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77章 你们高兴得太早了

第377章 你们高兴得太早了

 热门推荐:
    验完枪,全部的自动步枪都没有任何问题。

    毕竟是新枪,出厂也经过检验,当然存在问题的几率会很低很低。

    不过新枪普遍都有很厚的油,不适合马上用来射击,否则会被熏得睁不开眼。

    枪油必须擦得刚刚好,不厚也不薄,这样才能发挥自动步枪的最大效能。

    背着枪准备去靶场的时候,庄严恰好遇上了从二中队出来,由戴德汉带队的四百米障碍尖子集训队的所有士兵。

    当然,其中也有徐兴国。

    四百米障碍集训队的兵身上全是沙背心和沙绑腿,无一例外。

    由于是尖子集训队,在某些日常细节上会放松很多,所有尖子都没有穿整齐的作训服和迷彩服,都是迷彩裤加背心。

    背心是统一配发的,每人两件,绿色,上面印着“尖子集训”四个大黄字。

    其实发这种背心基本在部队也是一个惯例。

    在部队,背心是个很有用的东西。训练可以用,闲暇时间打球也可以用,所以很受士兵欢迎。

    连队会给自己的兵订制背心,统一购买,只收成本费,发的背心比部队配发的白色背心要好用许多,也比配发的迷彩短袖训练服好用,更重要的是,背心上都会印有自己连队或者集训队的名号。

    例如“xxx功臣连”、“xxx大功连”、“xxx守备英雄连”、“师侦察连”之类,夏天不训练的时候,或者夜晚体能训练的时候,都可以穿。

    穿在身上,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什么连队的,也算是一种光荣。

    这些背心里,最受欢迎当然是集训队背心。

    例如教导队预提班长集训,就会给大家发印有“教导大队”的背心,现在尖子集训队也不会例外,报到的时候,每人就领了两件背心,上面同样印着“师尖子集训队”。

    这样的背心穿在身上,隔壁就是通讯营,跑步的时候经过那里,偶尔会遇到女兵经过,小伙子们腰板都挺得比别的连队士兵要直。

    就像刚刚报到的时候领背心时,张大炮就很适时地发表了一通他的言论“收藏好这两件背心,这是你们的光荣,这代表着,你们曾经是我们1师最牛逼的一群士兵!”

    这话听了就让人得劲。

    都是十几二十的小年轻,谁不要点脸?虚荣也好,光荣也好,总之这件背心比从前历史书里的黄马褂都要让人羡慕,甚至后来还发展成为一门生意。

    部队周围的一些裁缝店,甚至可以为当兵的订制这种背心,你想印啥单位就印啥单位。

    不少没在牛逼单位服役的后勤兵,总会去偷偷印上一两套,藏着掖着探家的时候传出来,那上面的字随你印,爱印啥就印啥,不印个“侦察兵”或者“侦察连”又或者像庄严这种“教导队”和“尖子集训队”的字,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看到四百米障碍集训队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是要进行长距离越野。

    四百米障碍要求的是爆发力和耐力俱备,缺一不可。所以,庄严觉得他们应该是所有集训队里最苦的才对。

    不过,庄严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自己发现是一个幼稚可笑而且极为傻逼的想法。

    尖子集训队……

    就没有不辛苦不残酷的。

    果然,在一声哨响之后,四百米障碍集训队的人疯了一样背着满身的沙冲了出去。

    射击尖子队里的兵就笑,觉得自己算是捡了大便宜。

    这年头,谁让你不搞点技术活?非得练那种浑身蛮劲的军事科目?

    一个个都面带笑意,带着一种“老子是干技术活”的优越感。

    戴德汉拿着秒表站在路边,显然感受到了射击尖子队员们的那种淡淡的逼格,于是笑道“你们笑什么?”

    射击队员们没敢吭声,依旧走着队列。

    经过阿戴身边的时候,后者发话了“你们别高兴得太早。”

    转头看看张大炮“张连,你没告诉他们准备点沙背心之类的东西吗?”

    庄严的心,咯噔地猛跳了一下。

    当然,其他人同样也感到惊讶。

    全都侧目看着阿戴。

    张大炮朝阿戴笑笑,然后大声问队列里的所有人“对了,你们带了沙绑腿和沙背心没有?如果没有,今晚自己去老油小店里定做,明天要用,不行告诉我,我马上让人出去买布,今晚回来全给我做好一个都不能漏。”

    什么!?

    大家顿时惊呆了。

    射击尖子集训队要做沙背心沙绑腿?

    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看什么看!?”张大炮扫了一眼所有人,笑得冷冷地,又略带点讥诮“哦!你们以为射击尖子队是度假大队?是最舒服的?你们有没有脑子啊?!”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然后就笑,一直笑,从营房前的水泥路一直笑到了射击场。

    整个射击分队的尖子都被张大炮笑毛了。

    不过队列里又不能说话,没人敢吭声。

    到了目的地,马上有人议论起来了。

    “卧槽!咱们射击集训队,要练体能?要绑沙袋?”

    “不会吧!不是只练枪吗?”

    “都在嘀嘀咕咕什么啊?!”张大炮大声说道“还不快去小彭那里领子弹?抓紧时间校枪!校枪也是对你们的一种考验,我告诉你们,每人子弹我不限制,但是,必须40分钟内给我校枪完毕,不然集训的时候你打不出好成绩,达不到我的标准,你就等着受罚!这个队,是按照我的规矩来,都得听我的!”

    蹲在一旁的彭强早已经用斗车将整整五箱子弹运到了靶场。

    教导队的靶场是全师最正规的,现在只属于二十三个尖子所有,这种感觉甭提多爽了。

    相比起其他项目的尖子,射击队算是最让人着迷的一个队。

    可惜,不是谁都能进的。

    之前在全师比武之前进行集中训练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彭强发子弹就像发黄豆一样大方,每人跟前放了一整个马口铁盒,每个铁盒都是750发的子弹。

    “开始校枪!”

    张大炮吼了一声,然后背着手,在一旁走来走去,就像监视着一群羊的牧羊犬似的虎视眈眈。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