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49章 神秘兮兮的三班

第349章 神秘兮兮的三班

 热门推荐:
    徐兴国坐在自己的床边看书,一个兵从排房门口走进来,然后和另外几个兵凑在一块,低声议论着。

    他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那围成一圈的兵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啥。

    今天是周六晚上,按照连队的日常,是休息时间。

    这会儿,徐兴国正在复习英语。

    他的英语是弱项,既然打算考军校,那就得抓紧每一分钟的空闲时间未雨绸缪。

    “都在聊什么?有时间不如去外面练练单双杠。”

    在一排,徐兴国是个严厉的班长。

    要说威望,他比第三年兵牛大力还要高。

    双料尖子,外加教导队优秀学员毕业,这些荣誉足够他在八连傲视群雄。

    几个兵立马噤声。

    其中一个说“班长,三班全都去了营房后面的水沟边,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在干嘛!”

    营房后面的水沟边?

    他忍不住想去看看,可是在兵的面前,这么做貌似又显得有份,刚才还训斥别人闲极无聊,自己这么做,岂不是自打嘴巴?

    “行了行了,管人家做什么?你们几个,没事就出去器械场那里拉拉单双杠,或者做做五练习,没做到的都要做,这是最基本的。”

    几个兵看到徐兴国一脸的严厉,赶紧起身离开。

    等人都走了,徐兴国将目光移到书本上。

    不过,那堆鸡肠文却怎么都看不下去了。

    三班在做什么?

    大晚上的,也不组织训练,也不在排房里休息,跑到营房后面的水沟旁做什么?

    按照以往三班的德行,那些兵这时候早已经在床边吹牛打扑克了。

    想到这,他合上书,左右看看。

    排房里空无一人。

    牛大力带着他的班出去搞训练了。

    这人还是老一套。

    一点训练方法都没有,只懂死搞。

    一班长的几个兵交给他,算是糟蹋了。

    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想到这,他不屑地笑了笑。

    三班的事,依旧像个放在耳边的狗尾巴草,撩得他浑身痒痒。

    走到床边,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一点窗户,将脑袋贴在玻璃上,悄悄伸出去朝营房后面看。

    八连的几个排的排房都是平房,一溜整齐排列过去,水沟距离营房只有两米,灯光可以将那里照的通亮。

    所以只要从排房的窗户里出伸头望出去,还是可以看到后面的情形。

    余光所及之处,徐兴国看到三班的兵整整齐齐坐在排房的墙根底下,一个个手里都拿着什么东西在摆弄。

    “啥玩意?”徐兴国好奇心大盛,“大晚上的,神神秘秘的,排房里也不待着,非得跑到后面水沟边去?”

    对庄严,徐兴国永远是又爱又恨那种。

    庄严是个合格的对手。

    徐兴国内心十分清楚。

    他也知道庄严是个不错的人,做朋友也不是不行。

    甚至,在回来八连的路上,他也仔细想过了留队这件事整个过程。

    他发现一个事实,也许庄严是真不知道自己要留队。

    这人本身当兵入伍就没想过考军校,他没必要留在那里,这是其一。

    其二是那天周湖平宣布庄严留队的时候,这家伙的表情的确显得惊愕异常,不像装出来的。

    可是,庄严留队始终还是挤占了自己的位置。

    这一点确实毋庸置疑的。

    对于庄严,徐兴国始终解不开心里那道结。

    他甚至不愿意承认是周湖平看不上自己,他必须找一个理由想自己解释和交待,为什么自己不能留队。

    对于一个自信满满,甚至可以用自负来形容的人,是绝对不会去否定自己的能力,这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

    无疑,庄严是一个最适合的靶子。

    徐兴国选择性地相信了庄严就是耍了手段,背后用了阴招,才让本应该理所当然留队的自己最后好梦成空。

    嘎——

    一个不小心,徐兴国用力有些过猛,本来已经老旧羞涩的木窗转轴发出长长的尖锐的摩擦声。

    这一下,彻底惊动了在窗子底下,蹲在排房墙根旁的三班士兵。

    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向右看,十几双眼睛齐刷刷朝徐兴国露在窗外的半张脸看了过来。

    “二班长,你在干嘛?”

    赵富贵一脸意味深长地笑,看着这个一脸尴尬的二班长,唯恐所有人听不到,嗓门吊高了十几个分贝。

    “哟!你在偷看我们吗?!”

    “谁偷看你们了!?”徐兴国有些恼羞成怒,说“我就是觉得房间里闷热,推开窗让风进来凉快凉快!”

    赵富贵这厮鬼精鬼精,那是那么容易糊弄的,立马就戳穿了徐兴国的西洋镜,说“二班长,这才二月底,晚上睡觉都要盖被子,你可真行啊,居然热!”

    n镇临海,夜里海风很冷,昼夜温差大。

    赵富贵说的是事实。

    这让徐兴国更是下不了台,憋着一张红脸怒道“我中气十足,我火气旺盛,怎么着?不行啊!?”

    “行行行,您老继续开你的窗,吹你的风,想看咱们在干嘛就光明正大地出来看,何必鬼鬼祟祟呢!你好歹是班长不是?”

    赵富贵话里待着骨头,把徐兴国噎得说不出话。

    “哼!”

    扔下这一个字,徐兴国重重地把窗户关上,发出让人心头一颤的响声。

    缩回排房里,徐兴国无论如何都看不进英文书了,坐在板凳上发了好一阵的呆。

    不久,门口传来嘈杂声,牛大力带着自己班的兵回来了。

    回到排房,立马拿着毛巾将自己身上的汗擦掉,一边擦,一边指挥这一班的兵“赶紧拿桶去洗澡,别在排房里熏着,臭死了。”

    等兵走了,扭头一看,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徐兴国,说“哟,二班长你不带兵去训练啊?”

    “不了,连长说休息,就让他们休息一下。”徐兴国漫不经心道。

    牛大力笑道“兵就是不能让他们闲着,闲着就出事,你看我,就是将他们训练得没力气了,他们就好管了。”

    徐兴国心里瞧不上牛大力,心道你这不叫训练,这叫乱来。

    他知道跟牛大力说什么劳逸结合都是废话,这家伙听不进去。

    于是说“一班长你新官上任三把火,二班我一直带开了,不需要了。”

    牛大力也听不出徐兴国话里的意思,他是一根肠子通的人,又说“二班长,你知道三班去哪了吗?”

    “知道,在后面的水沟边。”

    “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你知道?”徐兴国兴趣又被勾起来了,赶紧问道。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