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85章 这事不是你说了算!

第285章 这事不是你说了算!

 热门推荐:
    周湖平穿戴整齐,坐在小板凳上,正在自己家属院的小平房里擦皮鞋。

    待会儿,他还要去晚点名。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他的军官腰带和大檐帽,还有一本中队花名册。

    这是本届教导大队三中队预提班长集训最后一次点名了,周湖平觉得这种事必须有点儿仪式感。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穿上烫得笔直的常服,穿上擦得油光滑亮的皮鞋,亲自进行最后一次点名。

    笃笃笃——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周湖平一愣,他以为是自己误了点名的时间,文书廖晃过来催自己马上过去。

    抬手看了看表。

    九点整。

    距离点名还有半个小时。

    自己并没有误点。

    “廖晃吗?我没误点!”

    门外,静悄悄的,没人回应。

    周湖平又擦了两下皮鞋,忽然觉得不对劲,又问:“是谁?”

    “队长……是我,庄严。”

    熟悉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周湖平怔了怔。

    然后起身,穿好皮鞋,上前开门。

    庄严浑身湿漉漉的站在门口,像只狼狈的落汤鸡。

    “你搞什么?”他疑惑地看看天,月亮高悬,云淡风清,别说雨,风都没。

    庄严瓮声瓮气地说:“队长,问你个事。”

    周湖平念头一转,马上明白面前这个兵要说了什么了,于是道:“是说留队的事?”

    庄严没吱声,只是点了几下头。

    “留队很好啊,多少人想留,都留不下来。”周湖平说:“教导队教练班长,是班长中的班长,不是谁相当就可以当的。”

    庄严说:“可是,我想回老连队……”

    周湖平顿时脸色一沉,说:“回老连队?回去干嘛?难道这里没班长你当?没党票你入党?没指标你考军校?”

    庄严摇头说:“不是这些,我觉得我留下来,徐兴国会有很大的误会,他认为是我抢了他的指标,而且,连长送我来的时候说了,多少人来,多少人回去……”

    “扯淡!”周湖平怒了,“你以为这是在街边买菜啊?讨价还价?这是啥地方?是你还价的地方吗?告诉你!留你下来不光是教导队的决定,也是师里的决定,你要真有意见,你去师里找蔡副师长说,找崔副参谋长说,他们同意你回去,我周湖平没二话,立马签字让你走人!”

    庄严被周湖平一顿教训,心里自然忐忑不安。

    经过了一年的训练,他深知部队这地方只能服从上级命令,是绝不能讲价钱的。

    可是,一想到徐兴国那种厌恶的目光,他又忍不住了。

    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不仁不义不忠之徒,更不想让自己曾经的好战友觉得是自己在背后出卖了他。

    “队长,我不想留下。”他鼓起勇气,“明天我跟着车子回自己的连队去。”

    “噫!”周湖平十二分意外地看着庄严,说:“你倒是很有脾气很有性格嘛!你以为你说回去就回去?告诉你,只要你还在部队,只要你还在1师当兵,你就跑不掉。你敢走,档案什么全给你扣在师部,回去你就当个黑兵,啥都没!”

    庄严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周湖平这人的行事风格从来说一不二,言出必行,他说扣,就一定会扣。

    看到庄严没吭气,周湖平的口气总算缓和下来,说:“庄严,你就不要多想了,留在师部,大有作为,估计明年初,咱们部队就要改编了,而且兵役制也要改革了,回到连队,你同年兵那么多,对你没有一点好处,留在教导队,机会多了去了。”

    庄严很想告诉周湖平,自己来当兵从未想过要在部队里有什么长远发展,更没想过要去当职业军人。

    不过,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世上的事往往不是依照你的个人喜好来发展。

    就像写了个剧本,那只是你自己写的,人家未必按照你的去拍。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了。

    从当兵开始,一开始庄严甚至想当逃兵,接过阴差阳错,打算逃跑的当晚有人比他先跑了。

    后来本想安安静静在铁八连混三年,没想到遇上了陈清明、牛大力和徐兴国,结果为了怄气来到了教导队。

    到了教导队,本以为熬过去六个月,回去当个班长也就安安稳稳三年过去。

    谁曾想又被周湖平这个中队长相中要求自己留队了,如今想走,却走不成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一件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命运这东西,正不知不觉中裹挟着自己,朝着一个陌生的方向走去,自己像停下来都不行了。

    从家属院回来,庄严换了衣服,来到篮球场上等候点名。

    徐兴国也换了干净的常服,在篮球架旁坐着,一口口抽着闷烟,别人不跟他说话,他也不跟别人说话。

    严肃过来和庄严告别,并安慰他说:“这事别放心上,老徐就是个牛脾气,过一段,想通了就没事了。”

    其实傻子都能听出这是安慰的客套话。

    庄严深知,自己和徐兴国之间搞不好真的做不成好战友了。

    第二天一大早,各个步兵团果然派了车来。

    学员们纷纷将自己的行李搬上了车,三区队里只剩下王大嘴和自己,就连钱忠军和裴全这两个从团里抽调上来的班长都走了。

    庄严和王大嘴、杨松林等几个留队的教练班长,还有其他本来就是教导队的老兵班长一起站在营房的二楼,漠然地看着士兵们如同搬家一般将所有零碎搬上车。

    一切打点妥当,车队缓缓驶出教导队的大门,每一辆车刚出大门口的时候,坐在车厢里的兵都会站起来,挤在后挡板上,朝着教导队的营房大喊:“见鬼去吧!我再也不回来啦!”

    站在庄严身旁的一个老兵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庄严说:“看到了吧,当教练班长就是在这个鸟样,你严格,毕业了人家不喜欢你,不严格吧,他们这些傻逼回去之后没学到东西,也会恨你。”

    说完,拿了根烟啪嗒点了火,一边抽一边朝自己的排房走去。

    庄严站在二楼的阳台过道上,看着老兵班长离开的背影,久久没说话。

    风穿过走廊,吹起了地上那些学员离开时留下的纸屑,在空中舞着。

    昔日热闹非凡的教导大队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空荡荡的训练场,空荡荡的排房,空荡荡的篮球场,空荡荡的草坪……

    一切都空荡荡的。

    对于庄严来说,一段军旅岁月结束了,一个段的军旅生涯又开始了。
Baidu
sogou