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87章 兄长

第287章 兄长

 热门推荐:
    走出团指挥所,连长蔡文明的脚步既轻盈又沉重。

    号称全师尖刀连、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英雄连队从进驻边境驻地开始就一直坐着冷板凳,已经好几个月了,连里的官兵早就摩拳擦掌,百多号汉子差点没让胸中那股闷气憋死。

    最可气的是老冤家七连居然派到了凸出部位进行防御布置,虽然没打多少大仗,可好歹也零星打退了敌特工队的几次偷袭,七连连长费力明见了自己就一脸高深莫测的笑,笑得那一个叫意味深长。

    那德行!

    这下可好了,明天自己的连队将担任重要的穿插任务,这是一个关键,是一个战役的关键,更是一个吐气扬眉一显身手的好机会。

    兵家成败往往就在一线之间。作为一连之长,这里面的份量有多重再清楚不过。

    军人不好战,但是绝不想坐在后方看着别人打仗!

    “小黑!”背后传来营长张衍的声音。

    蔡文明小跑到张衍跟前立正:“老连长,有什么指示?”

    虽然张衍如今已经是营长了,不过蔡文明还是习惯叫他老连长。

    张衍脸上微微露出一点笑意,眼前这个黑黝黝的连长是当年自己接过来的兵,从战士成长到连长,他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麾下。

    “晓丽怎样了?你有没给她写信?”张衍塞给蔡文明一包香烟:“虽然军人舍小家保大家是份内的事情,可没到最后选择的时刻,小家还是不能舍弃的嘛!”

    蔡文明撕开烟盒,把一根烟叼在嘴里,又给张衍递了一根,再把烟揣进兜里,冲张衍咧嘴笑道:“还好,部队过来之前收到过她的信,一切都好。”

    张衍说:“孩子都一岁了吧?”

    蔡文明说:“嗯,刚满一周岁了,晓丽还没生的时候我就赶着回部队了,不是要调我们上前线,要备战了嘛!说起来……”

    他的脸上浮起愧疚之色,说:“还真是为难我那口子了……”

    张衍说:“这方面你比我行,我那个还在你秋茹嫂子的肚子里呢!”

    蔡文明道:“老连长,娃儿的名字想好了吗?”

    张衍思忖片刻说:“想好了,无论男女,都叫张和平。”

    蔡文明喃喃道:“和平……和平……”

    张衍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地笑道:“对呀,和平是最珍贵的,军人打仗也是为了和平。”

    话锋一转又道:“你好像已经有些日子没探家了。”

    蔡文明讪讪一笑:“是啊。吴晓丽都怪我了呢,说我和军队才是两口子。等战事完了后,老连长你得给我说说情啊,她就听你的,否则我门都进不了。”

    张衍笑了笑,望着远山出夕阳最后一丝光亮若有所思:“这场仗打完,你就马上休假探亲,这也算是我的命令!”

    “是!”蔡文明下意识立正了一下。

    “其实这一次是我推荐你们连担任穿插任务的,你是我手里成长起来的兵,你的能力没人比我更清楚。在我们团,你也是有数的善战连长,好钢用在刀刃上,开战以来团里一直没让你们担任什么重要的军事任务也是从保存尖刀连的实力角度出发的,”

    张衍说到这里顿了顿,眼里闪烁着一种担忧:“明天的战斗……”

    “老连长,你别说了,我都知道,”蔡文明见张衍说起明天的战斗任务,表情略微严肃起来:“我很清楚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得不到友邻部队的配合,我们是孤军作战,如果我们深入则退路只有一条,如果敌人回防两面夹击要吃掉我们,那么,这次任务是有去无回……”

    张衍喃喃道:“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军人是不怕死,但生才是军人最艰难的事情,明天的战斗,我希望能看到你能把你的队伍尽可能地平安带回来。”

    蔡文明皱起眉头做了个鬼脸:“咳,老连长你怎么说着说着像生离死别一样,我还盼着回来吃你家那坛子三蛇酒呢!”

    说罢故作轻松道:“噢?老连长,平平恐怕就是这个月要出生了吧?我记得你说过预产期就是这个月了。”

    张衍竖起食指点了点蔡文明,勉强笑了一下:“你啊……管好你自己的家事再跟我来扯淡!你秋茹嫂子贤惠着呢,家里的事,不用我操心。”

    他的眼神忽然转化为无限的慈爱和关怀,伸手正了正蔡文明敞开而且凌乱的领子:“你虽然是我们师最年轻的连长,连长连长一连之长,你得有个连长的样子,别整天嘻嘻哈哈没点正经样……”

    蔡文明孩子一样安静地站着,待张衍做完手里的一切,他才把自己手里沾了些尘土的帽子拍了拍,整齐庄重地扣在脑袋上。

    看着面前宛如兄长般的营长张衍,他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只化作一个有力的军礼。

    远处连绵的山群在薄薄的暮霭中黯淡下来,只看到夕阳成了山后一片艳丽的血红。蔡文明戴好帽子,转身消失在树林中。

    凌晨六点,800高地右侧的一片茂密的灌木丛中。

    一条颜色斑斓的蛇扭动着饱涨的腹部,满意地往自己的巢穴爬去,昨夜的美餐还未消化,它要趁炎热的太阳还没出来之际回到自己的洞穴,安享一个舒适的白天。

    前方忽然传来低沉的呼吸声,它猛然抬起头,警觉地吐着信子,空气中传来一阵人类体温的微热。

    突然,蛇感到自己的七寸处忽然一紧,毁灭般的力量从一只钢钳一样的大手上传来,死亡的味道弥漫了整个世界……

    蔡文明舔了一下嘴角的蛇血,一阵略咸而带甘的味道沁入喉咙深处。从昨夜三点进入潜伏位置到现在,整个连队像沉入了地底一样,周围除了虫鸣和风掠过树梢的声音,没有一丝生命的动静和气息。

    所有的士兵和这片茂密的丛林融合成一体,只在等待一个攻击的命令。

    这里是800高地上的一处山坡,整个连队置身在越军的布防区深处,彷佛一把深藏不露的尖刀,伺机而动。

    轰——

    轰——

    轰——

    一阵阵大口径火炮弹丸爆炸的轰叫声从1250高地传来,尽管离弹着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仍能感觉到大地微微颤动。

    总攻开始了!

    蔡文明握紧了手里的冲锋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800高地,那个方向即将出现自己的对手,一个军特工营。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