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60章 我负责

第360章 我负责

 热门推荐:
    “连长,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庄严鼓起勇气,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张建兴说:“其实找你来,只是征求你的一点意见,不是必须听你的,这事我已经和指导员商量过了。作为一连之长,在这种形势下我不能冒险,我要为全连的兵着想。”

    庄严的心中一凉。

    自己只是一个班长,确实决定不了什么。

    走到门口,他还是不甘心,回头又道:“连长,我还是不想放弃,韩小北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差。”

    张建兴忍不住有些恼火,他是从庄严新兵的时候就已经当八连连长的,是看着庄严成长起来的。

    诚然,庄严的确算是一个屌兵逆袭的很好范例。

    可是不代表韩小北可以。

    更何况……

    他最后还是决定要将所有的真相告诉庄严。

    “一开始做出这个决定,它并不是我的想法。”张建兴郑重其事道:“这是熊副政委的决定!”

    “熊副政委?!”庄严惊呆了。

    那不就是韩小北的舅舅吗?

    居然是他提出让自己的外甥去养猪?

    “没错,是熊副政委的意见!”张建兴说:“就连他对韩小北也没有信心,他更不想到时候去了团部参加考核,自己的外甥当众出洋相,那是打他的脸!”

    庄严总算明白了。

    当时送韩小北过来的时候,熊副政委说的并不是假话。

    他是震得不知道自己的外甥居然当兵了,还来了自己的部队。

    见到韩小北,接到了姐姐的电话,熊副政委这才知道了这件木已成舟的事。

    作为舅舅,他不能不管。的确,他也做过努力,最后安排韩小北去了特务连。

    以韩小北这种训练水准,根本是不够格去特务连的。

    很显然是熊副政委厚着脸皮给安排过去。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外甥直接就给自己打了脸,作为一个爱惜自己荣誉和尊严的老军人,熊副政委不得不将韩小北送来八连。

    可是韩小北在八连还是不争气,居然在实弹射击里差点酿成了训练事故。

    这让熊副政委记得自己老脸丢尽,对这个外甥,他只有绝望。

    让韩小北去当饲养员,的确能够回避许多问题。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种处理方式没错,对连队也有好处。

    庄严忽然觉得,作为这件事的主角——那个什么都不行的神仙兵韩小北反倒是最可怜的。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怎样的处置,也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虽然都说革命工作无分贵贱。

    但是当过兵的,有谁又想将来退役之后跟别人说自己是养猪兵呢?

    “连长。”庄严知道这事熊副政委的主意,反倒平静了下来,说:“我只需要一次机会!就一次!”

    他觉得自己必须为这个兵争取点什么。

    哪怕是一次可怜的机会。

    快两个月的相处时间,他觉得韩小北并非是无药可救。

    “你说!”张建兴明显不耐烦了,现在是晚上,熄灯号都吹过了,应该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训练了。

    “请转告熊副政委,让韩小北在三班多待一个月,就一个月!”庄严说:“现在距离五月份摸底考核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我只需要一个月。一个月后,连长你亲自考核,如果韩小北不达标,你将他扔到炊事班养猪,我庄严无话可说。我只需要你给他一次机会,不多!”

    张建兴愣在原地好一阵,突然骂了一句:“你个傻逼,这是关系到全连命运的事,你背得起这个责任吗?”

    “背不起,也要背,三班的兵都是我的兄弟!”庄严说:“如果你考核他,他没达标,我不反对你将韩小北送去炊事班。如果你硬要我背责任,我也没有什么筹码,那我只能说,如果我庄严训不好他韩小宝,我自愿辞掉三班长职务,去炊事班陪他养猪!”

    张建兴又一次感到了震撼。

    他忽然从庄严身上看到了那种“不抛弃,不放弃”的军人精神,他突然也有些动摇了。

    虽说是自己口口声声为了连队,可是为了连队就应该放弃一个兵吗?这对那个兵,公平了吗?

    他的脸,有些热辣辣地感觉。

    “我是真服了你庄严了,你这种死缠烂打的脾气,是吃过没改过……”

    张建兴苦笑着,咬了咬牙说:“行,给你一个月,一个月后,训练场上见!”

    “是!”庄严立正敬礼,喜上眉梢。

    正当两人在房间里激烈讨论的时候,其实没人注意到一道黑影早已经在连长的办公室外贴着墙壁站着。

    黑影的手里拿着一份检讨书。

    他本来是要来送这第五份检讨书的。

    这份检讨书,他写了那么多次还是心不在焉。

    因为他觉得自己没错。

    是方大宝朝他的床铺上扔老鼠捉弄他,俩人才会打起来。

    他在墙根下,静静地站了足足十几分钟。

    听着房间里的人在争论自己的前途。

    房间里,庄严声音虽然不大,不过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斩钉截铁。

    当最后的那一句“如果我庄严训不好他韩小宝,我自愿辞掉三班长职务,去炊事班陪他养猪!”传进耳朵里,眼泪一下子没忍住,唰地落在了地上。

    他擦了擦眼角,转身匆匆离开,脚步坚定,仿佛地面的砖都能踩碎。

    庄严回到排房,小心翼翼地朝三班的区域走去。

    忽然,他看到角落里的床铺边有电筒光。

    他赶紧过去,一看,是韩小北。

    韩小北低着头,打着手电,将文稿纸铺在床上,手里拿着钢笔,认认真真地在写着什么。

    “小北,怎么还没睡?”庄严问。

    韩小北头都没抬,低声道:“写检讨。”

    庄严好奇地走上去,站在韩小北的身后,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到了纸上的字——

    “……战友之间最重要的是团结和帮助,他们就像兄弟一样对我,而我却没有珍惜,为此,我深深地感到了懊悔……”

    整整一张纸,写得满满当当的。

    庄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这次,应该能过关了。

    “小北,写完马上睡觉!这是命令,明天一大早还要训练。”庄严说完,爬上了床。

    “嗯。”韩小北依旧没有抬头,等庄严离开,一滴硕大的泪珠啪一下砸在了纸上……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