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19章 相聚欢

第319章 相聚欢

 热门推荐:
    易军走出地炮团卫生队的营房门口,看到站在面前的庄严和尹显聪,顿时吃了一惊。

    “班长……老庄!你们怎么来了!?”

    “易军你个臭小子!”庄严上去,直接在易军的胸脯上来了一拳,“在地炮团也不告诉我一声?”

    易军笑嘻嘻说:“谁不知道你们教导队忙啊?都往死里训?我敢去找你吗?再说了,就算我去了,你有时间陪我吗?”

    忽然口气一顿,笑容没了,惊讶地问:“对了,预提班长集训不是结束了吗?你怎么还在师部?不会是专程从s市跟着班长过来找我的吧?还真不枉我们曾经一起偷过猪腰子呢!”

    这话一出口,庄严就尴尬了。

    留在教导队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老连队的人。

    虽然不是自己非得留队,可是现在自己事实上已经留队。

    之前在尹显聪面前,一直没提这事,怕的就是这茬。

    现在这个易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他悄悄瞄了一眼尹显聪,觉得后者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这才轻声道:“我留队了……”

    “留队!?教练班长!?”易军的眼睛登时圆了,一拳砸在了庄严的胸脯上,“牛逼啊!我就说了,你老庄不是个简单的家伙,不比徐兴国差!对了,徐兴国呢?”

    “回去了。”庄严小声道。

    易军哈哈大笑:“他可能是最想留在教导队的了,你现在留队了,他不跟你打一架?”

    庄严没敢提那晚和徐兴国之间的事。

    打,确实是打过了。

    尹显聪如今在场,总不能在这里提及徐兴国的想法,说徐兴国想留在教导队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周湖平否了。

    虽说自己跟徐兴国之间现在已经水火不容,但总不能背后非议别人,那是小人行径。

    这样做,对现在回到老连队的徐兴国也没好处。

    “行了,别什么教练班长的了。”庄严说:“是班长说你在这里,我们才一起过来找你,赶紧去找你们队长请个假,一起去我那边,教导队附近有个小店,炒菜忒好吃。”

    “行!你说了算!”易军说:“你们在这等等我,我去跟队长说下,拿个假条。”

    等易军走了,庄严这才对尹显聪说:“班长,我没回连队,连长……他怎么说的?”

    尹显聪道:“当然生气啦!”

    他看了一眼已经十分尴尬的庄严,叹了口气,安慰道:“不过也没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徐兴国回去了,连长倒是挺高兴的。不过你没回来,他也有话说,说自己连队好不容易培养了个人才,接过送去教导队集训,居然成了别人的兵。”

    “还好……”

    庄严总算松了口气。

    他心里觉得挺对不住张建兴的,当初是自己各种争取才得到了来教导队参加预提班长集训的机会,而且还跑到张建兴的办公室里去毛遂自荐了一番。

    现在好了,自己毕业了,却留在了教导队,连队那头还等着用人,恐怕对张建兴未来一年的骨干安排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班长,我也是有苦难言。其实不是我要留教导队,是中队长死活要我留下,说我要是不听他的,即便回去了也扣下我的训练档案,我也是没法子了……”

    尹显聪摆摆手道:“这事,也说不清,你也别解释,越解释越乱,既然留了,就得好好干。”

    俩人谈了一阵,易军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他拿到了假条,被批了半天的假,今晚熄灯前必须归队。

    原路坐车返回到了老油的店里,找了个桌子坐下,庄严死活要做东,易军和尹显聪都直到庄严的家庭条件好,也不跟他争,由得他安排。

    老油店里都是一些家常菜,什么虎皮尖椒,什么牛肉炒辣椒,还有就是当地有名的胡须鸡,庄严点了一整只胡须鸡,又点了几个小菜,尹显聪一个劲地说“够了够了”,庄严也没停住,又让老油上了一箱啤酒。

    “班长,你就别客气了,当初要没你,我都来不了教导队,难得你来一次师部,就让我好好做做东。”庄严大包大揽,豪气万丈。

    老油店里没什么人,教导队预提班长集训结束,店里冷清得很,他一眼就觉得尹显聪面熟,俩人一聊,说是前两届教导队集训的学员,老油大喊说,有印象,有印象。

    说着又送了一碟腌萝卜。

    菜很快上齐全了。

    庄严开了几瓶啤酒,自己端着一瓶,说:“难得咱们八连的兵在这里能聚聚,来,干了。”

    说罢,三人碰了碰瓶子。

    当兵的喝酒都像打仗,雷厉风行,仰头咕嘟咕嘟地很快一人干掉了第一瓶。

    庄严给尹显聪夹了一大块鸡腿肉,说:“班长,这是咱孝敬您的,能在你手下当兵,这是我的幸运。”

    尹显聪说:“庄严你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油腔滑调了?还学会拍马屁了?”

    庄严说:“我本来就这样,当兵都让我的性格改变很多了,不过我可不是拍马屁,我说的是真心话。我这种操蛋性格,你让我新兵连在陈清明手下当兵,我绝壁没今天。”‘’

    尹显聪沉默了,并没有马上搭话。

    庄严又开了三瓶,又一人一瓶。

    尹显聪说:“得了,别整太厉害,待会儿易军还要会地炮连,我也要回招待所去。”

    “没事!待会儿让老油开车送他回去不就得了?”

    老油店里就有个摩托三轮车,飞云山是景区,老油没事的时候也去兼职载客。

    庄严来劲了,他是真高兴,已经半年没见老连队的人了,如今留在教导队,也不知道将来有多少机会能间。

    百把公里,说远不远,说近也绝对不近。

    第二瓶很快又被消灭了。

    三人喝得兴致勃勃,吃得是满嘴流油。

    当兵的人,最喜欢就是和自己的战友坐下来,大口肉大碗酒,那种豪气万丈一杯酒的气氛下喝出古时候醉卧沙场君莫笑的豪情,没穿上军装那是真体会不出来的。

    “班长,你这次来师部,办的什么事?”庄严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担心尹显聪留队的问题。

    因为教导大队今年也有不少原本打算留队考学的老兵被兵役改革打乱了计划,出现了不少的变动。

    他隐约觉得,尹显聪来师部,跟他留队的事有关。

    可是,留队一个士兵,团一级有着足够的权力,为什么要来师里?

    这是一个庄严想要解开的谜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