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61章 拼命三郎

第361章 拼命三郎

 热门推荐:
    韩小北的想法,庄严并不知道。

    不过,第二个礼拜,庄严再次带着三班所有人去明记大排档吃蛇鼠宴的时候,韩小北二话不说,当着一桌人的面,在是十多双惊愕的目光中主动夹起了盆里的蛇和老鼠,吃得津津有味。

    从那天开始,一切好像都没变,一切好像都变了。

    三班的人觉得韩小北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准确来说,是全连的人都看到韩小北发生了巨大的逆转。

    每天早上,韩小北早早就起来,自己绑着沙袋跑出大门,从右侧上山,沿着山脊按照八连冲山头的路线跑一次。

    跑回来歇一会儿,连队刚好吹起床号,他到水池边用冷水洗个头,又跟着连里进行正常的早操训练。

    中午,别人睡觉,他自己溜到障碍场上,一个障碍接一个障碍练,练完两趟,就拿着67式教练弹在障碍场边的投弹场上一颗接一颗投。

    晚上,别人睡觉,他又悄悄溜出来,跑到器械场,借着连队门口的灯,练单双杠一练习。

    这种变化,让庄严都觉得惊讶。

    那天从连部出来,回排房的路上,他还一直在寻思着怎么给韩小北设计一套训练计划,让他在短短一个月内跟上连队成绩优秀的新兵。

    不过,现在他好像什么都不用作了。

    一切都显得多余。

    整个连队所有人都在议论着韩小北。

    不少人觉得韩小北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所以现在变得有些不正常。

    这事很快又传到了连长张建兴的耳朵里。

    就这事,张建兴还找庄严谈过一次。

    谈的目的主要是张建兴想弄明白,庄严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做通了这个神仙兵的思想工作,让他就像每天打了一桶鸡血似的疯狂。

    庄严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张建兴说自己什么都没做,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倒也不是庄严在敷衍张建兴,也有不少其他班的班长,甚至自己的排长戴德汉的问过类似的问题。

    可事实上,庄严的确什么都没做,韩小北突然自己变了。

    为这事,庄严曾经想过去找韩小北,问清楚到底这是为什么。

    他最担心的就是韩小北受到什么刺激,而自己不知道,那这个班长就当得太不合格了。

    只是一问,韩小北就傻笑,一看就不想回答,说没事没事,我就是忽然想锻炼一下身体。

    锻炼身体?

    庄严当然不会信。

    仅仅是这个理由,根本说服不了自己。

    不过庄严也没打算继续追问到底,毕竟没理由韩小北变得积极了,自己还疑神疑鬼似的,如果那样做,自己这个班长当得实在没意思了。

    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军事上能够教的技巧都教给韩小北,纠正他的每一个的动作,指出他每一项训练存在的问题和弱点。

    韩小北事件让整个八连的兵都坐不住了。

    整个连队似乎都被这个曾经的水货兵带动起来了。

    其实也不难理解。

    三班以前那么垃圾,韩小北那么水。

    现在一看三班,每天就像吃了过期春药一样,从早练到晚,作为其他班的班长,谁能坐得住?

    包括庄严在内,都成了其他班长心里对比的对象。

    这个曾经差点留在教导队当班长回归八连,就像斜刺里冲出的一匹黑马,将八连这潭本来平静的水全搅得波涛翻滚。

    首先是三班本身。

    从前最垃圾的韩小北现在都成了积极分子了,其他人无论是真心还是因为面子,都坐不住了。

    总不能输给韩小北这种兵对吧?

    整个三班几乎不用庄严怎么动员,一个个都成了积极分子。

    用戴德汉的话说,三班神了。

    还有就是在全连的角度上看,也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观。

    从前,三班是烂的标杆。

    哪个班长教训自己班里训练偷懒的兵,就会那三班当标注,说你再不努力,就像三班那帮烂货一样,混几年回家什么都没学到。

    又或者说,你们是不是想去三班养老等退伍了?

    而现在,情况完全相反了。

    班长教训那些训练不刻苦,喜欢偷懒的兵,也还是拿三班做对比,说你们看看人家三班的!你们特么有人家一半努力,我这个班长睡觉都能笑醒了。

    又或者说,你们看看人家韩小北!来的时候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别不是你们连韩小北都比不上对吧?

    这种无形的压力逐渐在空气之中蔓延开来,悄然无声地伸进了每一个排长和每一个骨干、每一个兵的心里。

    三班就像一个疯狂运转而不知道疲倦的马达,令所有人都有了压力。

    很快,徐兴国的班第一个做出来改变。

    首先是沙绑腿。

    起初都觉得三班绑着玩意简直就是在开国际玩笑,是故意表现给连队主官看,用不了多久就会忍受不了而抛弃沙袋。

    因为帮着沙袋,三班天天跑五公里都是全连垫底。

    当然了,反正三班这帮神仙兵早就习惯垫底了,倒也无所谓。

    可是慢慢地,大家发现事情出现了意外的转机。

    某次三班跑五公里的时候,绑着绑腿也超过了最后一个班。

    三班不再垫底。

    而且是绑着沙绑腿不垫底。

    这就厉害了!

    绑着沙绑腿都能不垫底,松开沙绑腿,你丫岂不是要上天了!?

    徐兴国带领二班开始搞沙绑腿,接着牛大力的一班也开始了。

    一排全部沙绑腿,二排的排长也觉得如坐针毡,和几个班长一合计,二排也绑上了。

    三排和火力排当然不敢落后。

    你绑,我也绑!

    八连在不到一个礼拜之后,全部是上了沙绑腿。

    连长张建兴傻了。

    指导员蔡朝林挠头了。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俩人站在连部的门口,看着整个连的兵都吃了兴奋剂一样,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训练各种军事科目,那情形,从这俩位接管八连以来,就从未见过!

    指导员蔡朝林说:“老张,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建兴道:“指导员,你可是负责思想工作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忽然,他叹了口气,却笑了。

    “庄严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啊!”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