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11章 汇报表演日

第311章 汇报表演日

 热门推荐:
    三区队排房里的二十二个男生正在整理内务卫生,游大海突然闯了进来。

    “都起来了起来了!”

    游大海兴奋得像只饿了几天刚吸了口血的跳蚤,拿着刷牙的口盅,在储物柜上咣当咣当地敲着。

    “八点半开始集合了,我们还有一个小时!”他说:“教官让我们马上将自己的西装烫笔直,把皮鞋擦亮。”

    所有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十几秒钟后才有人问:“海哥,皮鞋是有,可是鞋油没有啊,怎么擦?”

    游大海顿时哑巴了。

    龙中的男生校服是浅蓝色西装款,皮鞋虽然没统一,可也有要求,必须黑色。

    所以每个男人都必备一双皮鞋。

    但是来军训,多数时间都穿运动鞋,方便训练,所以没人带鞋油。

    鞋油这东西,十五班男生里就没几个人用过,平时鞋子脏了都是直接到街边给3块钱擦鞋匠,人家好歹是专业,各种油上上去,鞋子亮得可以照出人来。

    这仓促之间,哪找鞋油去?

    营区又是荒僻的山里,距离最近的小镇都有六公里,出去买也肯定不现实。

    “鞋油……鞋油……”游大海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在排房里走来走去。

    “有了!”班长王林恩忽然惊喜地叫了起来,“我有办法!”

    游大海忙问:“什么办法?”

    王林恩三步并作两步蹿到了自己的出轨柜旁,将柜门打开,从里头取出一大瓶乳白色的东西,举在手里。

    “就用它!”

    游大海伸手抢过来一看,眉头顿时拧成一团:“凡士林润手霜?!”

    他疑惑地瞥了王林恩一眼:“班长,这东西是擦手的吧?擦皮鞋能成?”

    王林恩说:“我也不知道,我猜的。凡士林本来就属于油脂类,我擦手觉得挺润的,这皮鞋总不至于比手还娇气吧?”

    游大海抬手对自己另一名同学说:“拿我的皮鞋过来试试。”

    皮鞋到手,游大海找不到擦鞋布,干脆拿自己的一跳备用毛巾,蘸了些凡士林,还真的在鞋面上涂抹均匀,然后开始擦拭。

    “咦?”

    旁边一个男生看着逐渐变得黑亮的皮鞋,忍不住惊喜道:“好像有效!”

    游大海仔细检查了一下,虽然没有街边擦鞋匠的水准,可是总归还是比没擦要好很多,至少看起来干净。

    “都把鞋子拿过来!”游大海说:“一半人擦鞋!一半人用口盅盛开水,然后烫衣服,分工合作,动作要快!”

    然后拿起那瓶凡士林,又看看王林恩,摇头晃脑地嫌弃:“啧啧,进口的凡士林润手霜擦鞋,真够奢侈!班长,你好堕落。”

    那天早晨,三区队的排房里,十五班男生是整个中队最忙碌的一批人。

    其他班的男生经过排房门口,看着里面忙忙碌碌搞得鸡飞狗跳的情形,都觉得这帮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又跟自己过不去,非得在会操表演的当天给自己出出洋相。

    正当十五班的男生在自己的排房里忙碌的时候,龙中高一年级十五班的家长们正朝着这里赶来。

    高速公路上,一辆皇冠3.0正在朝着飞云山方向疾驰。

    车里,钱慧芳不停的催促:“快点快点!开快点!都是你,还说要回去安排什么工作再来,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学校的大巴早走了!你说说你,还是个党员领导干部,你爸还是当兵出身的,怎么你就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握着方向盘的游大志放下手机,不耐烦道:“你能不能别那么啰嗦?我这不是有工作吗?你呢?你说说,昨晚你在厂里待到几点才回家?今天早上几点才起床?就算我不回镇政府安排工作,你也起不了那么早!别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

    “哟!我推到你的身上!?”钱慧芳一听这话,顿时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语气一下子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好哇你的游大志!都是我的责任?儿子也都是我的责任!?当年要不是你爬上我的床,对天赌咒对地发誓,能有他?!现在倒好,成了我的责任!?我真是瞎了狗眼了,嫁了你这么一个没良心的货!”

    说完,不管不顾,一拳砸在了游大志的肩膀上。

    游大志怒吼:“神经病!我在开车呢!你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钱慧芳这回更是不依不饶了,“好哇!我今天就发神经给你看!”

    说罢,朝着游大志的脸上就是一顿挠。

    游大志只好举手投降,虽说自己身为镇里的一把手,可是面对这个河东狮,还是束手无策。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责任,我当年就不该爬上你的床!”游大志一边说,一边死死抓住方向盘,大声道:“你别闹!待会儿你我一头撞死在这高速路上,儿子就成孤儿了!”

    提到儿子,钱慧芳的火总算平息了下来。

    一撇嘴,把头扭到一旁,看着窗外,生着闷气。

    游大志拿出烟,点了火,想抽根烟换一下。

    没想到,钱慧芳又发飙了。

    “抽抽抽!整天不是喝就是抽!前几天还说身体不好,往后要保养,要过健康生活。这就是你的健康生活?这就是你保养手段?!”

    游大志心里一团闷气,可是又不干发作,这只母老虎可不是一般人,那是真敢跟自己死过的悍妇。

    他只能深吸一口,然后一脸苦逼地将烟头摁熄在车的烟灰缸里。

    “你给校长打电话没有?让他跟部队沟通沟通,不然现在我们开着私家车去,怕是连门都进不去!”钱慧芳说。

    游大志不胜其烦地拖长着腔调说:“皇帝,我叫你皇帝了好不好?我打了电话,校长说已经沟通好了,我们到了大门,登记下身份证就可以了。”

    钱慧芳这才长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忽然,她将前方的梳妆镜放下,对着镜子整理起自己的头发来。

    整理了片刻,左右看看还算满意,忽然又换上了一脸柔情,问自己的丈夫:“老公,你说我今天的头发还行?时光廊的老板亲自给我做的,今天是儿子军训汇演,我可不能丢脸。”

    “靓!”

    游大志憋了一肚子鬼火,没敢发作。

    他真搞不懂女人这种动物。

    刚才还狂风骤雨,现在风和日丽艳阳天。

    真是见鬼了!

    “比钟楚红和张曼玉都靓!”

    他几乎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说道。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