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73章 尖子集训队

第373章 尖子集训队

 热门推荐:
    车辆驶入教导大队的大门,门岗那个大队部公勤班的兵看到了站在车尾的庄严,笑着朝他敬了个礼,喊了声“老庄又回来当班长了?”

    庄严笑着说“你跟大队长说去!”

    那个哨兵就笑。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

    庄严在大队部下了车,就看到温志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让他有些发毛。

    之前听人说,教导队一直都在向师里申请,想把这次退回去的这批教练班长都要回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庄严,咱们又见面了。”温志兴说。

    庄严马上敬礼,说“大队长好!”

    “我不好!”温志兴笑道“我的班长都被退回去那么多,我哪会好?”

    庄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好在戴德汉上来解围了,直接将名单递给了温志兴,说“大队长,这是我们八连的尖子名单。”

    温志兴看了看,说“四百米障碍和投弹的集训队安排在二中队,战术和射击尖子安排在三中队,其他科目的都贴在了墙上,自己看。我只是个挂名的集训队队长,训练是你们各个分队的队长自己执行,后勤保障和在连队一样,由我们大队负责,开饭时间什么都一致,特殊情况增加训练的夜里提供宵夜,但是要提早通知炊事班。”

    听说还有宵夜,庄严对严肃说“哎哟,这待遇还不错嘛!”

    戴德汉听到了转过身对庄严说“很正常,你们这些集中起来的都是全师最好的兵了,好兵当然有好待遇,别高兴太早,你当了一年多兵了,也应该知道规矩了。”

    “你们俩个自己照顾自己啊!我要去接收我的分队了。”说着,阿戴留下个诡异的笑,转头对徐兴国说“走,我们去二中队找床铺去!”

    等徐兴国和阿戴走了,庄严和严肃俩人你看我,我看你,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阿戴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正如教导队当初给大家多发迷彩服一个道理。

    部队的东西从来就不是白拿的,你得到的越多,意味着你要付出的越多,天上不会白白掉下馅饼来。

    “走吧,咱们先去三中队。”庄严拿起自己的行李,朝着严肃一甩头,迈开大步朝熟悉的三中队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熟人,有教导队的熟人,也有当初在教导大队里参加预提班长时候认识的本团和别的团的兵。

    预提班长集训永远是发酵尖子的一个温床,每年从这里诞生出的尖子比例都会在全团或者全师中占有绝对的优势。

    庄严的老朋友杨松林居然也来了。

    不过这家伙是去练投弹的,一直以来,杨松林的投弹都十分出色,也许跟他长期练拳需要增加手部力量有关系。

    走在教导队的水泥路上,庄严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整个大队又热闹起来,到处都是各部队驶来的汽车,汽车车厢里跳下一个个身手矫健的士兵。

    全师最优秀的士兵都集中在这里,但是人数并不多。

    庄严大致上看了看,大概也只是两百来人。

    今年1师升级改编,加上全军军改,所以很多老兵退的退,走的走,留队的都选择专心致志考军校或者想着提干的事,毕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没人想来这里集训一个多月又要去集团军教导队待上十天八天的,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了。

    到这里来的,最多的就是第二年兵,当然也有第三年的,不过凤毛麟角。

    刚到三中队,迎头遇见了周湖平。

    “庄严!”

    “队长好!”庄严敬礼。

    “好好干!去集团军比武里拿个第一名回来,绝对立功!”周湖平笑着拍了拍庄严的肩膀,然后走了。

    这次集训,大队长温志兴挂名集训队队长,下面七八个分队队长全部都由抽调的军官或者教导大队大队部的教员担任,所以中队长基本上不管集训队的事。

    何况新一届预提班长集训要开始了,教导队都在忙着做准备,那才是今年教导队的重头戏。

    没想到,射击尖子集训队的房间刚好安排在三区队里,教导队的人早已经接到了名单,在三区队的门上贴了一张表格,上面写着人名、原连队姓名、所属集训队队名。

    庄严和严肃俩人站在门前看了看,发现整个射击尖子集训队只有不到30人。

    其实也难怪,步兵射击尖子要求打的练习从一到五,现在要参加集团军的尖子比武,要打到六。

    那就意味着,不是那么多人能够打到这种要求。

    射击是需要天赋的一种军事科目,相对于投弹、四百米障碍、战术这种相对能靠刻苦练就出来的科目不同,是有着绝对天花板的项目。

    一旦你碰到了天花板,即便你再勤快,也无法有所寸进。

    “你们哪个团的?”

    正当庄严和严肃在门口看名单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了一声询问。

    将目光从门上一开,庄严朝里头一看。

    一个上等兵坐在从前老七罗小明的床铺上,抽着烟看着庄严和严肃。

    “273团,八连。”庄严指指自己,指指严肃,“我们都是。”

    “哇!好厉害啊!”那个上等兵从床上站了起来,“一个连队出两个射击尖子,真的很牛啊!”

    这个上等兵瘦瘦的,一脸的黄黑皮肤,口音略带点西北的味道“俄滴连队就不成了,只出了俄这么一位射击尖子。”

    走上前来,又问“你们知道我们队长是谁吗?”

    庄严觉得这家伙还真是个自来熟,嘴挺能说的,不过也好,这种人好相处。

    于是摇头道“不清楚,门上面的名单没写。”

    “我知道是谁。”瘦高个忽然想起自己还没介绍自己,于是道“忘了介绍自己了,我是271团四连的,我叫刘屹,他们都叫我老油条,第二年兵。”

    “为什么叫你老油条?”庄严觉得这绰号挺有意思的,也许因为刘屹长得瘦瘦高高,所以别人叫他老油条?

    刘屹说“你一定以为俄长得像油条,所以别人才这么叫?”

    庄严笑了,不好意思回答。

    刘屹倒是一点都不介意,说“不是了,是因为俄家里是开油条铺子的,所以他们才这么叫。”

    庄严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于是赶紧介绍了自己和严肃,接着问“老油条,你知道我们射击尖子集训队的队长是谁?”

    “知道!”刘屹十分肯定道“俄老乡,我咋能不知道?”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