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75章 军人服务社

第375章 军人服务社

 热门推荐:
    “这么多服务社,到底哪一家是真的?”

    三个兵站在师部营区对面的马路旁,看着马路边一溜过去、每隔了二十多三十米就一家的“服务社”,不由得全挠了头。

    庄严也是第一次去买服务社的东西,所以也不知道哪家是真,哪家是假。

    以前听老兵提到过这里有服务社,不过只有一家是卖真货的,当时自己没有买军品的打算,所以也没细问那家店叫啥名字。

    看看这条马路边,足足有十几二十家军品店,每一家的模样都差不多。

    “拥军服务社”……

    “模范服务社”……

    “爱军服务社”……

    ……

    这几乎成了一种惯例。

    只要是部队驻扎的地方,营区旁边一般都会开设有军人服务社,里面专门卖一些士兵的单兵军品,例如服装、鞋子、背囊等等之类的东西,而且生意还都挺不错的。

    教导队的老兵说过,那边除了一家是部队办的卖真货之外,其余店里的东西都是鱼龙混杂。

    所谓鱼龙混杂,就是卖的东西有真有假,真假掺半,以次充好。

    地方上很多退役军人和军迷都喜欢去部队旁边的军人服务社或者军品店买东西,有些为了收藏和爱好,有些纯粹是为了怀念。

    在这些购买者中,军迷则是最容易上当的一批,尤其是新手军迷。

    部队周围的服务社里,有些是真的军用,有些是纯粹的家伙,还有一种是全国各地军工厂民营化之后生产出来的一些半真半假的玩意——你说它假,也不算,因为是真正兵工厂出品的;你说它真,也不算,这些做出来的军品是给地方老百姓买来用的,不是供应军队的,质量上存在差异。

    还有一种就是完全小厂冒牌出品,那种不管是质量和外形都和真正军用有着极大的差异。

    最难辨认的就是那些半真半假的兵工厂出的民品。

    其实,当过兵的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军品是真是假,毕竟自己穿过用过,品质手感还有工艺一目了然。

    军迷则不然,看起来都一样,买回去穿了发现质量不好,于是以为军品质量不咋地。

    当然了,庄严这几个都是正儿八经当兵的,去那些军品店,老板一看都不敢做他们的生意。

    卖假货给当兵的?

    这不是找不自在么?

    部队就在旁边,就算是新兵蛋不懂,回去老兵都要发飙拿着东西去要求退货。

    “当兵的,我们这里不做你们生意,前面那家……”庄严三人刚走到一家门店前,坐在柜台后头的老板先是从躺椅上弹起来,以为生意上了门,一看是几个穿着绿军装还挂着上等兵军衔的士兵,立马就失去了兴趣。

    老板指着右前方,说:“那家,叫八一服务社的,才是你们要找的地方,我们这里的东西不适合你们。”

    关于1师营区外的十几家军品店的传说,庄严也略有听闻,没想到这第一次打交道,老板还挺“实诚”的。

    不过时间尚早,庄严倒是来了兴致,想和老板扯扯淡。

    于是上前装糊涂道:“老板,你这里不是有货吗?”

    边说,边从店里的墙上取下一件87式迷彩服,揉了揉布料,觉得果然单薄,跟部队的是两回事。

    再看看里子的针线,走线歪歪斜斜,不是军品那种整整齐齐的针脚。

    看来传闻是一点不错。

    “我们还打算买好几套迷彩服十几双迷彩鞋呢!”

    庄严故意报大数,逗老板玩儿。

    老板果然表情复杂起来。

    好几套迷彩服和十几双迷彩鞋,也不算太小的生意,可是一想到卖假货给当兵的,回头肯定出事,又不想招惹麻烦。

    于是凑到庄严身边说:“兵哥,实话跟你说了,我这里的东西……不是正厂的,是副厂的。”

    他一副类似便秘的表情说:“你们穿来搞训练,不合适……”

    庄严忍住笑,装不知道说:“有啥不合适?不都是87式吗?我说着正厂和副厂是什么鬼?”

    老板心里烦着呢,不想和这几个当兵的瞎扯淡。

    明明做不成的生意,没时间浪费给他们。

    “这么说,我们卖的没你们八一军人服务社的好,懂了吧?”

    庄严还是一副不懂的模样,装作傻乎乎摇头:“不懂。”

    “……”

    老板很无语,但是又没辙。

    于是干脆拉着庄严,说:“来来来,我给你们带路。”

    这老板还真的扔下自己的门店不管,带着庄严等三人走了百多米,找到了八一军人服务社。

    “这里,你们这里买。”

    说吧,调头走了。

    等老板走后,庄严这才笑嘻嘻地对严肃说:“看,这不就找到向导了吗?”

    严肃竖了竖大拇指:“庄严你就是鬼点子多。”

    徐兴国依旧是招牌式冷哼一声说:“哼!歪门邪道!”

    然后一甩手,进了“八一军人服务社”。

    庄严差点气得原地爆炸,指着徐兴国的背影说:“什么歪门邪道,有种你别进去啊!徐兴国你就一王八蛋!”

    严肃赶紧拦住庄严,说:“得了,老徐就那德行,他那股子气还没下呢,随他吧。”

    庄严长长的吐了口胸膛里的郁闷气,说:“严肃,那厮就是欠揍,我看上次跟他还没打够。”

    对于徐兴国。在宣布留队的时候,自己还有几分觉得挺对不住老徐的,没想到徐兴国居然将怨气撒在自己的头上,即便徐兴国自己都知道留队不留队这事跟庄严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只是需要一个情绪上的宣泄口,用来逃避自己没被周湖平选中的那种失落和自尊上的伤害。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嘛!都是兄弟,计较这些干啥。”严肃继续劝导。

    庄严咬了咬牙,对严肃说:“也就是看你份上!”

    严肃说:“行,你就当时看在我的份上,你们俩闹别扭,我看了也难受,都是一个新兵连一个排出来的战友,尹班长在我们走的时候那句话这么说的?你忘了?”

    庄严想起走之前,老班长尹显聪的确说过,让自己几个去了教导队要团结,要为连队争光,别闹别扭。

    想到这,气就消了。

    “行行行,进去买东西吧,我不跟他闹。”

    说完,转身近了八一军人服务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