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34章 副政委亲自送来的兵

第334章 副政委亲自送来的兵

 热门推荐:
    “哟!教导队的教练班长回归我们一排了啊!”

    徐兴国带着自己班的兵回到排房,看到庄严正在整理自己的床铺,不冷不热地说:“我说老庄,你回咱们这种小连队,哪不是屈才了啊?”

    庄严本不想搭理徐典型,可这回对方明摆着挑衅,他不想忍了。

    于是一边叠着自己的被子,一边头也不抬道:“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去哪不重要,反正不都是第二年上等兵吗?总比许多人好呐,想留都留不下来。”

    说完,漫不经心地扫了徐兴国一眼,说:“你说是不是啊,老徐?我好歹也在哪里待过几个月,我还带了学生军训。”

    他走到徐兴国的床边,坐下,笑眯眯地说道:“你带过学生没有?告诉你,她们会给你写信,那么大一叠地收……”

    一边说,一边两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夸张的厚度。

    “那么厚一叠……”

    徐兴国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从鼻孔里重重哼出一声鼻音,转身对着自己班的兵喊道:“都别在排房里待着了,放好装具,出来拉几个单杠,准备吃饭!”

    戴德汉进来的时候,徐兴国待着自己的人气冲冲地出来,他看了后这一眼,然后朝排房里一看,冲庄严招招手道:“庄严,出来一下。”

    “是。”

    跟着戴德汉去到他的小房间,戴德汉让庄严坐下。

    “回来有没有什么压力?”

    “没压力。”庄严说:“排长,你觉得我会有什么压力?”

    戴德汉一愣,旋即笑了:“好啊,没想到你去了教导队,回来人倒是成熟多了。”

    庄严说:“排长,我进步你应该高兴。”

    戴德汉哈哈地笑了起来,说是是是,你进步我该高兴才对。

    忽然笑容敛了起来,话锋一转道:“你和徐兴国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有,我可以做一下调解。毕竟我不希望我手下的班长不团结。”

    老戴的眼光犀利,自己和徐兴国之间的关系紧张,他肯定也嗅出来了。

    庄严觉得自己也不好细说,毕竟这涉及到徐兴国的个人形象,之前讽刺他,也不过是警告他一下,别招惹自己。

    要真排长面前落井下石,庄严觉得没这个必要。

    “没事,你知道我们在新兵连就开始一直有着竞争,到了教导队也一样,估计是这个原因。”

    戴德汉想了想,觉得庄严的话里也没什么破绽。

    于是点了点头说:“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也没必要往心里去。”

    庄严道:“排长放心,我不会忘心里去,都装进心里,我自己能把自己憋死。”

    戴德汉说:“想通就好……”

    话音刚落,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喇叭声。

    他探头朝外一看。

    一辆bj212吉普车开进了八连的大门,停在了篮球场旁的草坪上。

    扫了一眼车牌,戴德汉站了起来,戴好了帽子,对庄严说:“副政委来了,你去排房检查下,让他们把内务整理好点。”

    “好。”庄严起身离开。

    走出房门,看到吉普车上下来个中校,是团副政委。

    然后从门的另一边下来一个列兵,瘦瘦高高,像根没长好的豆芽一样,病恹恹没一点精神。

    连长张建兴和指导员蔡朝林迎了上去,敬了礼,分别叫了声“首长好”。

    副政委叫熊国汉,人长得高高大,比张建兴和蔡朝林高出足足一个头。

    “张建兴,蔡朝林,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天来,我不是来检查工作的,是来向你们求个人情的。”

    熊国汉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那种,也不回避今天自己过来的目的。

    “首长这么说就太客气了,你来指导工作我们就很高兴了。”

    张建兴看了一眼熊国汉身后的兵,忍不住问道:“这个兵是……”

    熊国汉眉头一皱,回头立马变得一脸的怒气,对着那个列兵说:“韩小北,上来见过连长指导员!”

    那名列兵怯生生地,双手提着个新发的迷彩前运包,背上背着个鼓囊囊的大背囊,旁边放着一个黄色的桶,里面装了杂物。

    由于人显得有些瘦弱,背囊背在身上颇有些泰山压顶的架势。

    一看,就知道是今年刚从新兵连里下连队的新兵蛋子。

    “连长……指导员……”

    韩小北怯生生地喊了一句,声音跟蚊子似的。

    熊国汉说:“我们进去说。”

    说完,指指连部的小会议室。

    回头又凶了一句韩小北:“给我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

    进了会议室,在椅子里坐下,通讯员摆上茶水。

    “把门关一下。”熊国汉说。

    “是,首长!”通讯员过去把门关了,人退了出去。

    “首长……”张建兴似乎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熊国汉绝对不是过来检查工作的。

    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

    熊国汉没等张建兴说完,马上打断了他的话头:“我今天过来你们八连,那可是厚着这张老脸皮的……”

    副政委一边说,一边用手掌拍着自己的脸。

    “要不是为了外面那个韩小北,我熊国汉这辈子也没像这样灰溜溜地求过别人。”

    张建兴和蔡朝林面面相觑,熊国汉的表现令人惊讶。

    这是咋了?

    “首长,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熊国汉喝了口茶,想了想道:“我知道你们八连还有编制,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们这边能不能收下外面那个韩小北?”

    张建兴和蔡朝林又是大吃一惊。

    按说,这也不符合分兵程序。

    新兵营已经在几天前结束了,分兵也完成了,现在忽然调一个兵过来,而且还是团副政委熊国汉亲自送来的。

    这就有些奇怪了。

    “首长,我想问问,这个韩小北……他和你什么关系啊?”张建兴也只能硬着头皮问清楚。

    毕竟糊里糊涂手下一个兵,也不知道什么来路,总得谨慎些。

    不问还好,一问,熊国汉立马长叹了口气。

    “唉——说起来就话长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