太子读书,是拿不到名次的。”

    回过头,看着已经回到队伍旁的龙政华。

    “你是第三年兵了,在这个队里,你是唯一参加过集团军射击竞赛的,告诉大家,你上次打了第几名?”

    张大炮一直在笑。

    那种笑,是那种让人看了都恨不得上去踹几脚的贱笑。

    龙政华听见张大炮问这个事,脸唰一下红了。

    所有人本来挺期待龙政华能给出一个响亮的回答,可是很快大家发现自己失望了。

    龙政华的头低了下去,脸红得像被人打了耳光似的,一句不吭。

    “咋回事?”队里有人忍不住了,开始问:“老龙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

    “谁知道老龙上次打了第几名?”

    “不知道,但是是拿了神枪手称号回来的。”

    “嗯?”张大炮的那双牛眼一转,朝议论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盯着那几个队员。

    几个队员赶紧立正站好,大气都不敢透。

    “我听到有人说,说龙政华是拿了神枪手的,是吗?”

    他目光在那几个队员的脸上巡弋了一番,说:“没错,龙政华是拿了神射手。”

    一边说,一边走到龙政华的身旁,那只蒲扇般的大手放在了龙政华的肩膀上。

    “告诉他们你拿了第几名?”

    龙政华嗫嗫嚅嚅,看似非常不情愿提及这件事。

    庄严算是看出来了,恐怕龙政华的名次不咋滴。

    否则,如果进了前三甲,恐怕早说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