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81章 神枪手

第381章 神枪手

 热门推荐:
    庄严觉得举手的这个老兵有点儿眼熟。

    这是第三年兵了,和王大通同年兵,挂着一个中士军衔。

    “龙政华?”

    张大炮念出了这个兵的名字。

    “你想试试?”

    “对,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中士龙政华说:“我在团里的时候,打过满环,不跑靶。”

    张大炮说:“行,你是老兵,给这些二年兵做个示范。”

    所有人退到射击地线之外。

    中士龙政华背着自己的枪,上到射击地线上,趴下。

    呯呯呯——

    五枪精度射很快打完。

    一练习,没什么可以令人惊讶的。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打到50环。

    然后,所有人开始收拾东西,退到两百米外。

    保障员彭强扛着个半身靶,跑到靶位上,拿着它躲进了报靶壕沟里去。

    副队长倪浩文拿着哨子,站在龙政华身旁。

    白天不可能打三练习,所以今天是从一二直接跳到四五练习。

    所有人站在200米外,坐在草坪上看龙政华表演。

    庄严问身边的刘屹:“龙政华是谁?很厉害吗?”

    “神枪手啊!”刘屹说:“我们团六连的老兵,参加过上一次军里组织的射击比赛,也通过了军里的考核,是神枪手,在咱们团,说到射击,没人是他的对手,在全师里能搞过他的人也没几个,不过那些都是第四年的老兵很多今年都不来了,都退伍了。”

    庄严忽然想起来了。

    上次师里的尖子比武,自己被点名出来和那些有神枪手称号的老兵一起进行400米远距离射击的时候,龙政华好像就在里面。

    于是问刘屹:“那他怎么来了?不考军校?”

    像龙政华这种尖子,一般都是班长职务,不考军校的很少见。

    “不。听说他想回家,家里父母就他一个儿子,说是要回去尽孝。”刘屹说:“他老家在广西,边境地带,入伍前他就是当地民兵,玩过很久的枪了,所以入伍第一次射击就已经是50环,之后一直是团里的射击尖子。”

    “噢!”庄严总算明白了。

    龙政华正在进行二练习卧跪立无依托射击,大家对这种基础性射击的兴趣寥寥,因为好戏还没登场。

    重头戏,是四练习和五练习。

    因为从四练习开始,难度忽然变大。

    你能打好前三个练习,未必能打好第四和第五练习。

    枪声停止。

    倪浩文在对讲机里让彭强报靶。

    彭强说了简单的两个字:“全中!”

    9发弹,全中。

    终于进入了射击第四练习。

    所有人从地上爬起来,伸长了脖子,站着看。

    四练习射击的设置是——150米距离上,在掩体内跪姿或者立姿,采取姿势为有依托,对目标进行射击。

    和之前的三个练习相比,这个四练习的目标有所不同。

    一练习是胸环靶,二练习是半身靶,三练习也是半身靶,但是四练习却是一个侧身跑步靶。

    侧身跑步靶实际上是一个不规则的靶子,模拟敌人侧身面对士兵通过时候的侧影。

    这个靶子高一米,最宽的地方50,最窄的地方在头部顶端,只有9,从上到下都是不规则的菱角,瞄准难度相对比规则的半身靶和胸环靶要难。

    而且,这个侧身跑步靶并不是像之前的几个练习一样是固定在一个地方的,它是以每秒米的移动速度匀速前进,射手只有10秒钟的时间进行瞄准射击,五发子弹两次点射,打中颗算是优秀,2颗算良好,1颗及格。

    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不过打起来一点不容易。

    打移动靶子是要背《射击提前量数据表》和密位提前量计算公式的,每一种枪在不同距离、不同的目标运动速度和不同的夹角下都有着不同的修正量。

    如果提前量没拿捏好,给你十发子弹你都打不中。

    龙政华在掩体内装好实弹后,哨声响起。

    150米外的壕沟里,保障员彭强将侧身跑步靶竖了起来,开始在壕沟里匀速走动。

    副队长倪浩文就站在龙政华的身后,盯着秒表。

    只有十秒,过了哨音再次响起,靶子会消失在壕沟里。

    呯呯——

    首先是一个双发点射。

    庄严赶紧将目光移到对面150米外的侧身跑步靶上,举起了单目望远镜。

    靶子中央出现两个弹孔,一发打在腰部,一发打在胸口,有散布,但是没毛病。

    能在150米距离上利用短点射击中侧身跑步靶,并且命中全上靶子,已经很牛逼了。

    剩下三发子弹。

    呯呯呯——

    这一次,龙政华选择了一次性将三发子弹以点射形式打出。

    庄严看到移动的侧身跑步靶晃动了以下,身后溅起泥土。

    三个新增的弹孔出现在靶子上。

    “牛逼!”

    他放下单目望远镜,回头对严肃说:“严肃,你让你两个连发全打上,你有没有把握?”

    严肃说:“运气好可以,但是不是次次都行,我估计运气不好我会跑一发到两发弹。”

    又问:“庄严,我记得你好像打过全上。”

    俩人当初在预提班长集训的时候由于抗洪的原因,所以导致射击科目训练的完整性受到一定影响,射击的训练时间缩短了不少,所以虽然打过四练习,可是次数不多。

    庄严记得在教导队打过三次四练习,其中两次跑一发,一次全上。

    他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在连队里,自己也一直在训练四练习的端枪模式,虽然还没组织过四练习实弹射击,可是他一直在反思当时跑靶的原因。

    “报靶,报靶……”

    副队长倪浩文又拿着对讲机在呼叫对面的保障员彭强。

    彭强那边没有马上回答,对讲机里只是传来一阵阵的电流声。

    所有人开始忍不住议论起来。

    “是不是跑靶了?”

    “没道理,龙政华的枪法一向稳定。”

    “打侧身靶这东西,可说不准,你们谁说自己必定枪枪必上,一发不跑?”

    “那也是……”

    大家不禁有些担心。

    毕竟四练习这事,要看状态和当日的手感。

    嘶嘶——

    倪浩文手里的对讲机,终于发出急促的两下电流声,彭强的声音总算传了出来。

    大家伙全都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倒地是不是全上。

    150米,移动靶,点射五发全上,还真不是简单的事。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