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07章 我能听懂你们的话

第307章 我能听懂你们的话

 热门推荐:
    在得知军训的消息之后,庄严就曾被中队里的老兵各种暗示,说带军训一定要注意控制个人感情。

    而且周湖平在军训前的会议上也一再强调纪律性,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注意和女学生之间的关系处理。

    虽然没有说得明明白白,可是周湖平的口气和表情当时已经十分明了,就是你们这帮兔崽子带军训归带军训,别想着和女学生谈恋爱。

    其实说是士兵,也不过是十的青年人,老兵顶多也是个二十一岁而已。

    说谁心里没点想法,那都是骗人的。

    所以就得依靠纪律。

    严格的纪律和红线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谁敢越过雷池半分谁就得接受纪律处罚。

    为了最大程度上避免这种情况,教导大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像庄严这种第二年并兵班长是绝不能带女生的,而且长得帅的也不能带女生。

    在安排班级教官的时候,大队的领导们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

    庄严是两样都沾了,所以这次他被派去带男生。

    世上永远没有绝对中的绝对,尽管大队领导已经尽可能避免,可是管得了兵管不了学生。

    正处于青春年华中的高一女生,一个个都是豆蔻年华情窦初开,军队对于学生来说是神秘的,巨大的好奇心促使下,军训中仍避免不了会产生一些意外情况。

    何况是余慧君这种本身就大大咧咧,做事独立独行不顾他人看法的女学生?

    都说男人胆子大,可是女人胆子大起来更令人招架不住。

    庄严作为一个懂粤语是教官,其实暗地里早就知道这些小女生们的小猫腻。

    她们经常会在饭后站在二楼走廊的栏杆旁,然后俯身看着楼下经过的每一个教官,用自己的审美标准定制了个五分制,为这些教官们打分。

    这个帅,五分……

    那个还过得去,四分……

    这个不行,三分……

    还有最可怜的是王大嘴,虽然这厮幸运带了女生,可庄严偷偷听到女生们的评价,王大嘴只拿了一分,而这一分还是因为他是个军人,给面子p才给的,不然连一分都没。

    当然,庄严并没有把自己听到的告诉王大嘴,怕大嘴受不了这个致命的打击,跑到飞云山上去跳崖。

    自从那天之后,游大海变得比小猫都乖,再也不敢抽烟,不敢偷懒,更不敢对自己纪律监督员的工作有所怨言。

    也是从那天起,余慧君有事没事都往男生宿舍跑。

    更奇怪的是,从那天起,余慧君变得斯文了不少,好几次游大海故意挑衅她,本想发作,一看到庄严立马又笑成了花儿。

    这事吧,庄严心里隐约也知道一些,所以刻意保持和余慧君之间的距离。

    毕竟,老连队班副程浩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人家和个厂妹谈个恋爱最后都被处分并且赶离教导队,更不说是利用职务之便和女学生谈情说爱了。

    红线就是红线。

    对于1师这种以军纪严明而著称的部队来说,男女关系就是雷区,踏错一步都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这天在排房里训练叠内务的时候,游大海神秘兮兮地跑到庄严身旁说:“教官,告诉你一个秘密。”

    看到游大海小眼睛中闪烁的八卦光芒,庄严就知道没啥好事。

    “不听。”

    “好事。”

    “好事也不听。”

    “我告诉你,我们班有两个女孩子喜欢你。”游大海根本不介意庄严想不想听,直接抖搂了出来,“一个是那个神经病余慧君,还有一个是潘小兰。”

    关于余慧君,庄严倒是早有预感。

    可是潘小兰又是谁?

    庄严彻底懵逼。

    搜遍了记忆,没有找到关于这个女生的印象。

    “行了行了,你好歹也是男人,怎么像女人一样八卦?”庄严不耐烦地打断了游大海,“叠你的被子去!”

    等游大海悻悻地走了,庄严皱着眉头想了一阵,还是没想出这个叫做潘小兰的女生是谁。

    管她呢!

    反正又不是自己带的,自己可以坚守纪律,可是别人怎么想自己没法子阻止。

    何况,这些女孩子懂啥?

    就是一时好奇而已,等军训完,过一段时间很快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正当庄严在排房里检查男生的内务时,文书廖晃忽然出现在门口。

    “庄严,来一下。”

    “什么事?”庄严跑了出去,看到廖晃的手里拿着一张纸,便问:“又有通知?”

    廖晃说:“是啊,还比较急。下午要临时组织一下训练效果检验,你们准备下。”

    “军训才三天多,现在检验?”庄严奇道:“不是说最后那天才组织比赛吗?”

    “只是检验。”廖晃说:“据说是龙中的校长突发奇想,打算最后那天比赛的时候邀请学生家长前来观看,所以为了效果好点,让我们下午组织一下初步检验。”

    庄严哭笑不得,这事也由不得自己说了算,于是苦笑道:“折腾……”

    折腾就折腾吧!

    下午,军训阶段性检验考核如期在两点半拉开了序幕。

    前面十个班上场的时候,庄严就觉得不妙。

    因为自己训练的学生什么水平自己知道,他担心自己带的这个男生班有可能垫底。

    虽然只过了三天半,学生们的三大步伐还不算熟练,可是五个尖子班毕竟是尖子班,士气高,凡事都争第一,读数认真训练也认真,风气也不是十五班这群活宝们能比的。

    游大海坐在队列里,开始和旁边的人嘀嘀咕咕起来,一会儿讥笑别人动作不标准,一会儿又嘲笑别人走路走起来就像没吃饭一样,反正各种数落。

    声音虽然小,可是庄严听得一清二楚。

    庄严本来就担心这次检验要垫底,游大海这群活宝却依旧一点都不上心,自以为了不起。

    “住嘴!”庄严回过头,压低了声音,瞪了游大海一眼:“待会儿上去你们能做到人家的水平,我就算安心了,别出洋相到时候就难堪了。”

    游大海先是一愣,接着低声惊呼:“教官,你能听懂我们说什么?”

    庄严这才发现自己露馅了。

    露馅就露馅吧!

    庄严也不掩饰,干脆直说:“没错,所以少在我面前用粤语嚼舌头,我会听,也会说!我自己就是南粤人!”

    所有男生都惊呆了。

    之前自己在背后说了不少话,看来教官都听到了!

    一时之间,十五班的队伍里一阵骚动。

    余慧君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跟旁边的同学说:“哎呀!原来教官什么都能听懂,那我之前说他的那些话……啊啊啊啊……好淤啊!(好丢脸的意思)”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