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64章 知道什么叫势不可挡吗?!

第364章 知道什么叫势不可挡吗?!

 热门推荐:
    团政委肖学海站在主席台上,看到了八连令人称奇的这一幕。

    他笑着对旁边的团长魏雪峰说“那个好像是八连嘛!看起来今天志在必得有备而来啊,你看看,早就绑了沙绑腿了。”

    魏雪峰也认出了那是八连的人,于是转头找到了在一边的副政委熊国汉。

    “老熊!你那个外甥,是八连对吧?”

    熊国汉苦笑道“是啊,送去了八连。”

    政委肖学海打趣道“我说团长,还有我的副政委,你们这不是违反纪律嘛!一个把外甥送了过去,一个把首长的司机送过去,八连这是万能口袋,啥都能装啊?”

    熊国汉脸色微微一红,没吭声。

    魏雪峰为人大咧咧,大声说“政委,你这就不懂了。八连不是万能口袋,是练兵的好地方。你想想,那些武侠小说里,高人要练绝世武功得闭关,找个清净无人的地才能心无旁骛,咱们团除了八连,还有哪有这个条件?”

    言下之意,是说八连驻地偏僻,兵送到那里,你想分心都不行了,只能好好埋头训练。

    肖学海哈哈大笑,说“老魏你这是强词夺理嘛!好,你说八连是世外桃源,那么我今天就看看,你们送去的两个兵,在那里都练成啥样了。”

    魏雪峰摸着下巴,盯着八连的兵走上阅兵道“我觉得这次八连不错啊,气势上看着就好强势,有杀气,我喜欢!”

    说完,朝阅兵台边走去。

    副政委熊国汉也忍不住了,跟了上去。

    “张建兴!”蹲在阅兵台边,魏雪峰高声问道“你们连有没有信心拿全团第一!?”

    “团长好!”张建兴看到团长,赶忙进了个礼。

    魏雪峰摆摆手“要考核了,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怎样,你们连状态如何?”

    张建兴大声道“我觉得很不错。”

    “仅仅是不错吗?”魏雪峰问。

    张建兴说“团长,你是知道我的,从不吹牛逼,等我跑完了,你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魏雪峰大笑起来,说“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实诚人!加油,我给你们打气!”

    张建兴回过头,对全连官兵大喊“团长说,他要给我们打气!”

    魏雪峰站了起来,一会拳头,冲着阅兵道上的八连喊道“八连的同志们,拿出你们最强的实力给我看看!”

    “请团长放心!”有人在队伍里喊了一句。

    接着全连都在喊了。

    “请团长放心!”

    熊国汉至始至终目光没离开过队伍里的韩小北。

    不得不说,他有些惊讶。

    被送去八连两个多月的韩小北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皮肤黑了,人结实了,站在那里,连头也不勾着了。

    “小北!”

    他喊了一声。

    韩小北抬起头,看着熊国汉,说“副政委好。”

    熊国汉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嘱咐道“跑好点。”

    “我会的。”韩小北说“我不会让我班长丢脸的。”

    熊国汉很诧异,他没料到韩小北好像宠辱不惊胸有成竹的模样,虽然说话平平淡淡,没有任何一句豪言壮语,可是从骨子里渗出的那种自信就连他这个中校老兵都能明显地感觉出来。

    哨声响起,八连官兵朝着团大门口冲去。

    熊国汉站在阅兵台边,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好像有戏!”

    他突然感觉自己将外甥送去八连兴许是一个做得最正确的觉醒。

    将韩小北送去八连,他几乎有过思想准备,八连会要求退兵,又或者韩小北会将电话打到团部,找自己要求回来。

    只是这两样至今都没有出现。

    他甚至故意不去八连,不让韩小北看到自己,不让自己这个曾经不争气的外甥有任何的机会死缠烂打。

    只是今天才发现,自己想法似乎有些多余。

    他记住了那个班长的名字——庄严。

    听说是教导队本来留队的因为改编才退回的去年度预提班长,看来,教导队挑的人,眼光还真的不错。

    他摸了摸口袋。

    里头有一部手机。

    是不是要姐姐和姐夫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趟。

    看到韩小北目前这个样子,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团部大门外。

    打了鸡血的八连跑出不到一公里,已经追上了之前放行的七连。

    七连的兵惊恐地看着八连的兵一个个从自己的身边超越,然后整个连队居然都越过了七连!

    七连五公里的好手们都气得要发疯,但是又毫无办法。

    计算的是总体成绩,他们自己跑得多快都没用,必须拉着后面的人一起跑。

    七连长挥着手,大喊“狗日的,八连都超过我们啦!你们加把劲!”

    七连开始迅速调整,加大了对那些落后分子的帮助。

    只是,整体水平就摆在那里,无论七连怎么努力,八连还是像一阵风似的刮远了。

    “我艹!这帮神经病!”七连长一边跑,一边暗自骂娘。

    他觉得是不是要查查八连这帮人,到底是不是吃了兴奋剂。

    不然怎么可能整个连队超过自己的连队?

    这一趟五公里,是庄严跑得最爽的一趟。

    从教导队回来之后,他从未试过今天这么舒畅。

    他看到了自己的班,那个曾经被人冠以“垃圾回收班”和“神仙班”外号的三班,居然在整个连队里丝毫不落下风。

    有其是那根豆芽,那个被人叫做韩豆芽的韩小北,此时不光自己跑得没问题,还帮别班的人背了一支枪!

    我了个擦!

    这是在做梦吧?!

    “韩小北!你别逞强!”他忍不住提醒韩小北。

    士兵绑了沙袋之后,刚刚脱下来的那一刻很容易造成错觉,很多兵都有一种会飞的感觉。

    只是这种感觉很容易导致体力分配出错,后继无力。

    “没事,班长!”韩豆芽倔强的喊道“我向军旗保证!我没事!”

    这几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如同一只压抑了许久,被捆了几个月的猛兽。

    打开枷锁,他就要展现自己的雄风!

    他要告诉全连……

    不,他要告诉全团!

    老子韩小北!

    不是孬种!

    从今往后!

    永远不是!!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