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31章 物是人非

第331章 物是人非

 热门推荐:
    教导队预提班长毕业归队的时候,连队里举行了一次隆重的欢迎仪式,当晚是加了菜的。

    庄严这次回来,什么都没有。

    将行李提进炊事班的排房,班长李闯成正躺在床上,拧过头一看,看到居然是庄严。

    “哎哟!见鬼了这是!”

    个子瘦小的李闯成从床上一咕噜爬起来,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庄严你回来了?!”

    庄严点点头说“对,班长,我回来了。”

    “别别别!别叫我班长了,你新兵蛋子的时候叫叫还行,现在你都是教导队毕业,又当过教练班长的人,这比我可高级多了,往后你就叫我老李吧!”

    庄严说“连长说让我到炊事班当兵,你是班长,我叫你班长没错。”

    李闯成愣了一下,说“之前连长找过我,说是让你回来之后来炊事班当班副的,怎么……”

    他显得非常惊讶。

    这怎么才两天之前的事,如今就变了?

    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李闯成也不好猜。

    庄严苦笑道“不知道,也许是我不够资格吧。”

    李闯成说“扯淡!你不够资格谁够资格?当个炊事班班副都屈才了,本来你的水平,去当个排头班班长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看看,徐兴国现在是二班长了,准备接一班长的班,严肃那小子现在是七班长,刘瑞勇是四班长,你们教导队回来的现在都是连队的骨干了。”

    庄严不想继续聊这茬,于是转移话题说“班长,我的床铺在哪?”

    李闯成忽然脸色一红,说“是这样的……”

    他看看左右,显得有些难为情。

    “炊事班人已经满了,床铺现在也满了,再加也放不下了,连长说了,你去老班长朱德康原来住的那个地方先安顿一下,他人已经退伍了,房子空着,你放心,我不是要你去养猪,班里现在有饲养员,不用你操心,你只是住在那里,团部的新营区已经在完工阶段了,据说我们两个月后就要搬过去,到时候有大房子,再安排你住过来。”

    想了想,又安慰道“其实,朱德康那个房子也不错,单独在山坡上,自由自在,内务不搞都没人管,对吧?我要不是当个炊事班长,我都搬上去了。”

    “没事……”庄严说“我在那里住过,那地方挺好的。”

    说着,提了行李又往门口走。

    李闯成踩着解放鞋追了出来,抢过庄严手里的黄桶,说“来来来,我带你上去,卫生我让兵打扫干净了,你住进去就行,啥都不用动,至于炊事班的事嘛……你爱管就管,不爱管就别管,有我呢……”

    两人一路朝山坡上走,一路聊着。

    李闯成开始为庄严介绍起这大半年来八连的变化。

    陈清明退伍了,朱德康也退伍了,那些三年度的老兵就只剩下尹显聪一个人了。

    李定副连长转业了,他本来就是老正连低配副连职务,所以提了一级以副营级待遇转业。

    听说尹显聪还在,庄严心里大为高兴。

    这就说明他的事情办妥了,既然留下,已经说明很大机会要提干,甚至可以保送军校,这样总比直接去考试要好。

    来到了山坡上那个熟悉的平房,庄严推门而入。

    里头的摆设和朱德康之前一模一样。

    只是物是人非,老兵已经不在了。

    庄严心底涌上一股淡淡的伤感,当年是朱德康一手调教了自己,可以说是自己的伯乐,没他,自己就去不了教导队。

    当时没想到自己会留队,以为还会回到铁八连,在朱德康退伍之前留下他的通讯地址。

    现在人走了,通讯地址都没了。

    “班长,朱德康的联络方式你有吗?”

    “没有……”李闯成摇头道“你不是不知道他这人,为人本来就孤僻,和谁都不怎么来往,脾气又古怪,所以走的时候也没给谁留联络方式……”

    庄严的心沉了下去。

    这回,是真的断了联络了。

    将东西放下,李闯成赶着回去做午饭,所以也没留下。

    庄严自己铺好床,将背囊里的衣服一件件放进那个老旧的柜子里。

    打开柜子,忽然看到柜子的门里面用红色的圆珠笔涂了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天地宽广,任我翱翔!

    庄严笑了。

    这也许是老兵朱德康的手迹,或许是他退伍的时候写下的,也是对未来的期许。

    军队就是铁打营盘流水的兵,士兵们来一茬,又走一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和理想。

    有达成的,也有没达成的。

    临走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些豪言壮语,好像要向全天下宣告——我来过!我奋斗过!我无悔过!

    这就是绿色年华。

    整理好东西,严肃和刘瑞勇上门了。

    三个都是在教导队里熬出来的难兄难弟,见了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

    去教导队的人里,唯独徐兴国没来。

    庄严说“老徐还在恨着我对吧?”

    严肃笑道“得,你是明知故问,你们俩的怨那是结大了。这会儿你回来,我估计老徐得看你笑话了。不过我可劝你,忍着点,就当没看到,别跟他计较。”

    庄严也乐了,说“你觉得我像那么小气的人?”

    刘瑞勇说“不带兵也好,这兵难带着呢!我们这年兵多,今年的新兵数量少,下了连队跟老兵们混在一起,训练很难搞,老兵休息他们跟着休息,比我们以前舒服多了。”

    聊了一阵,严肃和刘瑞勇都要去带兵了,所以暂时向庄严告辞,三人约好晚上去小店买点熟食,回来庄严的小平房里搓一顿,算是欢迎庄严回归老连队。

    等人走了,庄严走出平房,远远朝着训练场上看。

    和自己当新兵时候一样,训练场上热火朝天,他忽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孤独。

    ————————————————————————————————————————————

    ps说个关于老兵朱德康的题外话。

    在这里我想说说朱德康,这是一个真实人物,名字是虚化的,他的确是我老连队里养猪的老兵,我当新兵的时候他已经第四年超期服役了。

    书里描写的情况完全属实。我的器械体操是他指点的,进教导队前我基本能够熟练做完七练习,八练习也可以尝试,所以他对我的帮助很大。

    之所以将朱德康写出来,因为我是真的想起了他。可惜的是,前几年老连队聚会,我去参加的时候,问起朱德康,得到的消息是他死了。

    是自杀,因为生意失败和生活压力,选择走了绝路。

    我想说的是,从部队里走出来的人,有人成功,有人也不如意。不过我希望每一个战友离开部队走入社会之后,都能以坚强去面对一切。我们那么苦的训练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借此章,纪念老兵朱德康。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