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12章 最不被看好的班级

第312章 最不被看好的班级

 热门推荐:
    皇冠3.0轿车开进教导队,在各中队的篮球场和草坪上早已经聚满了前来观看会操表演的家长了。

    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相机,和自己的孩子咔擦咔擦地拍照。

    游大志刚下车,迎面就上来一对夫妻,男的看到游大志就一口虚伪的热情,连声道:“哎哟,我说是哪个大老板的座驾呢,连部队的地方都能开进来,原来是我们镇高官大人。”

    这种不咸不淡的腔调一听就不怀好意。

    游大志和这人可谓是老熟人了,也不好发作,于是说:“今天早上回镇上处理点事,回家晚了,赶不上学校的大巴了。”

    那男人听了,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说:“我说我的老同学啊,是不是回去处理光辉厂前天出的那起工伤事故了?”

    游大志点头说:“对,黄茂坤你是劳动局副局,应该很清楚,这事比较急。”

    “我当然知道这事急了。”黄茂坤说:“要不是今天是礼拜六,我都没时间过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勾住游大志的肩膀,轻轻将他拉到一旁,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声调却很大,说:“我说老游啊,都快过年了,你们下面的人能不能看紧点?别出事故,让我们都过个好年,人家家属跑到我们局来说要仲裁,又哭又闹又要上吊,搞得我们办公都办不好。这事啊,你们镇的干部啊,就是思想麻痹,搞经济不能不注重安全不是?”

    一条条道理说下来,游大志心里早已经窝了一团火。

    “我是书记,不是镇长,我不管安全生产。”游大志说。

    黄茂坤也是个人精了,话锋一转,又将帽子扣到游大志的头上,说:“可你是一把手,你管着干部,干部有责任,你就没责任?”

    “有没有责任,那不是你黄副局长说了算,是市领导说了算。”一旁的钱慧芳忍不住了,上来就冷冰冰地和黄茂坤怼上了:“我说黄副局,有段时间没见,你是官威见长啊?劳动局副局长,当出了副s长的气魄,下回我跟林s长吃饭的时候,向他推荐推荐你,你不当个副s长,还真屈才了。”

    黄茂坤差点没被钱慧芳的话噎死。

    他知道这话里有毒,不能接。

    在官/场上,有些话题就不该议论。

    钱慧芳这话一来是暗示自己的关系,二来是给自己挖坑。

    自己谦虚说不够格,她就会说你能力不足;你默认,她就会说你有心要竞争副s长;将来这些闲言碎语传出去,恐怕到了市领导的耳朵里就变了样。

    自己是个副局,顶多就是个副科,几斤几两自己清楚。

    接这个话茬,实在是不智。

    于是他干咳两声,悻悻道:“不说了不说了,我还是去看看我们家鹏宇,他们一班在一中队呢,你们家大海就在这里,三中队……”

    他指了指三中队,转身对自己的老婆何明玉说:“走吧,去一中队。”

    等黄茂坤走了,钱慧芳朝他的背影呸地了声,回头对自己的丈夫说:“我说你个窝囊废,怎么就不狠狠地回怼他?你是正科,他才是个副科,口气比你还大!”

    游大志说:“你当我不清楚他?跟他计较什么?都同学那么多年了,从前他就一直瞧不起我,觉得我是泥腿子出身,他家是南下干部家庭,上次竞争这个书记职位,他没选上,背地里也说了不少我的话。不过你不能跟这种人计较,也没时间去计较,我忙着呢!”

    去三区队里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参观了一下内务卫生,很快,学生和家长都集合起来。家长被带到观礼台,学生则在大操场一侧的草坪上集合坐下,等待依次出场。

    管理台上,黄茂坤夫妇和游大志夫妇又碰面了。

    冤家路窄。

    两方居然刚好挨在一起。

    黄茂坤又忍不住了,说:“老游,我刚才听我老婆说,前几天搞过一次预演,检验了一下训练成果,大海那天把裤子都崩裂了,今天会操,你们不带跳裤子给他换上?”

    游大志夫妇这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事。

    忙道:“刚才我儿子没跟我说这个事……”

    “是吗?”黄茂坤又露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笑,说:“也是,孩子吗,青春期,也知道要自尊了,那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何况那天,大海所在的班是全年级评分最低的,估计是不好意思跟你说了。”

    游大志看了看钱慧芳,这事刚才儿子的确没说。

    看来,黄茂坤说的倒是真的。

    何况黄茂坤的儿子黄鹏宇在高一一班,老婆何明玉又是一班的语文老师,情况应该很清楚。

    旁边有家长插话了:“听说上次是一班拿了第一。”

    黄茂坤笑眯眯地说:“毕竟是尖子班嘛,哪是那些乱七八糟班能比的,学习能力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学东西的速度当然也不同了。”

    家长笑笑道:“看来这次会操,一班肯定也是第一了。”

    钱慧芳闻言立马又发作了,说:“学习好,学习有用吗?我厂里硕士生都有,还不是给我打工!?”

    钱慧芳的厂子在d市是数一数二的私企大户,纳税先进单位,她平素里就很牛,可是牛得有资本。

    黄茂坤又被钱慧芳噎住了。

    何明玉扯了扯黄茂坤,让他别说话。

    黄茂坤也只好忍了。

    总不能跟一个泼妇一起骂街,这方面,黄茂坤自认也不是钱慧芳的对手。

    很快,会操比赛开始了。

    一班是第一个登场的。

    队列整齐,动作标准,周围的掌声一直没断过。

    退场后,黄茂坤一边鼓掌,一边拿眼去瞟游大志两夫妻,一脸得色。

    游大志低声对自己老婆说:“老婆,好像没人看好咱们儿子的班,我刚才觉得他们那个教官还行,就是不知道,教的怎样?”

    知子莫若母,钱慧芳哪会不知道自己儿子游大海有多少斤两?哪会不知道十五班是个什么班?

    嘴上虽然不服输,虽然硬,心里早就做好了输的准备。

    “管他呢!军训而已嘛!拿不拿第一,有什么所谓。”

    黄茂坤听到了,立即扭过头说了句戳心窝子的话:“可好像十五班入学这半年来,无论是什么,哪怕是搞个卫生比赛,别说第一了,名次都没拿过呢!”

    他这么一说,游大志两夫妻的脸顿时就黑了下去。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