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72章 重返教导大队

第372章 重返教导大队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团里的车很准时就到了。

    去师里参加集训的三个尖子不用出早操,收拾日常用品和被铺之类,枪也不需要带,因为师里统一提供精度较高的新枪作为比武训练用途。

    尖子集训很有意思。

    简单的说,不是以班为单位,也没有排,直接就是1队,2队、队这样分配。

    每个队有专训的科目。

    每个人可以多报比武项目,例如想徐兴国那样,他本来就是双料尖子,投弹和四百米障碍在全师比武上都拿过尖子,那么他有资格报两个项目。

    但是他只能参加一个队。

    比如说,去了四百米障碍集训队,就去不了投弹的尖子队。

    因为每一个尖子队都是很有针对性地进行训练,队长副队长都是全师里挑选出来这个项目最优秀的军官担任。

    例如四百米障碍集训队的队长就当仁不让是戴德汉,因为他是军区记录保持者,放眼整个1师,能当这个四百米障碍集训队队长的人非他莫属。

    正中间就得有个取舍的问题,和高考填志愿有些相似。

    你得找个你觉得最有可能获得最好成绩的项目来报。

    在集训队期间,你可以在四百米障碍集训队里利用空闲时间练习投弹,或者练习器械。

    但是你主报的科目一定是成绩最好的,因为你得到了最好的训练。

    这种做法其实是师里出于获得最好成绩为目的的考虑,集中力气办大事,办好事,把事情办精。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到到头来反而什么名次都拿不到。

    和师里尖子比武不同的是,集团军比武是计算名次的,不像师里多少有点儿选拔的味道,达到了标准以内都发尖子奖章,名次虽然也排列,可是只作为立功的参考。

    集团军尖子比武可就有些不同了。

    由于参加的都是各师里的佼佼者,当然要排列出名次来,谁上榜多,谁拿的前三名最多,哪个师脸上就有光,就等同战胜了其他兄弟部队。

    在和平年代,这就是用来体现军队指挥者能力的一种特殊舞台,与其说是士兵之间的竞赛,不如说是各部队领导之间的竞赛。

    坐在卡车上,戴德汉看着自己的几个得意弟子,满脸开怀地笑着。

    “徐兴国,你确定只报我这边的集训队了?”

    他指的是四百米障碍集训队。

    “排长,我想我还是跟随你比较好,在你身上我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徐兴国不留痕迹地拍了一下戴德汉的马屁。

    昨天经过慎重的考虑,他最后选择了四百米障碍集训队。

    理由其实很简单,投弹他的确可以投到尖子水平,可是要在整个集团军的比武上拿下名次,他心里没底。

    这毕竟是好几个师、旅总数达到几万人中挑选出来的尖子之间的一场终极较量,可以说是绝对的强者之间的比拼。

    而参加四百米障碍集训队,好歹有戴德汉这个军区记录保持者当自己的良师,加上本来就是自己的排长,怎么说都会受到多一点的关照。

    庄严选择的是射击尖子集训队。并且,他只报了这一个项目。

    庄严的四百米障碍其实已经达到了一分三十四秒水准,只要练一下,进入尖子不是不可能。

    器械体操这方面,庄严受到了大臂脱臼的影响,至今已经有些阴影,虽然医生说恢复得不错,可以做做八练习,可还是不建议做这么高危的动作。

    因此,对于庄严来说,集中精力练好一项,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何况,他对射击有着天生的热爱,每次拿起枪,人都变得亢奋不已。

    他喜欢那种在数百米外将子弹打进靶子上的感觉。

    尤其上次在师里比武过后,蔡副师长亲自点名让他和那些神射手老兵一起通常进行了一次竞技。

    有了那次超远距离依靠机械瞄具集中靶子的经历,不但让庄严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激起了他的斗志。

    越是难的事情,他越想做。

    现在,他的目标就是在集团军比武场上拿下射击的奖牌,当初和父亲庄振国在医院里聊天的时候,庄严是被结结实实地鄙视了一把。

    自己的军功章和奖章,连父亲的一半都不到。

    他很想有一天自己能够在胸前挂满军功章,然后回到父亲身边,让他看看,然后对他说:“你儿子我也不是孬种!”

    三个人里,严肃永远是最安静最淡定的。

    严肃为人低调,是那种站在你身边活在你身旁你都没有什么感觉不会注意到他的人。

    没有什么锋芒,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存在感。

    其实稍微注意一下,会发现其实严肃的训练水平并不低。

    和庄严一样,他是射击尖子,但是其他科目也不弱,几乎跟庄严是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进了集训队,你们可要有心理上的准备,集训队时间段,但是任务重,所以压力极大,训练强度不会比你们在教导队参加预提班长的时候更低。”

    戴德汉开始为自己的这几个得意弟子传授经验了。

    “你们排长我……”

    他颇为自傲地拖长了尾音,说:“我可是参加过很多尖子集训的,从集团军里的到军区的,再到全军的。当年在集团军集训队的时候,告诉你们吧,我一个月练破了七双解放鞋,那时候我的津贴费都不够我去军人服务社买鞋的,后来还是找一个当军官的老乡借钱才撑了下来。”

    庄严说:“排长,那我们要不要准备多几双鞋?”

    “现在不用了,这次征求意见的时候已经有人提了,你们会发无双鞋,但是,破了,不够用了,还是要自己买。”戴德汉说。

    庄严说:“排长,咱们射击集训队,估计买护肘比较合适吧?”

    戴德汉道:“不光是护肘,鞋子和护膝你都买点吧。”

    说完就笑,笑容里都是深意。

    庄严和严肃对视一眼,觉得这次集训怕是不简单了。

    当了一年多的兵,参加过预提班长集训和尖子比武,其实在庄严的眼中,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强度是撑不下来的。

    不过看阿戴排长说的如此郑重,不免又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几个小时的行驶,车厢外出现了熟悉的群山。

    飞云山……

    庄严站了起来,走到车厢挡板后,伸头去看。

    才离开三个月,又回来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