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70章 亲人

第370章 亲人

 热门推荐:
    副政委熊国汉首先出现在门外,接着,身后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庄严从衣着上能看出来,这俩人一看就是地方干部。

    韩小北盯着门口,整个人泥塑一样僵住了。

    很显然,对于这对中年夫妇的到来,他很意外。

    从双方的表情上,庄严立马判断出,这对中年父母,八成是韩小北的父母。

    听韩小北说过,父母都是警察,而且级别不低,在某省省厅工作。

    在韩小北的口中,每逢提到父母,总是略带冷淡。

    庄严不难猜到,韩小北和自己几乎也是一样,和父辈的感情并不是很好。

    “小北……”

    中年妇女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韩小北,声音立即变得有些哽噎。

    快步走到床前,抓住韩小北的两只手,眼眶红了。

    “怎么会这样……”

    “我没事。”韩小北挣扎着,收回自己的手,“妈,疼……”

    中年妇女赶紧松开手,回头问熊国汉:“他这是怎么回事?你昨天没跟我提起过。”

    熊国汉说:“姐,那是因为昨天小北最后参加一个擂台赛,竞赛太激烈了,所以导致了晕倒。没事,就是脱力了而已,跟他一起比赛的那个工兵连的兵,现在还躺在隔壁房间里呢。”

    “儿子啊……你怎么就这么不懂爱惜自己的身体呢?!”韩小北的妈妈一边埋怨,一边盯着那两只缠满纱布的手,说:“这手又是怎么回事?”

    韩小北不耐烦道:“你能不能别那么啰嗦,当个兵,要训练当然有伤,这不是正常嘛!你去看看哪个当兵的没点儿伤?不就是破了点皮嘛!”

    “国汉,你昨天就应该跟我说清楚,不该瞒着我,要不是我听说小北有进步,连夜跟他爸请假飞过来,我都不知道他躺在了卫生队里!”

    韩小北妈妈的语气里,显然略带了几分责怪。

    熊国汉叫屈道:“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小北没事,还好好的,我能给说什么?姐,你不能不讲道理。”

    韩小北直到自己母亲的性子。

    常年在警察队伍里工作,所以性子都有些偏男性化,在家也是一样的说一不二。

    反倒是韩小北的爹,那位一直站在门边不吭声的中年男人,虽然也是警察,但是相对温文不少。

    韩小北的妈妈心疼儿子,说了这些略带责怪的话,让韩小北很不感冒。

    他觉得这会让自己在班长庄严面前丢脸。

    于是冷冷道:“你们能不能别装,这是部队!从前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关心我,把我送来当兵了,部队会管我,你们犯不着这么巴巴的赶过来,如果我当了烈士,部队会通知你们。”

    韩小北妈妈在工作上那是一把能手,没有啥案子啥困难搞不定的,偏偏面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就老虎咬龟毫无办法。

    “你……”

    她气得站了起来。

    这么多年,这个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儿子对自己如同陌路人一样,实在让她伤透了心。

    “韩小北!”庄严看不下去了,说:“怎么跟爹妈说话的?”

    韩小北低下头去,不敢再吭声。

    中年妇女这时候才惊觉自己有些失礼,这里除了有自己的弟弟和老公,还有别人在。

    “这位是……”她看着庄严,职业上的敏锐让她立即有了结论,说:“是小北的班长对吧?”

    “阿姨您好,我是韩小北的班长,我叫庄严。”

    熊国汉在一旁说:“姐,我跟你说的就是这个班长,小北现在在他班里服役,我看进步是非常大,你可是不知道了,昨天小北打破了由工兵连垄断三年单兵掩体构筑擂台赛记录,现在小北可是团里新兵的榜样了,团长都夸他是个好兵。”

    回头对为庄严介绍其起韩小北的父母:“庄严,这是我姐,也是韩小北的妈妈,叫熊莉,那位是他爸爸,也是我姐夫,叫韩刚,他们俩都是警察,所以工作比较忙,听说小北在你那里训练得不错,今天是特地请假过来看小北的。”

    庄严客气地和韩刚夫妇打了招呼,握了手。

    韩刚一直在说“谢谢”,他是看出来了,虽然韩小北目前受伤躺在病床上,但是那股儿从血液里透出的精神气是骗不了人的,他从没见过自己的儿子是如此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从前韩刚觉得韩小北最要命的就是身上那种暮气沉沉要死不活的精神状态。

    十几岁,活出了几十岁的模样,一点年轻男人的样子都没。

    可是现在,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是个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的年轻男子汉,这怎能不让他心花怒放?

    “要不……”熊莉对熊国汉说:“弟弟,能不能安排一下,我想带小北出去吃个饭。”

    熊国汉说:“问题不大,跟卫生队说声,我开车送你们。”

    “这位庄班长,我也想请您一去吃个便饭。”熊莉果然不愧是体制内的女强人,说话干脆利落又得体:“谢谢你将小北教育地这么好,我是真心感谢您的付出和爱护,请务必赏脸和我们吃个饭。”

    庄严顿时有些为难。

    熊国汉在一旁帮嘴,说:“我看没问题,庄严,一起去,吃完饭,让他们一家人谈谈心,然后就回来,我姐和我姐夫都很忙,他们订了夜里的机票,晚点就走。”

    “哼!”韩小北听说爹妈那么快又要走,心里不禁涌起小时候的一幕幕场景。

    别人家的孩子都过节的时候,自己只能一个人在奶奶家过,父母连影子都见不着。

    那种孤独和被遗弃的感觉令他再次感到了愤怒。

    “不想留就别留,赶紧现在走,你们工作重要,没什么比工作更重要的了!”

    韩小北往被窝里一钻,将被子盖过头顶,卷成一团。

    韩刚和熊莉顿时大感尴尬,熊莉解释道:“儿子,不是爸妈不想留……你爸的处里有急事,妈妈队里也有个命案,必须走,今天能过来,都不容易了……”

    庄严觉得韩刚夫妇其实也挺可怜,事业成功,偏偏儿子的教育一团糟。

    看来不跟着去,也不是不行了。

    韩小北根本不听父母的。

    “小北,陪班长吃个饭,班长想出去打牙祭。”庄严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扯了扯被子。

    韩小北从被窝里露出半个脑袋,看看庄严,看看父母,说:“我要去个好点的饭店,吃点好吃的。”

    又转向庄严:“班长,你去我就去。”

    韩刚夫妇没料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听庄严的,心里不禁感慨万分。

    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儿子,比不上别人半年不到的教育。

    看起来,庄严更像是韩小北的亲人,而自己反倒成了外人。

    这……

    跟谁说理去?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